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岚像茶杯上的云烟
颜色越来越浅
你越走越远
有好多的话还来不及兑现,你就不见
我身后窗外那片梯田
像一段段从前
我站在茶园,抬头望着天,想象你会在山的那一边
我说再喝一碗我熬的茶汤
你说你现在马上要渡江
渡江到那遥远的寒冷北方(想问你到底是否有种药方)
就怕你的手会冻僵(让热汤永远不会凉)
  
你何时回来喝我熬的茶汤
这次我会多放一些老姜
你寄来的信一直搁在桌上
不知要寄还哪地方
  
北风它经过多少村落
来来回回绕过
分不清那年,我求天保佑,只见风声大做,却更寂寞
那庄稼已经几次秋收,麦田几次成熟
于是我焚香,安静的难过,你还是一直没有,回来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