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成都之行其实并非我第一次独自去远方。零七年的十一月,我曾经独自一人坐飞机,从武汉到北京,从北京到迪拜,再从迪拜到德黑兰,人生中第一次独自出远门,而且还是出国,要经过繁琐的出关转机手续,后来还是靠着仅会的两句波斯语安全的抵达了目的地。当时心里并没有想太多,家里人当然很担心,因为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但是一般来说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友善的人比邪恶的人要多的多。只要按部就班来,是不会出大乱子的。

    后来每次出去旅行,都会想起这段经历。多么辛苦,多么担惊受怕的日子都过来了。那时候每次回国,听到耳边都是熟悉而亲切的中文,吃到看起来普通但比国外的“美食”不知美味多少倍的中式饭菜,简直热泪盈眶。在完全听不懂语言的国度尚且安全渡过一年,而况在国内?因此不结伴而旅行,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挑战了。

    有时候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并不是为了拍照,也不是为了写游记,但是趁着年少时光,的确应该见见更多世面,饱览名山大川。在去哪儿网站上看看有便宜的机票,哪里最便宜就去哪里。总会有个目的地,总是在路上碰上天南海北的驴友,总是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旅行结束后总会恋恋不舍,并开始规划下一次旅行,这就是旅行的过程。

    我用的还是五年前的古老相机,也拍不出多好的效果,有时候索性不拍,因为再好的相机也留不住那些真正的故事与风景,最好的存储地还是记忆。没有旅行的时候,想起这些曾经的片段,历历在目,于是会心一笑。浏览这些片段,好比在阅读一本古旧的书,有惊喜,有回忆,而且还是自己撰写的。

    在旅途中,我总会随身带上一本书。平时的工作学习生活中,很少有时间来安静的读一本书,旅行给了我一个机会,远离电脑,远离喧嚣。这次去成都,特意买了本《中国文化概论》,在火车上看完了;在锦里又买了本《庄子》,在杜甫草堂买了本《杜甫诗选》。我觉得在旅途中购买书籍比购买纪念品更有意义,以后当你翻开这些书时,翻开的不仅是文字,还有那个地方曾经的回忆。

    那些在电视上,书本上了解来的知识,可能要亲身经历才能更深的体会,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那些在你想象中的事物,可能让你惊叹,抑或失望,可能更加美好,可能更加破败。但这始终是真实的,你要见到了才知道。

    独自去远方,不仅有自己,还有别人。在旅途中,能梳理过去,规划未来,在旅途中,你会碰到意想不到的人或者事。也许这些人或事会影响你一生,也许只是惊鸿一瞥,无论如何,都是人生经历中或平淡或精彩的一页。

    在锦里买的《庄子》,我看了好久。正如孔子的思想为每一个上进的工作者而设,庄子的思想,是适合每一个旅行者的。从《逍遥游》《齐物论》等篇都可以看出这种置身事外,超脱生死的人生哲学。是啊,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人只不过是茫茫光阴中一个短暂的过客,谁能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经历的越多,就会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许这就是庄子所说的“天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