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是喜欢花的。
看花时,总会无端的生出一些感触,稚拙然而真实。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再看花时,必定是已怀着迥然的心绪了…..

所以我记下一些絮语,只是多少为自己留一点记忆吧。以后,还会想起,我也曾有那么青涩
和悠闲的日子。
桂花——
    国庆节前几天,校园里的桂花开了,是我已期盼好久的了
    桂花是一种很奇妙的花,好像秘密约好了一般,在一夜之间便是满树金黄。那样齐齐
的开放,总让我觉得不甘心,却仍是满心欢喜。桂花的香气,是真正“香远益清“的,一
夕花开,便满校园皆是淡雅清甜了。
    黛玉在京城华丽的大观园,闻到依稀木樨香,感怀身世飘零;而我这个求学古都的游
子,却在袅袅香气中觉得安定和稳妥。有时,在三楼上课,也会有幽幽的桂花香。这个时
候,便觉自己是个好幸福的人。
    因为有桂花,这个秋天给自己规划了几处行程:我想去灵岩寺赏桂;想去明孝陵,踩
上那条落满秋叶的铜陵路;想去夫子庙,重看一回曾是脂粉香浓的秦淮河;还有沧桑古老
的石头城……
    其实,这样的计划,明知是不太可能实现的,还是忍不住的欢欣和憧憬。有幻想和美
梦也是好的呀!就像桂花,在我眼中,也是因为有着梦幻般的香气,才更让人安心和宁静

彼岸花——
    明湖边新开了一种花,很奇怪的,一枝孤独伶仃的花枝撑起串串寂寥的花,有一点突
兀,初看总觉错谔:宛然是谁插下的绢花。
    后来才知道,那种花,叫石蒜。只有在花完全凋零之后,叶子才会长出。因此,也与
花虽是同根,却生生世世不得相见。所以,又有一别名曰“彼岸花”。真是一个美丽到凄
清的名字,就象命运之河的两人,此岸彼岸,终是无缘而不得相见。满心牵念眷恋,却也
敌不过造化时间。
    不得想见,是恨?是憾?不得而知。
    然而,相见,亦何如?
荷与睡莲——
    相比于荷花,更喜欢睡莲。
    总觉荷花其实是有些霸气的,总是占据一大片区域,花和叶都高高挺立者,一眼看去
,铺天盖地。虽然也很美,可是那样的阵势,往往给我一种压迫感。尤其是风起的时候。
然而“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以及“水面清圆,一一
风荷举”这样的句子,读来却又是无限喜欢的。想必是加了想象的关系。
    睡莲却是平和而静雅的,悠悠浮在水面,小而圆的叶,深绿,有质感 。花的颜色也淡
雅可人:白色,黄色,淡紫色……,就象是一首清清淡淡的小令,又宛如水中仙子,美丽而
不骄矜;朝开夜合,自有无限风情.
    在我看来,荷花是现实、清醒、争相向上的;而水帘,则是淡然梦幻,与世无争的,朦
胧的就像莫奈的那幅《睡莲》。
春花:梅花及其它——
    春天的校园该是可以称作美丽的,到处是花红柳绿,姹紫嫣红。各式各样的颜色混杂
在一起,热闹得惊心动魄。虽是有些浮躁,有点俗艳,却也可原谅。春天里,因了那样的
蓬勃和生机,大抵是什么事都可以一笑置之吧。所以,也不必想太多,尽管安心享用这轰
轰烈烈的美景即可。
    梅花该是开得最早的了。所以尽管对它没有什么亲切的感觉,开花时还是会欣喜,并
特地跑去名人园看花。总觉那是有傲骨的花,美而不媚。花朵开的分明,缀在硬瘦的枝上
,无端给人沉静、坚毅的感觉。或许,就是这样的感觉,让我对梅花,只能是敬畏的欣赏

    至于花的颜色,最喜欢暗红的,觉得那才与树的气质相合。
   
    在我看来,梅是中性的,而樱花,桃花之类则更偏于女性化。
    樱花,应该是可以用柔美来形容吧。花开是淡淡的粉,温温婉婉。那样密密匝匝的一
树花,看上去又不觉得扎眼,是由于颜色的关系吧,像古典女子的低声细语。这样的话,
非上干净澄澈的天空,一条安静的小路,风吹过,花瓣纷纷扬扬落在甬道上,厚厚叠积,
该是很美吧。
    桃花,原来并不喜欢的。粉色加一点细微的紫红,越到花心处颜色越深,总认为它艳
丽得颇有些俗气。后来,不知为什么也就认同它了。校园里桃花是处处可见的,看到了,
总会想起家里的那棵桃树。或许,认同,只是因为思乡;也或许,人总是会慢慢接受原来
不喜欢的事物吧。
    想到杏花,就想到“惨淡”这个词。颜色也是淡粉,但由于花开得早,花朵又稀疏,
常是一阵霜雪或冷雨过后便所剩无几了,单薄而无助,是个薄命红颜呢。
    海塘,也是我所喜欢的,明艳美丽,还有隐隐的贵气。学校里有几株垂丝海棠,丝丝
花梗前夕这朵朵花苞,很是惹人疼惜。花开是数朵数朵的,很耐看,尤其是单瓣的那种,
是可以用美人比拟的。
蒲公英和合欢——
    春天的校园固然很美,可是春末夏初的景色,却更加令人神往。
    大约是五六月份吧,热闹的花季刚刚冷静下来,树叶青翠的想要滴下水来,满目的翠
绿里还零星点缀着残留的春花,美丽又不浮躁,是一种生动的灵秀。这个时候,通往图书
馆的路两边便满是疯长的蒲公英。黄色重瓣的小花,骄傲的撑起,和白色的绒球交错缀在
宽广平整的草坪上。明亮的阳光下,一条干净的路延伸着,间或有三三两两的人走过,很
美,也很宁静。
    合欢开的时候,正好是复习考试的日子。
    明湖边的那条路上是整排的合欢树,高大繁茂,羽状的叶有着江南风格的秀美,花是
粉色的丝丝缕缕的伞状,还有一股幽幽香气。丝丝的花落在碧绿无尘的草坪上,色彩对照
鲜明又不突兀,加上花的若婉的质感,浑然而成的美景,恰恰符合了对“落英缤纷”得最
完美妥帖的想象。
    到现在还常常后悔没有把这一幕拍下来。总觉得那样完美的景致,以后是再不会有机
会见到了。
   
    我想,我是喜欢花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