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从西方到东方,人类与星象,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西方有十二星座对应着十二种人的命运、爱情、事业等,说起来这只是星象学中的一种笼统而又很浮浅很浮浅的皮毛表现与运用而已。

翻开中国浩如烟海的古籍丛书,你会发现,无论是史记、经书、小说、论着等,里面都记载着与星术有关的人和事,而天上星宿变动的结果直接影响的又是地上人世间的开起承合、战乱与稳定,大到改朝换代,小到一场战争,再小到一个人的兴亡,都与之对应的星宿有关,并把这种观天而得到的“情报”,作为一种主要做事的选择方向,实在是一种极高明的运用。从记载中我们知道,鬼谷子、姜尚、张良一直到诸葛亮、邵雍、刘伯温等等,都是精于此道的高手。 

在《三国演义》中对诸葛亮的观星曾有一节祥细的描写:是夜,孔明扶病出帐,仰观天文,十分惊慌;入帐谓姜维曰:“吾命在旦夕矣!”维曰:“丞相何出此言?”孔明曰:“吾见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隐,相辅列曜,其光昏暗:天象如此,吾命可知!”维曰:“天象虽则如此,丞相何不用祈禳之法挽回之?”孔明曰:“吾素谙祈禳之法,但未知天意若何。” 

另一边,亦精于此道的司马懿在魏营中也发现并给他作了诊断:忽一夜仰观天文,大喜,谓夏侯霸曰:“吾见将星失位,孔明必然有病,不久便死。”结果,孔明的病被司马懿比医院里大夫诊断的还准确,不久一命归西。 

在《飞龙传》中亦有一节“高行周夜观星象”的叙述:高行周离座,走出中军帐来,只见五营四哨,严谨肃然。又觉寒风扑面,遍体如冰。抬头一看,那满天星斗,灿烂当空。又向天河观看,见紫微斗口生了黑气,一会明朗,一会昏暗,客星犯帝座,明星旺气,正照禅州。就知大汉天下不久,必属于郭威,为此一忧。……又过数日,病体更甚。那日到了夜间,至三更时分,高行周心因疑虑,叫声:“我儿,你扶我出去,再观星象何如?”怀德道:“爹爹身体不安,巳须养静为主,待等痊好,再去观看不妨。”行周道:“你便扶我出去,决无妨碍。”怀德不敢违忤,只得扶了父亲,走出帐外,仰观天象。见自己本命星昏昏沉沉,不住的欲坠,叹了一口气,默默无言。遂命怀德扶至后堂,坐在软榻之上,踌躇叹息。怀德问道:“爹爹观看星辰,为何不言长叹?”行周道:“我儿,你怎知星理玄微?我欲待不说,你便不知其故,我且说与你知,自然明白。方才我仰观天文,见本命将星昏暗。又于前夜观看,见客星犯帝座,主宿不明,此乃欲换新主之兆。又见旺气正照禅州,应在郭威承袭天下。你父奉命兴师,前来拒敌,谁知上天不容,降下灾患,使我不能灭贼,诚天意也。 

唐朝开元二年五月二十九日的晚上,有一个大流星象瓮那样大,还有像盆那样大的,贯北斗星,都坠落在西北方。小的跟着落下来的有无数个,天上的星星全都摇动了。到天亮时才停止。七月襄王死了,死后给“殇帝”称号。十月吐蕃进入了陇右,掠夺羊马,死伤了无数。这年的六月,大风将大树和房屋都给刮倒了,长安街上的树,连根拔出的十棵中就有七八棵,长安城刚开始建设时,隋将高颖领头所种植的槐树,大概有三百多年了。到这时被连根拔出。终南山的竹子,开花结子,布满整个山谷,大小就像是麦粒。那年天下闹饥荒,那些竹子也都枯萎而死。岭南的也是这样。人们都拿它来吃,醴泉下了面粉,像米粒,人可以吃它。后汉襄楷说:“ 国里的竹柏枯萎时,不出三年,国主当死,人家的竹子结了子而枯死的,家长当死。”终南山的竹子开花而枯死了,果然在开元四年的时候太上皇驾崩了。 

唐朝延和年初正月七日,太白星显示在白天。那日,太上皇辞让帝位。这是改换国主的预兆啊!到了八月九月,太白又在白天看见了。国改年号“先天”。明年二月七日,太上皇被废除,杀了中书令萧至忠,侍中岑羲。流放了崔湜,不久也把崔湜杀了。 

唐朝仪凤年间,在天空中有长星占了半个天,出现在东方,三十多天才消逝了。从这时开始就有吐蕃叛变、匈奴造反、徐敬业作乱、白铁余叛逆、博豫骚动、忠万强横、契丹越过了营府、突厥突破了越定,麻仁节、张玄遇、王孝杰等一共死了一百多万人。三十多年,战争没有停止。

以上仅略举唐王朝数例,历史上宋元明清诸朝代这类事情林林总总,都被当时的星象学家们像天气预报一样观测记载着,随着历史变迁每一朝都发生许多。

当然,那些人不但能观天会观天,也会使一些小计谋改变一下星宿星象,来影响当时人世的社会布局。 

如唐玄宗时曾有一个叫一行的僧人,曾着有《大衍历》、《大衍玄图》与《义诀》等,不但精于数术,更是精通天文星数。说起这个一行和尚,年幼时家境贫寒,邻居中有个王姥姥,前后共接济他家约几十万个钱,一行常常想着报答她。到了开元年间,一行受到玄宗的宠遇,他要求什么,皇帝没有不满足他的。 

没过多久,赶上王姥姥的儿子犯了杀人罪,关在狱中尚未判刑。王姥姥找到一行求他救儿子,一行说:“姥姥若跟我要钱,我会以十倍的钱送给您。皇上执法严明,难以向他求情。您看怎么办?”王姥姥用手指点着他的脑门子大骂道:“认识你这个和尚有什么用!?”一行向她谢罪后,再也不管了,只在心里盘算。 

一行所主持的浑元寺里的门徒有几百名,于是叫他们空出一间房子,把一只大缸搬到中间,又暗中挑选了两名常住在这里的仆人,每人送给一个布口袋,叮嘱道:“某某角落有个荒废的园子,你们到里面藏起来等着,从中午到黄昏,会有东西进去,数量是七个,你们要全部抓住。漏掉一个就打你们棍子。”两人照他说的去了。到了五点以后,果然有一群猪仔进了园子,两人全都抓回来了。一行十分高兴,让他们把猪放在缸里,扣上木盖,用六一散合泥封好,又用红笔题上几十个梵文字。门徒们不知他要干什么。 

第二天早晨,中使叩门急忙宣召一行。来到便殿后,玄宗迎着他问道:“太史奏称,昨夜北斗星没有出现。这是什么征兆?法师有办法消除灾祸吗?“一行说:“后魏时失没过火星。如今帝车(北斗星)不见了,这是自古以来所没有的现象,上天要大大地惇告陛下呀!如果天下的男男女女不能得其所,就会发生早霜与大旱。只有以盛德来感化,才能使灾祸退让。最有力的感化,大概是埋葬已经枯死的尸体而放出正被拘囚的人犯吧。佛门以为怒心会毁坏一切好事,慈心能降服一切邪魔。若依我的意见,不如大赦天下。” 

玄宗听从了他的建议后,只过了一个晚上,太史奏禀有一颗北斗星出现了,一连经过七天,七颗北斗星便全部恢复了。却不知原来是一行和尚暗地里吩咐人一天一只把小猪都放了。瞧瞧这个玩星宿术的高手和尚多利害,竞连皇上也唬弄了!结果想来自是皆大欢喜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