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地分离
  月球宇宙飞船中的“神”与“神”之间,或宇宙智慧生命之间,爆发了一场骇人听闻的战争。一时间战火纷飞,幼弱的人类及城市被可怕的武器瞬间毁灭:所多玛城消失了,马亨性达摩古城不见了……被击伤的月球宇宙飞船被迫飞离地球,“天”与地发生了分离……

第一节 天地为什么分离
  在以上的章节里我们曾经说到,中国的神话是以“天神话”为核心的神话体系,而“天神话”又以“天地分离”为主干,几乎所有的天神话都是为了解释“天地分离”的起因、过程、后果等。比如,“共工触山”是天地分离的起因,“天”摇摇欲坠的上升是天地分离的过程,“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是天地分离的后果。离开了“天地分离”,我们就不可能很好理解中国的天神话。
  人类历史上究竟有几次天地分离呢?许多人都认为有两次:一次是由混沌中开辟出天地;一次是由于共工撞倒了不周山,使天地发生了分离。有的人把两次天地的开辟说成是人类多次被毁灭的证据。
  我们不同意上述看法,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讲(神话的、宗教的、科学的),天地开辟只有一次,而且只能有一次,否则根本不会形成现在的人类社会。在中国的神话里,如果去仔细研究的话,神话记载的开天辟地仅仅有一次,根本没有两次之说。
  所谓的混沌开天,其重点在说生命的诞生,而不是讲述宇宙形成的模式。人类开始被制造出来,只有肉体而没有精神和意识,此时的人处于混混沌沌的状态之下,什么东西都是灰蒙蒙。暗乎乎的。突然,外太空人给人类注入了意识,人一下子从无意识的黑暗世界,来到了有意识的光明世界,第一次清晰感觉到了天与地的存在,所以形成了从混沌中开辟出天地的神话。
  真正的开天辟地只有共工触倒不周山那一次,这次的重点在描述天地分离的原因及过程。如果仔细对比两次开天辟地的神话内容,我们发现,第二次开天辟地(共工触山开天),已经没有相伴随的造物主出现,使人只感觉到天地分离时那种恢宏的气势,而缺少了万物出现时那种奇异、神秘、惊喜、细腻的感觉,这也说明混沌开天和共工开天表达的是两个不同的中心内容。
  根据我们以前的一系列假设,我们认为,共工开天的神话在讲述一次突然发生的天文事变,在地球的上空有一个巨大的物体离开了地球。那么,这个东西是什么呢?就是月球。以上我们曾经在大量神话的基础上假设,大约在1万多年以前,地球的西北部上空出现了一颗巨大的星球,它就是月亮,当时的人类将它称为“天”,它有3000多公里。突然,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月球飞离了地球,也就是说从近地轨道上离去,两颗星球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覆盖在人们头顶上的被称为“天”的物体升高了,不见了,新的天空产生了,广奥的宇宙一下子豁然开朗,仿佛天和地都获得了新生。这就是天地分离神话中的真相。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天地分离的事情呢?就是说月球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地球呢?那就要从神话中来寻找答案了。
  中国关于第二次开天辟地的神话有以下几则:《淮南子·天文训》载:“昔共工怒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也;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这则记载主要讲天地分离的过程,其中提到了两个重要的天文现象,即“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我们将在后面详细论述。
  《史记》司马贞补《三皇本纪》曰:“当其(女娲)末年,诸侯有共工氏,任智以刑强,霸而不王,以水乘木,乃与祝融战而不胜,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这则记载主要讲述天地分离的原因。
  《论衡·谈天篇》记载说,共工不是与祝融打仗,而是与颛顼争帝位发生战争,结果不胜,怒触不周之山,将天撞了一个大窟窿,使天残地毁,这才由女娲去炼石补苍天。
  “共工触山”的神话大致如此,文字不多,情节也不复杂。《史记》和《论衡》都比较晚,《淮南子》是最早记载这一神话的。有的人认为,共工触山的神话是一个推源神话,是为了解释“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造成的原因,但是我们认为,如果真要说推源的话,“共工触山”应该是解释“天地分离”的原因。
