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希·海涅

    忧郁的眼睛里没有泪痕,
    他们坐在织机旁切齿痛恨;
    德意志,我们在织你的殓布,
    我们织进了三重咒诅———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一重咒诅给天主,我们曾向他哀求,
    在严寒的冬季和饥荒的年头;
    我们枉自抱着希望,白等一番,
    他们将我们作弄,揶揄,欺骗———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一重咒诅给国君,有钱人的国君,
    他对我们的痛苦毫无恻隐之心,
    他抢去了我们仅存的一角钱币,
    还叫人把我们当狗一样枪毙———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一重咒诅给虚伪的祖国,
    这儿到处是无耻和堕落,
    花儿未开就被采摘一空,
    腐朽霉烂的垃圾养饱了蛆虫———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梭子飞来飞去,织机轰轰作响,
    我们不分昼夜,织得十分紧张——
    老德意志啊,我们在织你的殓布,
    我们织进了三重咒诅,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