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的来说,中国星座大的框架是“三垣二十八宿(xiù)”体系。

  我们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一年转一周,这样在我们地球上看来,仿佛太阳慢慢在星空背景上移动,一年正好移动一圈,回到原位(当然太阳高悬在天时,我们看不到星星,不过我们可以在太阳落山后或升起前观测它周围的星星推测到这一点)。我们看去太阳慢慢走过的这条路线叫“黄道”。而且古人早就发现,月亮以及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走过的路线也都在黄道附近。因为需要测量这些运动天体的位置变化,所以黄道附近的星空就显得格外重要。于是古人大致沿黄道把这部分星空分成28份,每一份叫一“宿”,合起来这28个星座就叫“二十八宿”。

  为什么分成28份呢?因为月亮也大致在这条“带子”里运行,不过月亮走得比太阳要快得多,月亮在恒星背景上是27天多走一圈,所以古人凑一个整齐的数:28,让月亮大约一天走一份。28可以被4整除,这样记录太阳行走时又可以将这二十八宿分成4份,每份是一个季节。瞧,古人考虑得还是蛮周到的。那么为什么叫“宿”呢?“宿”有“停留”“住宿”的意思,古人想象,既然这些星座是为记录月亮行程准备的,人间的车马在官道上都是日行夜宿,月亮最好也该这样,所以这些星座就称“宿”了,每一“宿”就是一家“月站”。

  二十八宿被均分为四份时,各用一动物名字来统称,称“四象”,它们是:

  东方苍龙:角、亢、氐、房、心、尾、箕;
  北方玄武:斗、牛、女、虚、危、室、壁;
  西方白虎:奎、娄、胃、昴、毕、觜、参;
  南方朱雀:井、鬼、柳、星、张、翼、轸。

  苍是青的意思,苍龙即“青龙”;朱雀,据学者考证是鹌鹑;只有玄武最特殊,它是两种动物合一的形象——蛇绕龟体。另外奇怪的是,不知何故,这二十八宿划分得并不均匀,是宽窄不一的,依古代一周天365 又1/4度算,最宽的井宿达30多度,最窄的觜宿只有一、二度。

  “三垣”是另外三个大的星座集团。二十八宿绕黄道一周,把天球分成两部分,中国人看到天球北半部分的时间更多一些,所以这部分对我们就显得更重要。因此,我们的祖先在二十八宿包围的这半球“里”面,又建立了“三垣”。“垣”是墙的意思,每一垣有两道墙围出了一块近圆形的小天区。这“三垣”恰好呈三点状分布,就象正三角形的三个顶点的位置那样。以北极为中心的叫“紫微垣”,另外两个是“太微垣”和“天市垣”。

  “三垣”是干什么的呢?前面说过,中国传统星座不叫星座,叫“星官”,原来古人把帝王宫殿、朝廷百官等等全都搬到了天上。紫微垣就是天上的皇宫,由天帝坐镇中央北极,旁边是后妃、太子、宦官等,周围则有宰相(丞)、内阁高级首领(枢、辅、弼)以及宫廷卫队等等,后面还要详细介绍。

  太微垣则是朝廷行政机构的象征,是天帝、大臣处理政务的地方,其中央是帝座,旁边是太子、从官、幸臣,四周则分布着近臣、三公、九卿、诸侯。有宰相(上相),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位置,他的话,对各衙府官员来说,只比圣旨差一级;副丞相(次相),国防部长(上将),公安监察部长(右执法),最高法院院长(左执法),以及各类官员;还有郎将、郎位、虎贲等保卫人员。太微垣外面不远处还有个“少微”星座,为什么叫“少微”呢,原来其成员均为隐逸之士,这星座等于是个“影子内阁”。

  天市垣就更有趣了。郭沫若有一首诗,题目叫《天上的街市》,上面写道:

  “我想那缥缈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其实天市垣就真是这样一个庞大的天上街市,是全国人人都参与的综合贸易市场。可能是集市贸易事关人民群众生活的缘故吧,天市垣的占“天”面积比太微垣大得多。既然是全国性的大市场,必须在政府的领导和干预下进行,所以天帝率领诸侯坐镇。其中有“帝座”星,各诸侯组成垣墙,有直接指挥的中央政府大员(天弁九星),有市场管理中心(市楼),然后是商店和摊点——车肆、列肆和屠肆星座,肆即商店或作坊。车肆指载着百货,沿街叫卖的车子;列肆即各类商店,估计百货、日杂、小商品、珠宝都包括在内了;屠肆包括宴饮、娱乐、住宿等场所。市场里还专设了若干计量监督部门,如帛度、斗、斛等星座。

  什么叫“黄道带南、北两段”呢?大家知道,黄道与赤道是有着23.5度的夹角的,这样,黄道在天球赤道最偏北的一段,就叫“黄道北段”,反之叫“黄道南段”。不过东方苍龙、北方玄武、西方白虎、南方朱雀这“四象”,并不正好按顺序对应着今天的春、夏、秋、冬四季星空。这可能与古人给它们取名时选取观星的季节、时刻有关。

  大约是在上古时,一个初春的黄昏,观星者站在旷野,看到正在东方闪烁的星座正似一条腾云驾雾的神龙飞跃在空中,便称其为“东方苍龙”;仰望南天高挂的星座,仿佛一只赤色神鸟在天上傲翔,则叫它“南方朱雀”;而西方七宿,如同一只猛虎咆吼施威,正要没入西天,称“西方白虎”;这时玄武七宿的龟蛇图景无法一见——正在北天地平线之下隐没,故称“北方玄武”。东汉天文学家张衡曾这样形容:“苍龙连蜷于左,白虎猛距于右,朱雀奋翼于前,灵龟圈首于后”。我们只要知道“四象”与“四季”有关系就可以了,不要简单地用四象的顺序来判断季节。

  讲到这里我们有必要补充一点球面天文学的知识了,这在后面许多故事中可能是用的着的。我们居住的地球在不断自转,由于它的自转,我们在地理上确定了地球的两极和赤道,我们假设天也是个球体,称之为“天球”,地球两极延伸到天上,就是“天北极”、“天南极”,地球赤道面向外伸展到天球,其交线就叫“天赤道”。由于地球自转,我们每天都看到日、月、星星东升西落,大约24小时一周,这叫天体的“周日视运动”。

  前面我们提到了,由于地球绕太阳公转,我们在地球上看去好像太阳慢慢在星空中移动,一年走一周,这叫太阳的“周年视运动”。我们不能直接看到太阳在星空中的位置,不过我们总以太阳落山为“晚上”的标准,我们从太阳落山后的星空就可推测太阳在星空的位置,同时我们晚上看到的这部分星空随季节的不同而不同,就分别被称作“春夜星空”、“夏夜星空”、“秋夜星空”和“冬夜星空”了。

  还有一点需要记住,天北极的位置不是固定的,它在天穹上慢慢移动,25800年一圈画一个半径23.5度的大圆。这是太阳、月亮吸引地球赤道突出部分造成的,称“岁差”。所以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北极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