• 冷暖人间:2007年回顾记忆

    绕巴:念了一辈子经却暮年担心喝不到水的老僧人。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31, 2007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2,451 浏览 | 评论 |
  • 印度很真实

    实话说,我对印度十分缺乏了解。我的印度形象来自于甘地、尼赫鲁,来自于吉檀加利和泰戈尔,来自于亚马蒂·森,来自于歌舞不断的宝莱坞电影,也来自于远远称不上丰富的新闻报道。在新闻报道中,我经常读到印度发生洪水、热浪、火车倾覆事件。直到近几年,我还知道印度的软件工业异军突起,乡村治理上多有可圈可点之处。此外,就是一些奇异风俗的报道,哪个城市被牛粪困扰,哪个城市猴子成灾等等。这些碎片,无法连缀出一个完整的印度形象。

    在这些印象的碎片中,我发现印度的统计数据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不是他们的GDP以及财政收入增长的数据,而是那些与个人的生命有关的统计行为,使我印象深刻。例如妇女因嫁妆而自杀的数据,这样的数据让人看到了印度的某一种真实。例如,我几乎每年都会读到印度热浪热死多少人的数据。这些数据使我知道印度不是一个忽视生命的国家,也不是一个信息封闭的社会。

    我从来没有见过中国有哪个地方热死人,也没听说哪个地方冻死人,这可能证明我们的气候条件很好,但也可能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人去统计“热死”和“冻死”的数据。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中国的自杀数据,偶尔会看到一些估计的数字,但准确的数据是没有的。也许我们并非不重视生命,但至少我们对生命没有充分细致的关照,我们模模糊糊地、含含糊糊地把生与死给打发掉了。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31, 2007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1,828 浏览 | 评论 |
  • 说话的力量

       第一次读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我正在上高中。那时,我每天都沉浸在伏尔泰那句传世名言带给我的快感之中。在与别人滔滔不绝的辩论中,"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成了我攻击别人和捍卫自己的有力武器。而年少轻狂是不可能真正读懂那本书的,至少在我还没意识到说话有时候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时候,《沉默的大多数》于我而言,不过是一堆机智而幽默的文字罢了。

       然而,事情经历多了,思想难免会发生变化。在如今一次次选择沉默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王小波,想起那些沉默的大多数。

       当然,我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无话可说。遇见亲密的朋友,我依然会天南地北乱侃一通,在某些必须发言表态的场合,我也依然会慷慨激昂地说上一些我本人并不以为然的东西。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真正的说话。语言应该是思想的载体,脱离了思想的语言是苍白无力毫无用处的。只是在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去讲一些人家希望我们讲的东西,而不是我们自己真正在想的东西。时间久了,看到周围实在没什么可以刺激自己说话的欲望,就只好继续选择沉默,继续以不屑的眼神反抗:看你们虚伪的样子!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31, 2007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1,429 浏览 | 评论 |
  • 鸟儿与人类

      小鸟问父亲:“世上最高级的生灵是什么?是我们鸟类吗?” 

      老鸟答道:“不,是人类。” 

      小鸟又问:“人类是什么样的生灵?” 

      “人类……就是那些常向我们巢中投掷石块的生灵。” 

      小鸟恍然大悟:“啊,我知道啦!可是,人类优于我们吗?他们比我们生活得幸福吗?” 

      “他们或许优于我们,却远不如我们生活得幸福。”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31, 2007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1,756 浏览 | 评论 |
  • 别让善良从手中滑落

       雨果的小说《巴黎圣母院》中有这样一个场面:受主教之命绑架吉卜赛女郎的夸西莫多被人抓住,这个丑陋的畸形人被扒光了衣服,捆在烈日下暴晒。围观的民众像看把戏一样兴奋,他们向他扔石头、吐唾沫,狂热地呼喊着:“绞死他!绞死他!”焦渴无比的畸形人在忍耐了很长时间之后突然绝望地高叫:“水!水!”回应他的仍然是石头和唾沫。也许,对这个丑陋的绑架犯人们的冷酷无情有一万个理由,但有一个人却不这样做,那就是受害者本人。这位美丽的吉卜赛女郎穿过暴怒的人群,走上公审台,从腰间取下水壶,将水慢慢喂进畸形人的口中,这可怜的畸形人一边喝着水一边流着泪,人群中的狂叫平息下来了。

       是什么力量让受害者本人跨越了仇恨?是什么力量让暴怒的人群突然沉默?余虹先生做了回答,“是伟大的怜悯、宽恕与关爱,是人类最高贵的情怀。因了这种情怀,人类才免于冤冤相报的宿命,也因了这种情怀,不幸而苦难的人生才有了温暖。”

       是的,当我们失去善良,失去人性,失去怜悯,失去关爱的时候,我们所高呼的民主、法制、公民意识却显得那样孱弱,它就像一个地基不稳的大厦一般,在风雨飘摇的世界中摇摇欲坠。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30, 2007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1,322 浏览 | 评论 |
  • 请帖

       在纽约召开新年聚会,邀请各界名流和运动员参加。但是很多人忘记了携带请贴和名片,偏巧门卫十分较真。

       贝利走过来,说:“我是贝利。”门卫说:“需要证明。”贝利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橘子,连续颠了100下,然后一脚踢进垃圾桶。门卫说:“你可以进去了。”

       武兹走过来,直接从桌子上拿起橘子,放在地上,抽出球杆,一杆将橘子打进垃圾桶,门卫说:“你可以进去了。”

       刘翔走过来,一跃从桌子上跨了过去,门卫说:“你可以进去了。”

