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年毕业那年我考过一次,失败的原因我自己心里清楚:10月份倒是安静的上了自习,11月和12月一直玩热血江湖(这个烂游戏把我们寝室三个人都害了……),到一月份的时候才匆匆忙忙开始重新看书,一月八号就考试,结果当然是惨不忍睹,不过英语和政治居然还考的蛮高。放弃调剂,也放弃了后来去那个中法硕士班的机会,随便找了个工作,感觉日子越过越颓废,在武汉这个破败的城市几乎一点前途都看不到。

    06年下半年我被公司派往国外出差。结果07年我一直在国外(其实就是伊朗这个比武汉更加破败的地方)出差,因此07年的考试我也没参加。后来便开始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读研究生没有用,工作经验最重要等等。加上班上的老牛同学又考挂了也让我比较害怕这个考试了。

    07年上半年我几乎已经放弃考研的打算了,一来是出国的待遇很丰厚,二来是课程几乎忘的干干净净,要重头再来得花一段时间。这时公司的康康同学辞职了,准备考北软。说起来他考北软真是拜我所赐,我们聊天的时候,我便经常鄙视华科的软院是多么烂,这时候他就问我,那哪个软件学院比较好?我回答说:北大的软件学院据说排名第一,应该还可以,至少比华科的强。没想到就这样在他的心里种下了种子……

    康康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人,很喜欢写诗,崇拜海子以及余杰,这两位都是北大的毕业生。北大是他心目中的圣地,但我心里认为“天下软院一般黑”,让他不要太执着,但他总是不听,还总是发一些资料来激励我跟他一起考。我想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虽然我们公司可以考华科机械的研究生,但是我对华科已经没有兴趣了。

    9月份的时候我回国了,还是每天悠哉游哉,在天涯灌灌水,去5q下下电影,只是康康同学隔几天通报一下他的情况然后用严厉的语气说:你这样不行啊,怎么考。于是我便隔几天发愤看看一个叫做汪诚义的老师的视频,讲微积分的。

    到了10月中旬,我发现我才刚刚把这个视频看完,其他的科目还完全没动,心里便有些发慌,心想还要不要报名啊,肯定挂了。我也不想辞职,时间是肯定不够了,算了能过国家线就行,读个单证我就心满意足了,也算可以给家里人交差。于是我还是报了北软,再说黄yoyo和峰哥,阿川都在这里,到时候就算复试也可以咨询一下。峰哥在微软实习,黄yoyo在IBM,对我的诱惑还是比较大的。

    11月中旬再次出国了,我在一个破旧的小书店找到了最后一本软件工程的专业课课本,然后把茄子同学的数据结构抢来了,再带了一堆诸如《陈文灯**》《李永乐**》的书过了中国海关,飞越几万里来到了德黑兰。谢天谢地,这次的任务很轻松,基本上不用像上次那样晚上有时候还加班了。

    康康给我发来一堆专业课资料,感动的我眼泪哗哗的,虽然我后来只看了一半,但却被我碰到了几个原题,囧。而那些伊朗朋友们也很倒霉,每天被我拉来练口语,顺便熟悉一下背的单词。提一下,新东方背单词这个软件确实很好。

    英语我没有买资料,每天早晨看一下中国日报网站上的新闻,白天拉伊朗人聊天,晚上背背新东方单词。数学我非常囧,12月初才把课本看完,那本《陈文灯**》已经被我放弃了,实在太厚,我直接开始看真题了。12月份每天晚上我都看看历年的真题,到12月底终于看到了1990年,大舒一口气,开始看《李永乐400题》,因为网上说这本书巨好,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两门专业课我只把课本看了一遍,有的地方还没看完,囧,还好那些地方没考。康康的资料据说是找一个叫护航的地方买的,那个护航吹的天花乱坠,其实也不过是历年真题罢了。结果是虽然有“护航”,我的专业课成绩仍然是惨不忍睹,差点就没过线了。一来是今年题目难,北大学乖了,不再出以前的真题,二来是我确实没把资料看完。

    政治我只每天把大纲看看,然后在考前两天狂背腾讯网上那些名师们的“押题”。事实再次证明我的选择是英明的,虽然有几个选择题不会做,后面的大题我都写的满满的……其实政治的选择题也是很好选的,看准那些比较正常的答案选就是了。今年的试卷居然还考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另我大囧,一时间以为GCD是不是改过自新了。

    前几天跟丰兄聊天的时候他说:马哲这些东西,研究多了会变精神病,一是因为自己也不知道研究什么,二是怎么研究都有问题,三是研究出来的东西自己也不信。我深表赞同,既然如此,我们还花这么多精力背它们干什么?

    考试那几天,武汉大雪,寒极彻骨。每天在大雪中打车,第一天我还摔了两跤,衣服都湿了,做题的时候冻的瑟瑟发抖。哎,天下的考生最可怜。要不是第一天考的不错,我第二天都不想去考了,躲在被窝里烤着电暖气多幸福。

    数学考的很差,几题没做,专业课考的更差,心情更更差。于是我不再想这个了。只当一切没发生过。没有对答案,也没有再关注这些事情。成绩出来那天,我却有些小激动,没有去上班,在家里等候。

    北大的成绩等的人真是心急火燎,一直到晚上五点才姗姗来迟,我颤抖着手打开那个网页,心里想着过国家线就好,终于看到了我的准考证号,终于看到了我的成绩,政治72,英语63……英语没我想象中考的那么好,数学也没我想象中考的那么差,居然有110分左右。

    公司的吴师兄(他是华科软院的研究生)跟我说,过线就好,考的太高也没用。我的分数比往年的分数线高了几十分,而根据公共课成绩来看(北大的专业课今年很难),我考上华科的计算机也是很有可能的,总算弥补了我的遗憾。

    复试的时候我又来到了北大,2005年我来过一次,怀着崇拜的心情。北大的复试是上午听力测试,用一个巨破烂的音箱放不是很标准的英语,不过靠着每天拉伊朗人聊天的结果,我还是听懂了一多半。专业笔试很简单,学计算机的人一般都会。专业面试更简单,就是一堆老师拉着聊天。过了几天,我便收到了被录取的邮件了。

    恩,无论如何,一切都结束了,我感觉幸福离我也不是那么遥远。虽然“天下软院一般黑”,我毕竟可以重返校园了,而且是北大,我高中时代魂牵梦绕的那个地方,那个“每个中国的知识分子心中都有一座未名湖”的那个未名湖所在的地方。

    感谢康康,茄子,兰兰,峰哥,伊朗的同事,还有那些可爱的伊朗人。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不会得到这个机会。

    再写几点作为后来人参考:

    考研有没有用,考过的人最清楚,工作过的人更清楚。   
    如果考研,就不要玩游戏,特别是网络游戏。
    不管每天复习几小时,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停下。
    虽然政治学多了会得精神病,但辩证法很有用。
    复习的重点一定是英语和专业课,因为就算考不上,找工作也非常有用。

    结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