  在所有的神话里面,还有一条神话与“天地分离”有关,但说得比较模糊。《尚书·吕刑》中说:“莆尤唯始作乱,延及平民,目不寇贼鸱,奸宄夺攘矫虔。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杀戮无辜。民兴,胥渐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虐威庶戮,方告无辜于上;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德,谒绝苗民,元世在下。乃命重、黎,绝天地通,目有降格。”大意是说:在很久以前,天地是相通的。有一年,天上的坏神蚩尤跑到地下作乱,把西南地区的苗民残害得不像样子,所以苗民只好告御状。上帝知道以后,很伤心,大约是派人把蚩尤抓回天上以后,命令重和黎两位大神,将以前天地相通的道路给弄断了。这样,天上的神无法下到地上做坏事,但地上的人也别想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爬到天上去了。
  这则记载中,后人添加的东西有很多,比如像仁德、兼爱等思想,而且把黄帝、颛顼、蚩尤三人的神话给弄混了,与黄帝打仗的是蚩尤,但“绝天地通”的却不是黄帝,而是颛顼,《国语·楚语》中有一条旁证:“颛顼受之,乃令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
  这条记载同样是解释“天地分离”的原因,其中有一个重要的细节与“共工触山”相同,那就是把天地相连的部分给弄断了,在客观上也造成了“天地分离”。
  通观以上几则神话,“天地分离”的线索很清楚,那是因为一场战争而导致了天地的分离。以上我们曾经说过,神话中被称为“天”的物体是十分巨大的,它实际上指的就是月亮。因此,能够造成天地分离(地球与月亮分离)的战争也应该是一场罕见的战争。可神话时期,人类正处于原始状态中,一场原始人的战争不可能造成这样大的结果,长矛、石刀、弓箭决不可能把月球打跑。那么,这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呢?是谁与谁的战争呢?
  从神话中我们知道,这是一场“神”与“神”的战争!

第二节 “神”的战争
  生存与斗争是支配生物向前发展、进化的永恒动力,否则将遭到大自然的无情淘汰,这是达尔文的学说,也是自然界生物千古不变的法则,连自然界最优秀的人类也无法逃避这一法则。不论翻开哪一部历史长卷,你都会惊奇地发现,人类之间的战争多得数不胜数,重重叠叠,静静躺在那里,每一场战争都向你诉说一个惊天动地的场面和无数个悲欢离合的故事。
  据统计,从公元前3200年到1964年,在5000多年的时间里,世界共发生过14513次战争,其间只有329年是和平的。仅本世纪,大的战争就有15次之多:1904—1905年日俄战争,1911—1912年意土战争,1912—1913年巴尔干战争,1914—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1937——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1947—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战争,1947——1972年印巴战争,1948——1973年中东战争,1950——1953年朝鲜战争,1961——1975年越南战争,1979-1989年苏阿战争,19880—1988年两伊战争,1982年马岛战争,1982年以黎战争,1991年海湾战争。读完历史,你会有这样的感觉:仿佛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可以用战争这条线穿起来。这还是文字记载下来的战争,没有记录在案的战争又有多少呢?
  除人类以外的其他动物,斗争更是生存的一种必要手段,捕食与反捕食,争夺种群的领导权,为保护自己的生存领地不受侵犯等等,都有可能爆发你死我活的争斗,甚至为延续后代也不得不打个头破血流。就连大地上生存的植物,也常常会因为争夺阳光、空气、水分、养料等发生相互之间的绞杀。
  生物之间为生存而彼此斗争的思想,构成了人类文化的一个深层内核,它通过不同的文化形式散发出来,表达了不同时期人们对生存问题所作的思考。
  在一般人的心目当中,神是最高的道德体现,是人类行为的楷模,他们当然不会有战争行为。然而,在人类的历史中不仅有人类战争的记载,而且还有许多神与神之间的战争记载。翻开任何一个民族的早期神话,几乎都有类似的记载与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一些社会学家和历史学家认为,神话中的战争反映了人类早期部落之间的争斗,那些神话中的英雄实际都是各部落自己的英雄。
