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闵,被历史刻意遗忘的中华英雄

引子:先看看韩国民族英雄—-张保皋

  "去年7月,我到北京旅游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好多好多的韩国学生都清一色穿着白色的T恤衫,秩序井然的走着,上面写着汉字和朝鲜字,背面汉字是‘张保皋后人"!我不知道这个张保皋到底是何许人也,只觉得很感动,一个人能在死后这样被后人怀念,真的很难得!回来以后我就翻看有关张保皋的资料,终于知道这个张保皋的来历!

  弓福又名弓巴,汉名张保皋。年轻时曾渡海到唐朝投军,在徐州为武宁军小将。据杜牧《张保皋、郑年传》记载:"张保皋、郑年者,自其国来徐州,为军中小将。保皋年三十,郑年少十岁,兄呼保皋,俱善斗战,骑而挥枪,其本国与徐州无有能敌者。"当时,唐朝登莱沿海奴婢买卖中有大量的新罗人被卖为奴。弓福在获悉这一情况后,从唐朝离职回国,上谒新罗哀庄王曰:"遍中国以新罗人为奴婢,愿得镇清海,使贼不得掠人西去。"于是哀庄王任命弓福为清海镇大使,率领万余人的军队在此布防。从此,贩卖新罗人口的活动在弓福的打击和唐政府的多次禁令下销声匿迹了。弓福还通过从事与日本和唐朝的海上贸易大发其财,仗着自己兵强马壮、财政富裕起了干涉朝政的野心。他帮神武王登基,后来他企图立自己的女儿为文圣王妃,被拒绝后保皋于846年起兵作乱,这就是朝鲜历史有名的"弓福之乱",武州有一个名叫阎长的人在一次饮宴,趁保皋酒醉,拔剑斩之。把弓福人头拿去文给了文圣王,文圣王为了免除后患,于851年将清海镇废镇。

  张保皋有不少缺点的,甚至起兵造反,但韩国人民还能宽容他,被韩国人视为其民族英雄,因为他结束了朝鲜沿海一个地方人口被掠卖到唐的历史。山东荣成的赤山法华院修建有张保皋纪念塔,韩国金咏三总统亲自来为其题词,并书写"张保皋纪念塔"。

  1991年4月,韩国诚信女子大学教授、世界韩民族合会长崔珉子女士光临此院,回国后,筹资10万美金,于1993年11月来赤山法华院东南山修建了张保皋纪念塔。赤山法华院依山傍海,风景秀丽,每至春季,山上的映山红以及桃花、梨花、院中的月季花、樱花,争相开放,景象颇为壮观迷人。来此观光旅游的韩国人络绎不绝,韩国不少民间组织和个人来此纷纷捐资立碑以示对张保皋的怀念。"!

  "弓福之乱"的造反者张保皋,至今被韩国人民和总统视为民族英雄,韩国人没有因为他造过反污辱他,因为他对韩国人民有功,他在中国呆过的地方每年都有哪么多韩国人来怀念他。如果张保皋是中国人,就他的哪么些"缺点",就足以给人批的体无完夫,打入十八层地狱。

    《中华英雄--冉闵》

  五胡乱华,汉人传奇英雄冉闵,胜过所有古希腊神话人物。却没有得到历史应有的评价。当时正如古书所描绘"北地苍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汉人冉闵忍辱二十年得机起兵造反,力图匡复华夏,灭胡无数,血洗亲人之仇,亡国之恨!及至群胡围攻。首战,冉闵以五千汉家子,大破胡骑七万。次战,汉骑一千,败其三万。再战,诛胡军三十万,凡此十数战,项羽再世鏖兵金匮,校战玉堂也不复如此矣。汉家军威振于北朝,冉闵立我汉家精神,不复为任人屠割之羔羊。

  在中国,没有任何"缺点",几乎"完美"的岳飞,文飞祥都可轻易取消"民族英雄"称号。如果岳飞没有内部阻挠,成功"收复中原",同样要杀很多胡人。他也会背上"种族屠杀"的罪名。 而且现在已经背上了抗拒民族融合的罪名!

