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涯看小说,作者在一篇回帖中写的,觉得深得我心。

    活着,有很多方式,让自己平静和满足,是所有方式的最终和最高价值索求。个人的平静和满足,是建立在一个价值的坐标系中,这个坐标系因人而异,因环境而异,这都是很简单的道理。

    我所想要的是,这个坐标,不要放在一个人存在的一个时代,不要放在睁眼所能及的一个范围。这个坐标系,应该是自己的心灵所可以企及,所希望抵达的,更久远、更宽阔的时间和空间。一个人活着,也许应该不止活在当下,和身边的人们一起生活,而是活在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更长的历史里,让那些曾经感动或者亲切过的知道和想象出的真实存在过或者未曾存在过的人们,成为这个坐标系上的一个个参照点。

    我所想要的,是和这些人一起生活。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希企,诸多原因之一,是源于当下的“成功”定义,翻翻报纸,查查网络,和朋友们聊聊,“成功人士”都是个专用的名词,大概界定着白领以上,最好年轻,有车有房有百万存款,事业前景光明坦荡的这样一个人群。

    这样的一个人群,吸引和刺激着这个社会,去走向一个富裕而活力的未来。

    现在的国家和民族,需要出现这样的一个人群。这样的一个人群,对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稳定和发展,有着重要和良性的推动与支撑。

    但是这样的成功,始终不能说服我。我所想要的平静,难以从这样的价值体系里得到。

    颜回,身居陋巷,一箪食,一瓢饮,足矣,夫子自叹不如。子路,性豪杰,明善恶,慨然赴义,整冠带而后瞑目,其风骨令我回肠荡气。孟子,庙堂之上,天子面前,直抒大义,忧国悯民,执浩然正气,虽千万人吾往矣,自此为中华民族树铮铮铁骨立傲然脊梁。

    几千年了,我们拥有多少这样的祖宗和亲人,拥有这样的师长和朋友,拥有这样的感动和亲切,这样的满足和幸福。

    我想,我真正想要的活着,是能感受着这样的许多的人们的呼吸和温暖,能时时知道,自己的活着,并不是只仅仅这社会转型的几十年,并不只是股票、公司、托福、择校、私车、处级、高尔夫、游艇、白领、精英这样的词汇陪伴着,而是想要我所想要的陪伴着。

    内圣外王,在我当下的理解,并不复杂,也与政治无关。

    内圣,是活在自己所想要活在的、所希望活在的、所得以满足的、所感觉亲切的、所洁净自己的、所尊重信任的、所无怨无悔的、所安详宁静的世界里,并愿意在这样的世界里行进。

    这样的世界,存在于现实世界又超然于现实世界,散落于现实世界又笼罩着现实世界,可以在瞬间在眼前显现又瞬息隐于久远的历史长河里。

    这样的世界,是在所有短暂的历史阶段都需要当时的人经历了诸多曲折沉淀了许多块垒看清了许多物惑寻问了许多理由之后,才从虚无里真实的浮现。

    圣,如佛的定义,是一种精神生活的形容,一种觉悟。

    外王,对自古以治国平天下为己任的儒者们来说,应该是道德的政治理想,在这篇文字里,与此无关。

    用现在的流行术语,外王,是和谐,是和解,是沟通,是顺畅,是良性的环境,是自己愿意、自尊、尊重、坚信、坚持的社交方式,是内心那个世界在与他人交往行为规则上的外化。

    王,不过三横一直,如此的简单,便堂堂正正的存在了,便如此坦荡磊落的活着了。心内亦有冲撞纠结,却无阴暗鬼祟,写在宣纸上四处留白,远未充裕圆满,却自有结构上自信的完整。

    内圣外王,自然是个和谐统一的整体,内的缺陷,自会造成外的偏差,外的残缺,自也会反馈为内的损伤。

    人生短短数十年,要活在怎样的一个世界里,都是自己的选择和实践,与他人无关,他人也无法替自己喜怒哀乐,那么,就走进自己想要生活的世界里吧。

    恩。就是这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