  如果仔细阅读一下全世界各民族的战争神话,就一定会发现,上述的学术观点并不正确,因为有些神话中的战争已经远远超出了原始人的思维水平,而且有些神话战争在全世界都有相同的样本。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中国的神话战争。
  中国神话中记载了许多神与神之间的战争,其中最著名的只有三次:即黄帝与炎帝的战争,黄帝与蚩尤的战争,共工与祝融的战争。
  我们在分析神话的特点时曾指出,由于口述历史的特点,使神话在记载上有很大的混乱性,许多事件被混杂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像“盘古开天”的神话中就包含了“共工触山”使天地分离的有些内容。表面上看似几个不同的事件,如果仔细去考证,却发现是同一事件演变出来的许多变种。上述三次神与神的战争,基本上就属于这种情况。
  首先,是黄帝与炎帝的战争。
  关于炎帝,记载并不是很多,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神话,仅《淮南子》里有一些炎帝的介绍。《天文训》中记载:“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性朱明,执衡而治夏。”《时则训》中记:“南方之极,自北户孙之外,贯颛顼之国。南至委火炎风之野,赤帝、祝融之所司者万三千里。”赤帝就是炎帝,朱明当是祝融。关于炎帝和黄帝的战争有以下一些记载:《绎史》卷五引贾谊《新书》说:“炎帝者,黄帝同母异父兄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于涿鹿之野,血流漂杵。”实际上我们没有必要去考证炎帝与黄帝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都不是原始的古神,是春秋时期同时被制造出来的,当时按金、木、水、火、土五行,配以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制造出了五方五帝:东方天帝太皋属木,称青帝;南方天帝炎帝属火,称赤帝;西方天帝少皋属金,称白帝;北方天帝颛顼属水,称黑帝;中央天帝属土,称黄帝。但是,黄帝与炎帝虽然出现在春秋时期,但他们的神迹都很古老,只是我们看不到原来的神话了。可以肯定的是,在他们代表的那个年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的战争。
  《列子·黄帝篇》说:“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率熊、罴、狼、豹、囗、虎为前驱,以鹏、曷鸟、鹰、鸢为旗帜。”
  《淮南子·兵略训》说:“炎帝为火灾,而黄帝擒之。”《大戴礼记·五帝德》说:“黄帝与赤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行其志。”
  其次,是黄帝与蚩尤的战争。
  蚩尤这个神在先秦以前一直是个战神,《史记·封禅书》中就说:“三日兵主,祀蚩尤。”可见当时是把他作为战神来祭祀的。据传说,蚩尤还是各种兵器的发明者。《管子·地数篇》说:“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铝、矛、戟;……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前、芮戈。”关于蚩尤与黄帝战争的情况,古史中记载比较多,我们以下再详细讲。
  第三次是共工与祝融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记载不是很多,我,们在上一节里曾经引证过,这里就不多说了。
  三次战争一共涉及五位神,他们是黄帝、炎帝、蚩尤、共工、祝融。大家知道,神话中是没有确切时间的,我们不能说出哪一个神究竟生活在哪一个确切的年代里,但是,每一位神都代表着一个历史时期,通过神迹分析,我们可以大致说出哪一个神在前,哪一个神在后。上述三次战争的五位神,究竟是不是同一个时期里的神呢?
  黄帝与炎帝所代表的历史时期相同,这是比较明确的。蚩尤与黄帝也基本上在一个历史时段里,《韩非子·十过》中记载:“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泰山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馆,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沥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很明显,蚩尤是黄帝的属臣,生活的时间大约也与黄帝同期。
