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流过武汉
  怎么也不肯驻足
  我来
  也只为等了我35年的黄鹤楼
  薄情的人
  却只能给他一天
  
  黄鹤楼有太多的题赋
  没有我想象的空间
  就连诗仙太白
  也不肯与我对饮
  独立高楼
  我邀白云共缠绵
  黄鹤已乘白云去
  空余轻烟
  
  汉江拉着长江的手走了
  把武汉分成三片
  一片给了母亲
  一片给了妻子
  一片给了女儿
  
     跟我说说话吧
  寂寞的武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