  时过一千六百多年,冉闵的豪壮语任激动人心:

  "诸胡乱我中国,也已数十年,今我与诸君尽诛天下胡族,共雪我中原百姓血海深仇。"——大会英雄,致书各地。

  闵遣使临江告晋朝廷曰:"胡逆乱中原,今已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朝廷不答。

  "天下大乱,你们这些凶禽一样,人面兽心的蛮夷尚且可以称王称帝,何况我乃是堂堂中华英雄!"——被俘拒降。

  冉闵死,遏陉山草木悉枯,蝗虫大起,天以不雨以示大哀无泪。天地大恸无非屈圣贤辱,千年不得昭雪。连上苍都知道冉闵的冤屈,上天都感动了。

  (二)为什么不能让冉闵升为民族英雄?

  日本有史料他叫梁闵而不是冉闵,应是北朝的人写的。与中国唐朝编著的晋书有所差异。不讨论是梁闵还是冉闵的问题,他到底姓什么也无从考证,毕竟历史已经过去了一千几百年。因此我在有关他的帖中一律以冉闵为准。

  中国有关史料有《晋书》百三十卷,传为唐臣房乔所著,独宣武二帝纪,与陆机王羲之传论,出自唐太宗手笔。晋书尽管对后来称帝的冉闵有些微词但无恶意诋毁。

  在这之前的《十六国春秋》《涑水通鉴》《紫阳纲目》等等和日本国的有关史料,与《晋书》相出入者,亦不胜举焉。但史学界一般以唐朝编著的《晋书》为主。从这些书中看到的冉闵完全是一位英武非常的英雄。

  满清在修史时对这些历书就作了大量的删改,使中国古籍残缺不全,破坏很严重。修《四库全书》删除、改动了很多中国古代英烈抗击五胡、金、元、清的宝贵史料。《资质通鉴》很多地方没有可信度。相反部分在日本朝鲜保存下来。

  民国十三年,浙江据说是满清旗人后代的蔡东藩作了一部小说,叫《两晋演义》。因为是虚构小说,并未讲求历史真实。书中传扬所谓正统观念,美化胡族统治者,有因果报应等封建思想,及较多不切实际自相矛盾的情节描写。该书对一些不合乎他个人观念接受的人物极度丑化。而这些内容是他引为根据的《晋书》根本没有的。他的小说中强烈指责冉闵所谓"弑君夺位",不奉东晋为正统。将十一二岁亲人死尽后忍辱负重二十载,最终手刃仇敌,为所有亲人和天下汉人报仇雪国仇家恨的英雄人物冉闵,写成好杀成性的屠夫。

  五胡乱华时,北方义军乞活军中有一员勇冠三军的虎将冉谵,他就是冉闵的父亲。后来陈午弟陈川带主力投降羯赵帝国,以东晋将领自居的冉谵和一些人继续战斗,冉谵用几百汉骑将上万羯军搞的昏头转向,石勒下令擒住这个人。冉谵因寡不敌众,受了重伤,被羯兵用网网住抓回来献给石勒,年仅十一二岁的冉闵也连同父亲一道被俘。冉闵年纪虽小,但已聪明懂事,智勇双全。据说石勒一看到他就很喜欢。

  羯主石勒本想将冉谵收为已用,叫医生给他治伤,但沦为阶下囚的冉谵,因伤势过重没几天就去世了。这时小冉闵亲人都已死于战乱,相依为命的父亲又去世,使他成为没有父母的孤儿;由于仇人的强大冉闵只有将仇恨深埋心底,强忍内心悲痛讨石勒欢心。羯主石勒欣赏勇冠三军的冉谵,加之冉闵聪明伶俐,石勒将小冉闵认作干孙子,为他改名叫石闵,并一手将他带大。羯赵后来的变态暴君石虎是石勒的儿子(一说是侄子,还有说是石勒与他婶子生的),因此推来冉闵算石虎的干儿子。冉闵"及长身长八尺,善谋策,骁猛多力,攻战无前。"成为后赵的一员大将。

  认冉闵为干孙子的石勒没有想到二十年后,这个十一二岁时由他带大的小孩。会有一天复姓冉闵,利用汉人对入塞胡族的仇恨,灭绝整个的羯民族,把他的儿子儿孙残忍的杀的干干净净,一个都不留。

  冉闵号召天下汉人扫清中原,消灭大量胡族。在被群胡绝对优势兵力围攻下,创造一个又一个以少胜多的真实神话。比如在与鲜卑的战斗中,冉闵以七多人的步兵千加约二千人的骑兵对十余万鲜卑骑兵十二战十二捷。(中国史书为十战十捷,中国史学界关与他的兵力问题一说为七千汉军,一说为一万汉军。基本是步军。)

