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茶道的七大美学

    日本茶道文化不仅有其精神“清敬和寂”,也有其独特的美学属性:缺陷、简素、枯槁、自然、幽玄、脱俗、静寂。

    缺陷之美

    日本茶道虽追求精神上的“一心”,但却倡导面对现实生活的不完美,欣赏缺陷。比如,茶道中使用的茶碗,不论从造型到色彩等,常常可见到不均衡一致的陶瓷品,有的左右不对称,有的是釉没足色,有的更是表面粗糙。还有茶室中的花入或挂轴等茶道美术品,入眼的常常不是整齐划一的感觉,多是参差不齐。这种带有缺陷的美,却常有深度的魅力。日本茶道认为,缺陷的美,是一种奇数单一的美。就如中国书法中的行草,行云流水间的狂草,在不是正楷的忘形中,独自拥有一种看似不整齐规范的奇美。

    简素之美

    简洁朴素单纯的美,是日本茶道文化的第二属性。日本茶道文化的基本元素之一,是禅宗的“无”,所以,茶道的简素,就是“无”的表现之一。比如,日本古来建筑中,神宫和茶室的建筑,虽然理念上都推崇简素之美,但神宫的简素和茶室的简素,却是同一概念下的两种简素。神宫的建筑是古朴、庄岩、静穆,京都的桂离宫,东京的明治神宫,选材上用巨木和整齐的巨石等;茶室的建筑,则是简单、纯朴、寂静,选材上是就地取材,粗木简瓦搭成,诠释了一种脱离于寺院的俗世修心养性之愿望。这两种简素,都体现了日本禅学的美感。茶庭中只有常绿树木而无花草,茶室中的挂画,也多为水墨淡彩的山水之作。尤其是茶室中的木柱或横梁,看似毫无精雕细刻,却有种稚拙笨朴的素美,令人入目难忘。进入茶庭和茶室,举目所见,没有绚烂只有素雅,这种简单的素美的深处,蕴藏着枯淡的清寂之美。

    更多内容 >>
    八月 7, 2012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321 浏览 | 评论 |
  • 古代五大丑女

    古代有四大美女西施、貂蝉、杨贵妃、王正,人所共知。古代也有著名的五大丑女:嫫母、钟离春、孟光、黄月英、阮氏,她们虽貌丑却极具贤德,颇有辅佐之功,其夫君皆为历史上卓有建树的知名人士。

    一是三皇五帝时期的嫫母。嫫母长相丑陋无比。汉王子渊《四子讲德论》中云:“嫫母倭傀,善誉者不能掩其丑。”但其德行却为当时女人楷模,智慧也非同寻常。黄帝娶之为妻,嫫母果然不负黄帝的厚爱,对妇女们实施德化教育。相传,人类使用的第一面镜子就是嫫母发明制作的。在黄帝周游巡视天下时,黄帝的元妃“嫘祖”病逝,黄帝命令嫫母指挥祀事,监护灵柩,嫫母表现出了非凡的组织能力。因嫫母内助,黄帝败炎帝,杀蚩尤,一统华夏。

    二是战国时的钟离春。人们常用“貌似无盐”来形容丑女,这“无盐”指的是战国时代齐国无盐县(今山东东平县东部)的丑女钟离春,又名钟无艳、钟无盐。书上说她“四十未嫁”,“极丑无双”,“凹头深目,长肚大节,昂鼻结喉,肥顶少发”。但其志远大,饱读诗书,有治国的抱负。

    更多内容 >>
    八月 3, 2012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360 浏览 | 评论 |
  • 古人常吃的蔬菜

      蔬菜自上古时代便已成为人类的食物。《诗经》里提到的132种植物,其中作为蔬菜的就有20余种,随着时代变迁,其中部分品种已退出蔬菜领域,成为野生植物,如荇、苕、苞之类。