       韩国女子速滑队走过来,往桌子上一站,举起几块纸牌。大家定睛一看,上面写着“华盛顿是韩国人”。门卫目瞪口呆。领班急忙跑过来,说:“小伙子没见过世面,赶快进去吧!”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29, 2007 | 发表在 游戏人生 | 1,978 浏览 | 1 评论 |
    zq: 笑死了
  • 纪念胡紫薇君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今年初btv的《人间》节目。是她,第一次报道了北京市民所吃到的纸包子事件。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政府的主持人,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她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天涯社区,她经常回复我的帖子,于是见面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
      
      我在二十九日早晨,才知道昨天胡紫薇君大闹发布会的事情。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胡紫薇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爆丑事?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视频。其中还有,她的丈夫,负心汉张斌。
      
      但政府就有令,封杀各大网站的新闻!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世风日下的缘由了,第三者啊第三者,在我们面前面对着这样道貌岸然的第三者和负心人,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儿良知啊?!你放开!离一个大国还差得太远了!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29, 2007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8,782 浏览 | 8 评论 |
    coco: 我理解紫薇姐姐.可是难道没有其他一种办法在不伤害自身的情况下解决的吗/?
    紫衣: 支持你,更支持胡紫薇
    小泊: 没有必要删掉吧!!!!!
    admin: 关注胡紫薇的网友们能否关注一下我们自己的民族:汉族的危机? http://www.disound.com/blog/article.asp?id=420
  • 传灯

    曲:张泛 词:杜南发

    每一条河是一则神话,

    从遥远的青山流向大海;

    每一盏灯是一脉香火,

    把漫长的黑夜渐渐点亮。

    为了大地和草原,太阳和月亮,

    为了生命和血缘,生命和血缘。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29, 2007 | 发表在 天籁人间 | 2,988 浏览 | 3 评论 |
    妮柯林: 这首歌,感人肺腑。。。不知哪儿可以下载它的MP3或音乐。。。 劳烦有心人指点明路。。。
    admin: [quote=妮柯林]这首歌,感人肺腑。。。不知哪儿可以下载它的MP3或音乐。。。 劳烦有心人指点明路。。。我也想要……
    清: 这首歌曲真好听,可惜链接的问题无法完整地听完整首曲子。请问能分享哪里可以找到这首曲子能? 感恩
  • 汉族的危机(四)

      一是自杀性。简单一点,就是认为自己强大,容易引起一些人的不安,于是自己杀害自己,以此证明自己是和平的、没有威胁的。事实上,强大是一种事实,没有错,只要不侵略弱小者,就是公平正义的。而对于自杀性的作为,即使是最强大的,也会被最弱小的吃掉,这一点在自然界也是如此。有一则非洲故事,大象很大,野狗总认为是一个威胁,于是大象有一把自己的腿给砍掉了,说,你看,我把我自己的一条腿砍掉了,你总可以放心了吧,我总是友好的吧?结果第二天,大象的几根尸骨头就躺在草原上了,野狗吃光了他的尸肉。大象没有侵略之心,为了证明自己却使出了自杀性的动作,结果被尸分无影!现行的人为的不公平的对汉族的人口政策,实际上就是一种慢性自杀。

      对此,我不禁要问,是谁给了这种迫使汉民族集体慢性自杀的权利?汉族只能生一胎的人口政策有没有征求过汉族群众的集体意见!这种最基本的生育权利谁可以限制?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拥有这种权利,汉民族的任何一个个体和少部分群体也都没有这种权利!

      二是自虐性。由于长期的封建奴化教育,一些汉族喜欢通过人口政策等自虐来满足自己的某种感觉。有两种表现:一是对内,自己歧视自己;二是对外,宣传外族侵略有德。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29, 2007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1,991 浏览 | 1 评论 |
    admin: 为了个人、家庭和民族的未来,加入反计队伍,促进政府停止并改革过激的强制一胎化计划生育政策,使汉民族得到喘息机会,挽救中华民族。 http://blog.sina.com.cn/renkouyanjiu 《中国人口危机-计划生育政策反思文集》电子书
  • 汉舞的死亡

      17世纪中期满族入关后,汉族传统舞蹈被彻底斩断。此后不论是京剧还是秧歌,都是原有的汉族乐舞体系死亡后,自行出现的没有传承的舞蹈类型。如果对比一下莫高窟壁画中北魏至盛唐的那些舞蹈图画,你就知道现代的所谓“传统舞蹈”与汉族飘逸雅致、神魂激荡的古代舞蹈的差距所在。

      其实,不仅是舞蹈,当今的黄梅戏、京韵大鼓等所谓的中国地方戏曲、传统音乐,也都是传统音乐死亡后派生出来的庸俗之音。西方古典音乐诞生时间比汉族传统音乐晚许多,但毕竟有近千年的传承体系,中间未被斩断,中国的所谓“民族音乐”与之相比,显得缺乏人文积淀,难以登上大雅之堂。这也是我国任何盛大庆典都难以出现庄严肃穆的殿堂效果的主要原因。

      其实,汉族传统舞乐,曾经有极严密的乐理、礼仪体系,曾经成为中原王朝傲视四夷的文化瑰宝之一。曾几何时,汉乐舞与中原的瓷器、丝绸、书法等一起,是众多落后民族仰视的文明硕果,但这一切,已随着元以来的戎狄之乱而丧失殆尽了。

      汉族舞蹈和少数民族舞蹈的泾渭分明,从这两个故事中可以窥之一二。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29,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2,115 浏览 | 评论 |
共 50 页12345...102030...最后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