  这五位神中比较麻烦的是共工与机融。有资料说共工是炎帝的五代孙,而且是祝融的儿子,《山海经》记:“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立立),节(立立)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生共工,共工生后土……。”儿子跟老子打仗,不太可能。在其他的资料里,共工很可能属于黄帝那个时期。在这以前,我们曾引过女娲与黄帝共同造人的传说,那也就是说,女娲所代表的时代与黄帝所代表的时代基本一致。而据《史记》司马贞补《三皇本纪》说,共工与祝融的战争就发生在女娲时期,那么共工的时代当与黄帝的时代相去不远。
  还有一个证明,说共工不是同祝融打仗,而是同颛顼打仗,《淮南子》就持这种说法:“昔者共工与颛顼争帝。”可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黄帝与蚩尤的战争结束以后,由于心灰意冷才把帝位传给了颛顼。
  一个时期内发生了三场战争,而这三场战争在时间上、内容上互有牵连,所以我们怀疑,这三场战争很可能是同一场战争的三种不同说法。
  上面已经说到,黄帝与炎帝的战争发生在涿鹿这个地方,意外的是,黄帝与蚩尤的战争地点也在涿鹿,《太平御览》卷十五引《志林》说:“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而且记载两次战争的行文也基本相同。所以,可以肯定这两场战争是同一场战争。上文还提到“阪泉”,实际上它也在涿鹿。至于共工与祝融的战争,虽然神话中没有明确的地点,但根据其他资料,大致也在涿鹿。
  从战争的目的看,这三场战争也十分相似。黄帝与炎帝的战争,黄帝与蚩尤的战争,共工与祝融的战争,都是为了争夺统治权,起因和目的完全一致。
  从战争的结果看,除黄帝与炎帝的战争没有什么具体的结果以外,其他两次战争的结果都是相同的,即导致了“天地分离”。当黄帝与蚩尤大战之后,将帝位传给了颛顼,颛顼吸取以前的教训,派重和黎两位天神把天地间的通道绝断了,从此天和地有了区别,这也可以看成是天地分离的一种表述方法。共工在与祝融战败之后,更是气得一头撞倒了天柱——不周山,使天地发生了巨变,天越来越高,地越陷越深。
  从时间、地点、目的、结果这几者综合分析,我们认为,上古时中国神话中的三次神与神之间的战争实际上就是一次,后人在归纳、整理神话的过程中,将这次战争分属于不同神的事迹中,造成了一分为三的情况。
  中国神话对这次战争记载得相当简略,只是在黄帝与蚩尤的战争中稍有些内容。下面就让我们来具体看一看这场战争的经过。
  蚩尤是天上的一个坏神,长得很难看,人身牛蹄,有四只眼睛六只手,头上还长着尖尖的利角,耳朵两边的毛发根根直竖起来,好像剑戟。他很怪,不食人间烟火,常吃些砂子、石头、铁块之类的东西,就好像是一个炼钢炉,所以他很会制造兵器,后世的人都把他当战神祭祀。据说,蚩尤手下有81个兄弟,个个勇猛好战,都是铜头铁额,就像科幻小说里的战斗机器人。
  有一年,蚩尤带着这帮兄弟把南方的炎帝给赶跑了,霸占了苗民居住的一大片土地,人模狗样地当起了南方帝王。可这个冒牌的帝王野心极大,还要抢夺黄帝统治下的北方。为了起兵造反,他一面训练苗民,一面又联合了夸父部落的巨人。这些巨人力大无穷,打起仗来一个顶一百个。经过长期的准备以后,蚩尤正式举起大旗,率领苗民们杀向了有名的古战场——涿鹿。
  黄帝迫不得已出兵应战,于是乎,涿鹿杀声阵阵,狼烟滚滚。蚩尤手下的81个铜头铁额的兄弟冲锋陷阵,如人无人之地,刀枪不人。巨人们也大展神威,手持10多米长的大棒,或20米长的大刀,一扫就是一大片。在他们的带领下,勇猛的苗民把黄帝的军队打得节节败退,情形十分狼狈。
  一天,蚩尤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大约像《水浒》里面的公孙胜,使的是巫术,造出了漫天大雾,把黄帝的军队围在核心,不辨东西南北,怎么也冲不出去,伤亡惨重。正当黄帝愁眉不展的时候,他发现一个名叫“风后”的大臣在车上打盹。黄帝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大声责问他为什么在战争不利的情况下睡觉。风后睁开眯着的眼睛说:“我不是在睡觉,我正在想办法呢。”果然,这位聪明的风后造出了一辆指南车,车上有一个小人,伸出手臂,时时指向正南方。黄帝一看大喜,集中兵力向着小人指示的方向进攻。没有多久就冲出了重围。
  不管怎么样,这一仗毕竟是黄帝打败了,这口气怎么能咽下去?于是,黄帝调出应龙来参战。这“应龙”神话记载得不多,不知道它有什么神通,反正是条很厉害的龙。应龙洋洋得意地飞到空中,正准备大显神威,不料蚩尤又搞出了一场大风。那风才叫个大,磨盘大的石头被吹得满天飞,大树被连根拔起,一时间天昏地暗。应龙在天上被吹得摇摇晃晃,东倒西歪,连身子都稳不住,更别说打仗了。