  冉闵一生未和南方东晋打仗,即使冉闵被侵入中原的各胡军队围攻时,他在遥远的北方与各胡联军拼命,攻襄国的战争一度失利传闻他死了。南方东晋无耻的进攻他后方,以招降或武力方式向北推进,山东河南很多人以为他死了归顺了东晋。即使这样,终其一生他也未向东晋开战。

  《十六国春秋》《晋书》《涑水通鉴》《两晋演义》中:

  〈闵乃语众道:"我等本是晋人,今晋室犹存,愿与诸君奉表迎晋天子还都洛阳,各分封牧守公侯,诸君以为何如?"晋使转报晋廷,廷议以闵亦乱贼,置诸不睬。〉

  〈闵临江传语晋使道:"胡贼乱我中原,已数十年,今我已诛胡首,只有余党未平,江东若能共讨,可即发兵前来。"晋廷亦置诸不睬。〉

  〈尚书胡睦进言道:"陛下圣德应天,宜登大位,晋氏衰微,远窜江表,岂尚能总驭英雄,混一四海么?"〉
  那时腐败的东晋情况怎样:

  〈晋征西大将军桓温,因石氏乱亡,已屡请经略中原,辄不见报。〉

  〈桓温闻浩擅权,很是动忿,一时无词劾浩,只把北伐为名,呈入一篇表文,略称:"朝廷养寇,统为庸臣所误。"〉〈浩在内掯住温表,不使批答,温竟率众数万,顺流东下,屯兵武昌,隐有入清君侧的寓意。廷臣闻报,相率骇愕。〉

  等恒温真正争取到北伐时,冉魏已亡。汉人在此后三百年再无能力光复中原。古代史学家评价:〈冉闵乘石氏之敝,起灭石氏,扫尽羯胡,僭帝号,复原姓,其志不忘晋,临江呼助,设晋果招而用之,亦一段匹磾之流亚。〉

  如果东晋不是偏安江南,有开明的国君,即时调用想规复中原的恒温北伐接应,或西进关中(冉闵曾请东晋发兵接应起兵响应他的关中百姓),中国有望早日结束这之后三百年频繁混战。冉闵死后,恒温北伐,他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南军,即使是精锐的北府军,面对北方胡骑主力也不堪一击。

  (三)汉人的地狱

  后赵开国皇帝石勒(羯族)公然明定胡人劫掠汉族士人免罚,胡人有所需,可以任意索取一般汉人的东西。同时又禁止汉人称游牧民族作胡人,而称"国人",违者斩。他的开国汉人大臣,来朝见他时,因身上值钱东西和衣服被胡人抢了,勒问他出了什么事,大臣正在气头上,说胡人抢了他,而忘了说国人。才发觉说错了话,赶紧向石勒赔罪,勒赦勉了他。可以想像一般汉人当时的处境。

  是岁发男女十六万,运土筑华林苑及长墙于鄴北。时逢暴雨,漳水水涨,死者数万人;

  石虎已有多处宫殿,还不满足,又驱汉丁四十余万营洛阳、长安二宫,造成尸积原野;

  修林苑甲兵,五十万人造甲,十七万人造船,死亡超过三分之二;

  夺汉女五万入后宫肆意变态凌杀污辱之行,其间由于负妇义夫的反抗,死者不计其数;

  从长安–到洛阳–再到邺城,成汉的使者见到沿途树上挂满上吊自杀的人,城墙上挂满汉人人头,尸骨则被做成"尸观",恐吓世人,数万反抗将士的尸体被弃之荒野喂兽;

  血腥屠杀和残酷的民族压迫,北方汉人锐减至六七百万,造成赤地千里的景象;

  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繁殖。石虎将邯郸(一说临漳以南)以南中原地区,数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创全人类有史以来的吉尼斯世界记录。规定汉人不得向野兽投一块石子者,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不计其数,汉人的地位竟连野兽都不如;

  住在"富丽唐皇"宫殿里的石虎,竟笑曰:"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

    看看朝鲜族如何对待他们的英雄再看看我们!

