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预言,为你描述今后30年的人口形势(胡鞍刚)

正当计生委专家声称中国的劳动力依然总量巨大、人口红利还将持续20年时,令无数专家始料未及的是,一场席卷沿海和大中城市的民工荒愈演愈烈,曾经被人们认为无限丰富的廉价劳动力出现了短缺。虽然眼下大学生就业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劳动力供求矛盾转变的真相,而且总有人相信农村还有大量的剩余劳动力,但无论人口专家如何解释,事实却将证明:近年愈演愈烈的“民工荒”也将不再是周期性的、政策性的“荒”,而是趋势性的、总量的。
“民工荒”,终于正式拉开了中国人口危机的序幕。

2010年,当计划生育第一代逐步退出劳动舞台时
人口红利提前衰竭 缺员危机初现端倪

1980年,独生子女政策在全国实行,而这一政策最直接的后果,就是20年后大幅度减少了劳动力的供应,但由于大规模的退休潮还没有来临,加上以前尚有一定的劳动力储备,所以劳动力供应不足的问题滞后5-10年才显现出来。研究还发现,我国的劳动人口平均增长率并不像人们一贯认为的那样很高,今后一段时间内,甚至不如发展中国家的1.1%的平均增长率,仅仅是0.4%。同时,在人口结构中,儿童比例将会一直下降,而老年人占人口的比重会一直升高。届时,我国由于从事经济活动的人口不断提高而带来的高生产率与高储蓄率导致较高的资本积累现状将不复存在,人口供求矛盾发生逆转,人口总量偏大的同时“黄金劳动力”不断减少。
从总量看,2004年至2009年,是我国非农产业劳动力供给和需求平衡期,以后将持续下降。“十一五”期间,我们一定会出现人口学家称之为“刘易斯转折点”即从劳动力无限供给到稀缺的转折点。近年愈演愈烈的“民工荒”也将不再是周期性的、政策性的“荒”,而是趋势性的、总量的,从劳动力市场变化也已经可以看出这一趋势,招工难取代就业难成为政府面对的新难点。
随着大规模的退休退养,缺员危机将从民工扩散到社会各个层面。根据推算,1980年前后开始实行一胎化计划生育的第一代人,平均出生于1955年前后,总量最大的这一代人将从2010年开始,陆续步入退休和退养年龄,缺员现象将由结构性向总量性转变,由于大量工作岗位将因退休潮的来临而空缺,按55岁的平均退养年龄计算,缺员危机将在2010年前后骤然升级,并在2015年开始达到顶峰并长期维持,中国的人口红利届时将正式宣告结束,主导中国经济发展达30年的人力资源优势将不复存在。
西方国家依靠其产业优势将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人力资源丰富的国家转移,对劳动力的需求减少,同时还从发展中国家吸收技术移民,从而化解劳动力危机,未来中国将如何应对?

2015,当计划生育第一代步入退休时
银发社会悄然而至 养老危机逐步升级

典型的421或者432计划生育家庭,当最大的一代4个人退休时,家庭人口迅速老化。
2006年,我国60岁以上的 老人占人口比例达到12%,中国悄然进入老龄化社会,到2015年,实行一胎化计划生育的第一代人将陆续步入老年,由于生育率在这一代人中产生突变,以一个典型的421家庭为例,当这一代人未达到60岁时,老龄化不太明显,而一旦他们达到退休年龄,一个典型的421家庭老龄化比例可以高达4/7,由于社会是由无数个计划生育家庭所构成,可以肯定,从2015年开始,中国的老龄化将突然加剧,据专家预测,2015年后,中国老龄化比例将达到25%以上,在现行生育政策不变、生育率持续低下的情况下,老龄化比例预计将稳定在35%以上。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和供养比例(每个劳动力承担的养老数量)的攀升,以“今人养前人”为思路设计的养老体系受到严峻挑战,由于养老金在人口红利期有一定积累,2006-2015年,国家养老金储备将逐步减少,随着更大规模的退休潮的来临,2015年后,养老体系有可能面临崩溃的危险,养老金危机将逐步升级并在2025年达到顶峰,除非我国能够在2015年前实现经济的快速转型,否则,未富先老、又穷又老将成为现实。
人口生产周期长达25年,所以人口政策具有滞后性,现在的人口政策影响都会在25年后才显现出来。现在人口现状在25年前就已经注定成为事实,无论现在采取什么措施,都无法改变供养比例奇高的情况,而且可以说,独生子女政策持续多长时间,高度老龄化社会的现实就会在25年后持续多长时间。
西方国家在老龄化后已经高度富裕,依靠庞大的投资收益和掌握高利润行业实现养老金收支平衡,未来中国将如何应对?

2025年,当少数民族兵员数量高于汉族时
汉族比例大幅下降 民族危机浮上台面

根据国家统计局2005年调查,全国人口与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汉族人口增加了2355万人,增长了2.03%;各少数民族人口增加了1690万人,增长了15.88%。也就是说2001年-2005年出生的人口中,汉族人口占58%,而少数民族比例达到42%,随着不同民族生育率的巨大差异,预计到2010年-2015年,汉族人口与少数民族人口增长比例将发生逆转,汉族新生人口将在2015年前后首次低于少数民族,而到2025年,符合兵役年龄的人口中,少数民族将超过40%以上。
由于大陆汉族计划生育家庭实行的是一胎化(城市)或一男化(农村)政策,每个计划生育家庭不可能有两个男性后代,按独子不成兵的惯例,未来中国军队中,汉族士兵数量将在2025年后少于少数民族,如果中国不能有效的同化各少数民族,台独、藏独、蒙独、疆独等势力将逐步壮大,给国家统一带来严重威胁。
少数民族人口比例的上升必将产生相应的利益诉求,从而带来潜在的民族纠纷,未来中国如何平衡?

2030年,当计划生育第一代步入死亡时
结构失调沉疴难治 人口冬天笼罩中国

典型的421或432计划生育家庭,当最大的一代4个人死亡时,家庭人口迅速减少。
到2030年前后,实行计划生育的第一代人平均年龄达到75岁,按中国人平均寿命不超过75岁计算,实行计划生育的第一代人将陆续步入生命的终点,由于在这一代人中,生育率发生突变,导致这一代人的子女数量远远低于他们本身,在这一时期,人口死亡率将突然变大,对应的,人口拐点形成,中国人口将迅速降低,而在此前的3-5年,人口顶点就已经形成。
随着人口拐点的正式形成,中国人口总量将迅速下降,人口结构将极度恶化:劳动力严重不足、男女性别严重失调、老龄人口比例奇高,缺员危机、养老危机、民族危机以及从2025年后即将出现的3000万“光棍危机”相互重叠,使中国人口的再生产面临严峻挑战,由于人们的生育观念将在独生子女后代彻底转变,在没有外在干涉的情况下,生育率低下将不可扭转,汉族人口将在严重结构危机的压迫下,不可抑制的惯性下跌,其下跌的幅度远远大于现在的俄罗斯,中国将注定成为一个苍老的、贫穷的、生育率低下的另类国家,萧瑟的人口冬天将长期笼罩在中国上空。
人口生产周期长达25年,所以人口政策具有滞后性,人口政策影响会在25年后才开始显现出来,我国人口危机在27年前就已经埋下伏笔而且不可扭转,有谁能扭转我国的人口危局?未来的中国,是控制数量为上还是改善结构为上?

注:(城市实行独生子女政策,构成421家庭,农村实行一胎半政策,构成432家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