  于是,黄帝又叫来他的女儿“魃”前来助战。说起这“魃”,不少人都知道,她就是大旱之神,虽然是黄帝的千金小姐,但长得奇丑无比,光秃秃的头上没有一根头发,想必是烧光了。这个“魃”虽丑,但本领却不小,据说她身体内奇热无比,能把石头和钢铁都烤化了。果然,她一走上战场,一发出体内强大的热量,立即将蚩尤搞出来的大风、骤雨消融得无影无踪,还杀死了许多蚩尤的军队。可惜的是,她发出热量后就再也不能上天了,只好住在赤水一带。每当她跑出来游玩时,必定会带来大干旱。所以后人把她叫做“旱魃”,一有旱灾,人们就敲锣打鼓举行赶“魃”的仪式,好在“魃”很自爱,脸皮很薄,一听到人们敲锣打鼓,就知她给人带来了灾难,人们不喜欢她,于是就会羞愧地回到赤水老家去。
  “魃”造成的战机鼓励了黄帝的军队,大伙儿一鼓作气冲杀上去,把蚩尤的军队打得溃不成军。天空中“应龙”利用这个机会,在天空中大展神威,尖叫着从空中杀死一个又二个敌人。
  此时,黄帝又添了一件新武器,那是一面用“夔”皮造成的鼓。说起“夔”,它是一种动物,长着一只足,样子也很难看,但它肚子上的皮却能发出很大的声音,有时候它没事就躺在大泽旁,敲着自己的肚皮玩,发出嘭、嘭、嘭惊天动地的声音。大概黄帝急了,所以才把“夔”杀了,用它的皮做成一面鼓。接着,黄帝把雷公也杀了,用雷公的骨头做鼓槌。这两样巨响的东西碰到一起,那声音可想而知。据神话说,一面“夔”皮鼓一敲起来,天摇地动,声音能传到几百里以外,震死了不少蚩尤的军队。
  这场战争的最后结局是蚩尤战败了,他的铜头铁额兄弟们和请来的巨人都死得差不多了,这冒牌的帝王也被黄帝抓起来给杀了,把头埋在如今山东省的寿张县,把身子埋到了钜野县。古代时,寿张人每年十月都要举行祭祀蚩尤的活动,据说,此时往往有一道红色的光雾从蚩尤坟顶冲出,直达云霄,好像悬挂在天空中的一面旗帜,人们把它称做“蚩尤旗”。据《述异记》记载,在晋朝的时候,人们还在原来的古战场挖出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像钢铁一样坚硬,当时人把它叫做“蚩尤牙”。据《述异记》的作者说,他曾亲眼见过叫“蚩尤牙”的东西,大约有2寸长,坚硬无比,任何东西都打不碎它。
  对于导致“天地分离”这样大天文事件的起因,上述战争似乎不够猛烈,也算不上精彩。或许有的人会因此而否定我们的假设。但是我们要知道,上古的神话本来就不能橡现在的历史专著那样记载得详详细细,也不可能像战争小说那样描写得具体生动,古人在口传神话的时候,纯粹是为了自己的某种信仰,而不是有意记载什么具体的事件,我们没有权力要求古人把什么都写得一清二楚,否则哪里还会有科学的研究?考虑到中国神话传说在春秋战国时期被诸子百家大大“人话”的事实,我们怀疑以上神话并非是原版,而是从原版演变出来的三个变种。
  读完了这三次战争,首先一个问题是,这是谁与谁的战争?是地球原始人类的战争吗?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中国神话中的这些战争反映的是当时原始部落之间的战争情况,中国史前民族的许多资料都来自于这些战争记载,比如,什么黄帝集团啦、东夷集团啦、西南苗族集团啦。我们认为,这种认识很可能是错误的,综合世界各民族关于早期神与神之间的战争记载,我们有理由相信,所有神话中记载的战争,都是同一场战争的描述,这是另外一种高级生物在地球上进行的一场战争,这些“神”掌握着我们今天都无法企及的高科技。我们这个观点并不是随意得出来的,它同样有大量的原始神话作为证据。
  《圣经》在记载远古一场战争时.曾经有过如下一段文字:“天就开了……从其中,显出四个活动的形象来,他们的形象是这样的:有人的形象,各有四个面,四个翅膀。他们的腿是直的,脚掌好像牛犊之蹄,都灿烂如光明的铜。”那么这是什么呢?原始人能够创造出这样的东西吗?今天的人读完都会说:“这是机器人。”
  上引神话中的蚩尤也不简单,它长着人身牛蹄,与《圣经》中“具有人的形象……脚掌好像牛犊之蹄”的描述基本相同。蚩尤吞食金属、石块,本身像个冶炼炉,这不正好说明它是由金属制成的吗?蚩尤手下81个铜头铁额兄弟,按今天的话说这是机器人,完全是由金属制成的战斗机器。《述异记》中说晋朝挖出来的“蚩尤牙”肯定是一种金属,晋朝的科学技术已经可以冶炼铜、铁,甚至钢(从汉代起中国就已经发明了低碳钢的冶炼技术),而发现的“蚩尤牙”却在硬度上强过当时人们所知的所有金属,它肯定属于一种合金钢一类的金属。不要小看这则记载,如果晋朝时有现代这样的文明程度,那么这一发现难道不是一次有意义的考古发现吗?只是当时人们没有现在这样详细的学科划分,所以把这次严肃的考古发现写进了志怪中。它说明黄帝与蚩尤的战争,是金属与金属之间的对抗。可是不要忘记,这场战争发生在原始社会时期,当时哪里有如此坚硬的金属?
