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强烈,水波温柔,麦香在空中飘,村头挥手的父母,还有脚下乡村的路。农村的土路,晴天坎坷,雨天泥泞,远不如城市的柏油水泥路,但是却多了份真实。安庆一个叫怀宁的小城,走出了一个真实生活的歌者,他的笔记录的永远是他最真实的感受,没有一丝的矫揉,一如怀宁的那条土路。
  
  太阳、麦子、四季、家园、黑夜,以及其他简单元素构成了他的诗,而这一切全都来自拥有土路的真实而简单的农村。他的诗执着、深情和流畅,如冰排的冲击、烈焰的呼啸。透过他的诗,感受到的海子是质朴、简单而自然的。他有很多的称号,特别是在已经故去十多年后的今天头衔更是不计其数,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麦地诗人”这个称谓。
  
  真实而简单的农村给了他无限的灵感,也留下了人性上无法改变的东西。浮躁城市中的钢筋混凝土下隐藏的是一个个虚伪浮华的灵魂。只有踩在青草上,才能感觉到珍贵的人间中和植物一样的幸福,注定不存在于他所在的城市。昨夜风中的“四姐妹” 仍在远处爱着这个迷失的少年,但远方的他却不能感知。于是,他选择远走,除了四本深爱的书什么也不带,山海关寂寞的铁路边一定也有一条麦香扑鼻的乡野小路,他再也没有回来。
  
  秋天深了,麦子成熟,但是那个写诗的王者却已经不在,该丧失的早已丧失,该得到呢?那座面朝大海,可以守望春暖花开的房子,他一直没能拥有,于是茫然追问“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曙光是什么呢?或许就是光着脚踏在青草上如“彻底干净的黑土块”的孩子天真快乐的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