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梦觉,枕边空空,茫然独坐,四壁萧条,窗外雨声如沸。在灯光下端详那一抹澄清透明的宝石红,沉浸其间,忽喜忽悲,恍惚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他对酒的要求就好像他对人生的品味,“不能太凉不能过热,不干燥亦不过分湿润,这样才能让它们生长”,他的敏感沮丧,他的孤独迷惘,一眼即知。
         然而当他的目光注视到那些浪漫温和的葡萄酒时,他似乎获得力量,他的手指轻轻晃动,在光与影之间雕琢年华。而将美酒传递过来的美女侍者玛雅,也是亲切适意的,让人想起加州阳光下漫山遍野的葡萄园。她芬芳的笑容,照亮了酒馆,也照亮了迈尔斯的人生旅途。虽然天空阴霾,音乐忧伤,但一颗孤寂的心终于开始复活,一个情感的逃兵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最近天变冷了,雨一直在下,我很想见你。”这是玛雅给麦尔斯的电话留言。前半句幽冷孤清,后半句温暖柔和。当生活的羁绊和情感的挣扎成为现代人的标志时,《杯酒人生》小心翼翼地为我们的心灵保留了愉悦的温度。在凌晨的雨声中我独坐斗室,隐隐有暗香袭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