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方,冬天的阳光是个高明的骗子。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是如此的灿烂,似乎伸出手就能感受到它的灼热。然而,等你穿好稍单薄的衣服出去,会发现其实这阳光是冰冷的,要是凑巧还过来一阵风,顿时有一种掉到了冰窖的感觉——昨天中午的时候我就是这种感觉。

于是冬天的时候晒太阳是不现实的,至少在北京是如此。我觉得,最好的想法莫过于在充盈着暖气的阳台上搬把椅子,来晒一晒这冰冷的冬阳;在下大雪的时候,躺在床上,看一本温暖的小说,同时怀念一下温暖的秋阳。

但是秋天确已远了。我记得9月下旬的清晨,小区的围墙上的牵牛花每天早晨都会开出蓝紫色的几朵,之后便慢慢成为灿烂的一片,这是秋天的到来;也是郁达夫《故都的秋》也所描绘过的景象。白天的时候,如果是蓝天,那就是非常迷人的蓝天,天光云影共徘徊。夜晚呢,我不止一次穿过北京秋天的晚上,说不出的感觉,夜风微凉。

秋天在这样的一个个白天和黑夜中走了,这样的过程,有路边的银杏,叶片由绿,变黄,再飘落大地。这是秋天的力量,肃杀,有生命的凋落和谢幕,却暗暗的在大地中孕育着新的生机。我所认识的秋天还是彩色的,五颜六色的彩色的生命,这是无数旅游景区最美丽的时刻。九寨沟的彩林,香山的红叶……这些多彩的生命的颜色,是要感谢秋天的阳光的。生活在阳光里,就会生活在满足中。

阳光比生命强大。生活比思想强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