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宋词是很久远的事情。那时时节,喜欢漫步校园,喜欢在一个季节里看落英缤纷。
  会挑一个景色宜人的角落看书,会寂静的欣赏光阴的过往。也会在那抬头之间懵懂得把噙在唇齿之间的宋词随口而出,即兴而叹。那些词在景色里如珠玑散落。
   那时,不懂世俗,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喜欢故作忧伤,喜欢在小径里徘徊。多年后,同学还在信笺上笑我:“……你总是那个样子,在秋天,眼睛缀满了淡淡的忧伤,夜夜翻一本快破的宋词。我们总是不明白,秋天跟宋词跟忧伤有什么关系,我们也总是在猜测,你那时候是在准备恋爱还是准备失恋……”
   喜欢宋词,实在是跟喜欢月亮有关。儿时最喜欢的也莫过于一个季节里夜晚的来临。早早的吃罢晚饭,拖出一方席子放在院落里。拧糖葫芦般的粘着奶奶讲故事。奶奶便会摇着芭蕉扇给我讲嫦娥、讲吴刚、讲一棵大大的桂花树和桂花树下捣药的兔子。一直很感激那些明朗的记忆,以及记忆里的月亮。除去温馨、安静、宁和的面纱之外,那种清新如丝绒般的纯净便在心里升起来。
   而观月,在秋天里最好。春瘦冬冽,夏天又太过火热。似乎只有秋天的丰盈才能洗尽铅华。天高云淡,风柔胸阔。心里明亮,月亮也明亮,有些不谋而合的默契。
   宋词中的月亮实在是美。古人的描述手法实在是高。寥寥数语已把景色描绘尽然,并留出丰富的想象空间。正如那句“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几百年下来,还散发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如开放的茉莉花般,清香又悠远。一直想着:人生的某一阶段总会经历一种磨难,分享一种失落,心灵也会蒙尘或者沉重。如有一方月亮陪伴,多多少少会在抬头之间安静下来,心灵有些寄托。即便是孤独的,也会抚慰许多不能用语言来渲染的感受。
   好友青曾在入秋的深夜从深圳打来电话,只因那夜明月如镜。她说着,不知怎么就按了你的电话,想着你也能看到是多么好。拉开窗帘,便真有月亮跳进来。一时竟失去睡意。那时青刚作出了决定,快刀斩乱麻的了却了一份孽缘。那么多五彩缤纷的日子因固执的让一个人走掉一下子空了。只有我知道,她曾经多么真诚地对待一份爱恋。她说着,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方月亮,月缺的时候也是美的。
   两个人曾经都喜欢宋词,因突然得了这么好的月亮,便觉得幸福与奢侈起来。商量着总要文绉绉的酸些才好。青问我用月亮喻意的宋词中,最出名的是那首?我便念了苏东坡怀念其弟的那首《水调歌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算不算的最出名,两个人都不去追查,只是记得这首最清楚。青念了晏几道《虞美人》中的月亮“初将明月比佳期,长向月圆时候,望人归。”可感、可叹。我一时无言。感情也与月亮一样,圆满与缺损又怎么是一个人所能支配的,又怎么能用对错来分?
   后来还念了“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念了“渐新痕穿柳,淡彩穿花,依约破初冥。”“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奁挂秋冷。”“月波凝滴,望玉壶天近,了无尘隔。”……念到最后,两个人都嘻笑起来。宋词中借月抒怀的竟如此之多,两个兴奋得不能自持,翻了宋词三百首一首首的找。再后来觉得有些自私,便喊好友静一起起来看月亮。静在电话里笑得有些暖意,说除了南唐后主与小周后私下约会的那首“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别的都不感兴趣。我们一起大笑,这么时刻懂得自己需要是什么的朋友那里去找!
   挂电话前,静说,每个女人都是自己的月亮。而宋词中的月亮,是轻浅而朦胧的,是那含羞的花瓣以及那微垂的烟云。是唯美中盛开的露珠。这种女人要远了看,在遥想中绽放。
   那年的时节早已翻过。又是入秋。挑了一个深夜看月亮,不甚圆满。青忙碌得难得有几次通话的空隙,静辗转了几个城市换了几次电话号码后,终于失去了联系。这如水的夜,秋的干爽耗尽也只剩清凉。远远的望着,我也只是祝福:睡吧,女人们,睡吧,那些月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