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浪,1961- ,原名孟俊良,祖籍浙江绍兴,出生于上海。出版的诗集有《本世纪的一个生者》(1988),《连朝霞也是陈腐的》(1999〕。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所以在黑暗中不必期待所谓黎明。

光捅下来的地方
是天
是一群手持利器的人在努力。

词语,词语
地平线上,谁的嘴唇在升起。

幸福的花粉耽于旅行
还是耽于定居,甜蜜的生活呵
它自己却毫无知觉。

刀尖上沾着的花粉
真的可能被带往一个陌生的地方
幸福,不可能太多
比如你也被派到了一份。

切开花儿那幻想的根茎
一把少年的裁纸刀要去殖民。

黑夜在一处秘密地点折磨太阳
太阳发出的声声惨叫
第二天一早你才能听到。

我这意外的闯入者
竟也摸到了太阳滚烫的额头
垂死的一刻
我用十万只雄鸡把世界救醒——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连黎明对肮脏的人类也无新意。

但是,天穹顶部那颗高贵的头颅呵
地平线上,谁美丽的肩颈在升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