      战国及秦汉时期,我国人民食用的主要蔬菜有5种。葵,称为“百菜之主”,现在有的地方称冬寒葵或冬寒菜,植物分类学上称冬葵,因口感及营养欠佳,唐以后种植渐少,明代已很少种它,并不再当蔬菜看待。藿,也是先秦时的主要蔬菜,它是大豆苗的嫩叶,如今极少拿来当菜吃了。韭、葱、蒜是现在常用来调味的蔬菜,在古代蔬菜中独成一属。《汉书·召信臣传》中记载太宫园在温室生产葱、韭的情况,并把这样培育出来的韭菜叫“韭黄”。此外,还有萝卜、蔓青等根菜类,现时萝卜的许多优良品种在秦汉时便已培育出来。蔓青早在《吕氏春秋·本味篇》中就有“菜之美者”的盛誉,古时蔓青还可以顶粮食之用。

      现在常见的蔬菜如茄子、黄瓜、菠菜、扁豆、刀豆等都是在魏晋至唐宋时期陆续从国外引进来的。茄子,原产于印度和泰国。黄瓜原产于印度,传入我国时比茄子晚些,初名叫胡瓜,现在有的地方还保留这种叫法。菠菜是唐代贞观年间由尼波罗国(今尼泊尔)传入的,最初叫波棱菜,后简称菠菜。扁豆原产于爪哇,南北朝时传入我国。刀豆原产于印度,唐代传入我国。

    更多内容 >>
    七月 25, 2012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296 浏览 | 评论 |
  • 古代【救饥方】

    在中国古代,每当饥荒之年,就会有人配制各种救饥方,布施救济饥民,成本很低,活人无数。

    一、《文堂集验方》中记载的“许真君救饥方”:
    黄豆(7斗)、芝麻(3斗),水淘净即蒸,不可浸多时,恐去元气。蒸后即晒,晒干去壳,再蒸再晒,共三次,捣极熟,丸如核桃大。每服一丸,可耐三日饥。

    二、清代医书《医方拾锦》中记载的救饥方:
    芝麻、江米炒研细末,煮枣为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一日不饥。

    三、《周氏集验方》记载的救饥方:
    核桃仁去皮,茯苓去皮,薄荷各四两,杏仁去皮尖一两,煮甘草去皮一两,嫩桔梗一两,小茴、炒贯众各四两,共研细末,或晒或烘干,候冷,瓶收。每用一匙含口中,再食草木枝叶,细嚼至饱为度,依旧气力不减。若食树皮,必与稻草节同食,否则胀死,不可不知。久饿后大忌骤饱,缘饥则食肠细薄,骤饱则伤及围肠矣。宜先少食稀粥,并忌过热之物,渐渐由稀加稠,细心调理。

    更多内容 >>
    二月 12, 2012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303 浏览 | 评论 |
  • 古代十大经典“拆字”趣闻

    南朝时的江淹,是个文学史上十分著名的人物。与他有关的妇孺皆知的成语就有两个:“梦笔生花”与“江郎才尽”。江淹在被权贵贬黜到浦城当县令时,相传有一天,他漫步浦城郊外,歇宿在一小山上。睡梦中,见神人授他一支闪着五彩的神笔,自此文思如涌,成了一代文章魁首,当时人称为“梦笔生花”。中年以后,江淹官运亨通,官运的高峰却造就了他创作上的低潮。据《诗品》记载,江淹有一天晚上梦见一个人,自称是郭璞(晋代文学家),他对江淹说道:“我有一支五色彩笔留在你处已多年,请归还给我吧!”江淹从怀中取出,还给了那人。其后他写的文章就日见失色。时人谓之才尽,于是便有“江郎才尽”一说。

    江淹年轻时家贫而才思敏捷。一次,一群文友在江边漫游,遇一蚕妇,当时有一颇负盛名的文人即兴出联曰;“蚕为天下虫。”将“蚕”拆为“天”和“虫”,别出心裁,一时难倒众多才子。正巧一群鸿雁飞落江边,江淹灵感触发,对口:“鸿是江边鸟。”将“鸿”拆为“江”和“鸟”,与将“蚕”拆为“天”和“虫”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仅反应奇快,而且贴切工巧,众人自然为之叹服。

    更多内容 >>
    一月 9, 2012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305 浏览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