    国家教委规定:“由于岳飞指挥的战争是中国的内战,故岳飞不列在民族英雄之列,只能算爱国将领”

    一代战神

  作为一代战神,冉闵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可谓空前绝后,楚霸王在世!
  (1)其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匈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匈奴首三万;
  (2)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
  (3)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
  (4)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
  (5)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
  (6)六战于邺城以一二千刚组织的汉骑将远至而来的胡军七万打的溃不成军;
  (7)七战又有以步卒不足万人敌慕容鲜卑铁骑十四万不退反进竟十战十捷!

     另一方面冉闵爱民如子,从异族豪强和统治者哪解放二十多万汉人妇女,并帮自已的士兵找到失散的家人.当冉闵放羯人石虎强抢的六七万汉族少女回家时,她们中的大多数却没有走。因为已经无家可归了,冉魏灭亡时,恶运又一次降临她们的头上。在冉闵被擒杀,鲜卑南下她们尽给残忍的充作了军粮。

让他们改吧,把历史篡改完了,就只剩下奴才了!

蒙古灭宋,血流千里都不足以形容,杀汉人7千万

清军灭明,杀汉人8千万,积尸成山,

在蒙古侵占中国的时代,汉人结婚

新娘的第一夜必须和蒙古人所派的十户长度过

所以所有的汉人会把第一胎摔死

为了尊严

顺治二年,清军实施扬州大屠杀后,至无锡时,“舟中俱有妇人,自扬州掠来者,装饰俱罗绮珠翠,粉白黛绿。”(《明季南略》卷4)

清兴安总兵抢夺妇女达100多人,“淫欲无厌”。制作长押床,裸姬妾数十人于床,“次第就押床淫之。复植木桩于地,锐其表,将众姬一一签木桩上,刀剜其阴,以线贯之为玩弄,抛其尸于江上。”(《平寇志》卷12)

清军江阴大屠杀,抗拒清军奸淫被害妇女,按照满清地方志统计为101人。(道光《江阴县志》卷20《烈女》)

清军扬州大屠杀,抗拒清军奸淫被害妇女,按照满清地方志统计为100多人。( 雍正《扬州府志》卷34 )

(以上两项尽尽是不愿受辱被杀害的汉族女子,并非全部)

清军围困嘉定城时,在城外,“选美妇室女数十人,……悉去衣裙,淫蛊毒虐。”

嘉定沦陷后,清军抢掠“大家闺彦及民间妇女有美色者生虏,白昼于街坊当众奸淫;……有不从者,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仍逼淫之。”“妇女不胜其嬲,毙者七人。”(《嘉定屠城纪略》)

清兵在江阴的观音寺“掠妇女淫污地上,僧恶其秽,密于后屋放火。兵大怒,大杀百余人,僧尽死。”(《明季北略》卷11)

顺治二年(1645)江阴城陷时,有母子3人,“一母一子,一女十四岁。兵淫其女,哀号不忍闻”,后兵杀其子,释母,“抱女马上去”。又有一兵“挟一妇人走,后随两小儿,大可八岁,小可六岁”,兵杀二子,抱其母走。(《明季南略》卷4)

明代中国人口,最后的全国官方统计,为5,165.5459人,时间为明光宗泰昌元年。(明熹宗实录卷4)

满清最初的全国人口统计,为1,063.3326人(减少了4000多万),时间为清世祖顺治八年(清实录世祖卷61)。

而在满清控制全国后的清圣祖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入关后第48年),全国人口也只有1,943.2753人。仅相当于明光宗泰昌元年人口的36%!

以上人口数字,当然是不完整。因为当时是按人口缴税,因此人口被大量隐瞒。

很多人口学者(包括海外学者)认为,明代实际人口,大约在1亿到2亿。即使说清初也存在同样的人口瞒报现象,估计满清入关后,人口约减少64%,则减少的人数,在6400万到1亿3千万之间。如果考虑人口增长率,可能更多。

因此,推定有几千万,遭到了满清的屠杀,是有充分依据的。甚至可以说是极端保守的。

蒙古国划分了四等人,汉人是最卑贱的

  蒙古人可以随意的杀掉它所能看见的汉人而只需偿付二十钱的烧埋银即可。蒙元政府又有严厉规定:禁止汉人打猎,禁止汉人学习拳击武术,禁止汉人持有兵器,禁止汉人集会拜神,禁止汉人赶集赶场作买卖,禁止汉人夜间走路。在蒙古人眼中,汉人除了供给他们固定的田赋外,没有别的用处。我们都知道,生存权乃是最基本的人权,然而在那样一个蒙古人的天堂里,在这样一个所谓的"国"中,我们的最基本的人权–生存的权力都可以被随便的剥夺。其他的各种权利更是无从谈起。这样的"国"对我们来说还是我们的国家-中国嘛?这样的大元国和日本人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所谓的"皇道乐土"又有什么区别

