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清明节我并没有任何记忆,因为从小到大这天都没有放过假,或者在学校上课,或者在公司上班,包括这次的清明节,也是在加班。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基本上都丢掉了清明节的传统,但我知道清明这天是要做一些祭祀活动的,在祖坟前面烧烧纸钱之类。打电话问是否需要回去,被告知时间太短就不要回去了,于是我只好在这个离家里几百公里的城市默念“清明时节雨纷纷……”。

    自从学了这首杜牧的诗之后就总感觉清明应该是清冷的,要下雨的。但窗外却是阳光灿烂,春意盎然,恩,正是“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的人间四月天啊。

    网站的做人同学据说要去山西的杏花村品尝汾酒,不知道他去了没有。而我却想起家乡的桃花应该是正当盛开的时节,那座四十五里桃花山应该是“桃花满陌千里红”的景象了。武汉的樱花倒是著名,可惜我只观赏过一次,今年本来准备再去武大,可惜天公不作美,下了几场雨,听说已经落的七七八八,只好作罢。

    清明是节日也是节气,按《岁时百问》的说法:“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而《荆楚岁时记》中称清明的花信风是: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楝花。这三种花我都没见过,倘若放在我家乡那里,倒不如用油菜花来的合适。而今长江两岸应当到处是金黄的油菜花了,油菜花长的比较高大,倒没有什么馥郁的香气,却很是吸引蜂蝶的注意。而农民种植油菜花也不是为了好看,而是油菜花结出的菜籽可以榨油。

    所谓清洁明净,在小时候的记忆里,天空,河流,田野,似乎一切都是清明洁净的。我小时候在农村度过,四月初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凉,沟渠的水是真的清明,水底的淤泥,细腻如锦缎,没有蛙鸣,但蝌蚪已经在一些角落出现。长江的水也不如现在这样浑浊,春冬两季是很清澈的。临近长江边的芦苇荡开始抽出葱绿的新叶。芦苇荡旁边的草地上,铺天盖地的是紫云英,一种紫色的美丽的草花。草地上有零星的水牛在吃草,也许上面还有一个牧童。而水牛的旁边一般会有几只白鹭,等人走进了,便扑的一声飞起来。

    想起那时候清洁明净的天空和溪流,想起那时候自己觉得也配得上清洁明净四个字的幼小的心灵,感觉自己要走下去的一生,也像岁月轮换一样,曾经有过“清明”,也算无憾了。

    如今,我们长年累月把自己关在城市的“笼子”中,不知季节变换,一个个“人间四月天”就这样悄悄的溜走了。古人云: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折空枝。莫待到“人间四月芳菲尽”,去大自然里,让蓝天、白云、清风、野花拂掉我们精神上的尘垢,这才不能算是辜负春天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