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巨响中
黑色的鸽群
抖了抖羽毛
朝荒芜的远方飞去

所有的远方
都远得不近人情
破碎的天空中
眼泪无边无际的蔓延
比眼泪更加蔓延的野草
全部死在了春天的山坡上

春天的山坡上
到处都裸露着破碎的心
密集的死亡
这不是第一次
也不是最后一次

坚硬的阳光下
他们都是废墟中
无人祭奠的
孤独的灵魂
在黑暗中绝望的取暖

如死一般的沉寂里
传来亡者亲人的抽泣
就在一秒钟前
也许还有人窃喜

不仅是桥
一起轰然崩塌的
还有人心与灵魂
道德与良知

什么时候
人们才会记起
什么是畏惧
什么是可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