     元顺帝至元五年四月又重申此令并加令:蒙古色目人打汉人南人,汉人南人只许挨打,不许还手。甚至有蒙古贵族提出杀掉汉族张王刘李赵五大姓的主张。三是里甲——其一是以二十家编户为一甲,每甲派一蒙古人作甲主。甲主有充分的权利,任意侦察,任意勒索,百姓稍示不满,即致杀身之祸;其二是戒严,夜间禁止通行,“一更三点钟声绝禁人行, 五更三点钟声动听人行”。在此期间,老百姓只能老老实实呆在房子里,而政府的军官军人和甲主却可胡作非为,任意通行;其三是禁灯。禁钟以前和解严以后,也只许小贩和儒生点灯。简直岂有此理!其四是禁止集会,不管是祭祀祈祷还是集场买卖,只要是有多人集合在一起的,都被绝对禁止!;禁止汉人南人狩猎习练武艺和学习蒙古色目文字,不懂官方文字则无以与其理论曲直,

这就是我们的教科书上说的---伟大的民族融合

好伟大啊。。。 。。。

祭拜大明太祖高皇帝朱(讳)元璋图(孙中山先生辛亥革命成功后率国名政府全体官员祭拜明太祖陵)

1912年2月12日,清帝宣布退位。作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紧接着办了两件事。一件是于13日向参议院发出《辞临时大总统文》和《推荐袁世凯文》;另一件是于15日举行“民国统一大典”。作为大典的一项内容,就是由孙中山亲自率领“国务卿士、文武将吏”拜谒孝陵。这次拜谒活动,以孙中山名义发表了两个文告:一是《祭明太祖文》,一是《谒明太祖陵文》。前一篇是“祝告文”,后一篇是“宣读文”,两件均已收入《孙中山全集》第二卷。从内容看,两件大同小异,主要是以清室退位、民国统一的功业,昭告明太祖在天之灵。《祭文》中写道:

“国家外患,振古有闻,赵宋末造,代于蒙古,神州陆沉,几及百年。我高皇帝应时崛起,廓清中土,日月重光,河山再造,光复大义,昭示来兹。不幸季世扰,国力罢疲。满清乘间入据中夏,嗟我邦人诸父兄弟,迭起迭碚,至于二百六十有八年。呜呼!我高皇帝时怨时恫,亦二百六十有八年也。……迩者以全国军人之同心,士大夫之正议,卒使清室幡然悔悟,于本月十二日宣告退位,从此中华民国完全统一,邦人诸友,享自由之幸福,永永无已,实维我高皇帝光复大义,有以牖启后人,成兹鸿业。文与全国同胞,至于今日,始敢告无罪于我高皇帝,敬于文奉身引退之前,代表国民,贡其欢欣鼓舞之公意,惟我高皇帝实鉴临之。敬告。”

在另一篇《谒明太祖陵文》中,大致说了相同的意思。文中以兴奋的笔调,强调了辛亥首义、清室退位光复中华大业的成就,并且说:“呜乎休哉!非我太祖在天之灵,何以及此?”

这次祭明孝陵的活动,包括上述以孙中山名义发表的祭文,当然不只是孙中山的个人活动和个人认识。在《孙中山全集》第二卷配发的照片中,有一张就是举行这次祭礼时所摄,那真是冠盖如云,临时国民政府的头面人物几乎都去了。

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身份,孙中山在清室退位后,便急忙率领文武百官去到明孝陵举行隆重祭典,把自己摆在明太祖的事业继承者的地位上,向“我高皇帝在天之灵”报告“光复汉室”的喜讯,并且说,能够取得这一胜利,正是靠“我高皇帝在天之灵”的启迪所赐。显然,在以孙中山为首的这批民主革命家看来,民国的建成这件事所具有的一重极为重大的意义,是在于结束了外族的二百六十八年的统治,也就是说,从此结束了中国二百六十八年的亡国史,光复了中华。两篇祭祀文告里都说得明白,孙中山他们那时是毫不含糊地把元、清两朝看做是中国亡了国的年代。 (在毛主席的谈话中也是同样的看法)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