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晨,我都会骑车经过小区前面的人行道,道路旁种着四季常青的香樟树,间或也有一些高大的杨树,这种树我认识,叫做意杨,生长很快,叶片很大,家乡几乎到处都种着这种树。

    冬天的时候,我看着这些树的叶子慢慢凋零,春天的时候,我又看着叶子萌芽。每一片叶子我都亲眼见证。嫩绿的叶片在风中招展,仿佛在对我微笑。我喜欢树,它们也是有生命的,在春天生长,在冬天睡眠,没有了它们,城市便少了一种生命的气息。

    这几天,我还是可以看见这些树,可是它们没有微笑了,它们倒在血泊中哭泣。电锯的声音锯断了这些生命的气息,作为行道树,这就是它们的命运吗?老的树木很快会被锯断,挖走,更多的树木会再来,有的不适应水土,死了,有的坚强的活了下来,靠自己的努力,扎深了根,可是作为行道树,人们是不会让它们长的太高,扎的太深的,因为可能会破坏道路,这些钢筋水泥的道路。

    也许过一段时间,这些曾经的树便再也没有人记起了,新的树又会谦卑的,挥舞着手说:春天真好,明天真美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