  从神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参加蚩尤叛乱的有许多巨人,据说夸父族也参加了叛乱。在《历史上的巨人之谜》一节中,我们发现,几乎世界上所有记载中的巨人都是一个死法,死于一次意外的事变中,都是给雷劈死的。结合中国的神话,完全可以认为巨人族是在一场巨大的战争中给消灭的,而消灭巨人的战争肯定与闪电、轰击、大火有关联,实际上就是一场现代化的战争。这场战争正是蚩尤与黄帝的战争。战争中“魃”上前助阵,从身体内发出强大的热量,杀死了许多蚩尤方面的巨人,这与南美洲印第安神话中上帝降下大火烧死巨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还有一个证据就是“夸父追日”的神话。“夸父追日”的神话我们以前曾经描述过,这里就不再引证。问题的关键在于,夸父死于太阳,是太阳的热量使他死亡的,这与全世界关于巨人的死是相同的,也与“旱魃”发出热量杀死巨人是相同的。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肯定,巨人是死于一场高温,而这场高温又与一场战争有关。大家知道,在原始社会如果想制造一场高温,除了火以外再没有其他办法,而一场大火要烧死力大无穷的巨人,根本是不可能的。那么,这场奇怪的高温是怎么来的呢?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来于爆炸,来于像原子弹那样在瞬间能产生高温的爆炸。正是这样的高温给原始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所以才能保留在神话当中。
  黄帝与蚩尤的战争中,还有一件武器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夔”皮鼓。大家应该知道,“夔”皮鼓的神话主要强调了声音,那是一种惊天动地的巨响,在几百里以外都能听到。也就是说,当时这种巨响也成了原始人脑海当中不可忘却的记忆,所以才被神话记录下来。而在原始社会要想弄出这么大的响声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联想起一个词——爆炸。
  由此看来,尽管上述神话不免失之过简,存在许多问题,但它却将这次战争最突出的特点保留了下来,那就是高温与巨响,而这两样东西只能来自于一场爆炸。因此我们认为,这些神话所记述的战争不是地球原始人类之间的战争,这些“神”应该是具有高科学技术的生物,他们使用的武器类似今天的某种爆炸物,可以在瞬间产生高温和惊天动地的巨响。
  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纳西族,他们保留了最原始的神话传说,在《创世纪》史诗中描述了一场使天地分离的战争,在内容上与前引汉族三次战争所造成的结果基本相同,因此可以看成是同一个神话的不同版本,史诗是这样写的:
  野牛大喘气,气喘震山岗。
  野牛眨眼睛,好像电闪光。
  野牛伸舌头,好像长虹吸大江。
  天又在摇动,地又在震荡。
  不重新开天不行了,不重新辟地不行了。
  松树遭雷轰,轰成千段;栗树被地震,震成万片。
  细读这首史诗,给我们的感觉是,它不是在说一头野牛,简直就是在描述一场战争:巨大的闪电,火红的光芒,炸开了地上的石头和树木,天在爆炸中摇晃,地在爆炸中震荡,在剧烈的震荡和摇晃中,天地被开辟,地、月发生了分离。
  根据以上所有的证据,我们提出这样一个假设:巨大的月球宇宙飞船从遥远的星系来到我们太阳系,又来到了地球近地轨道,它凭借着先进的斥引力装置,低低地悬浮在地球的上空,大约就在中国西北部一带地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继续进化的环境与生物体。地球的条件完全适合他们的要求,于是他们有计划地干涉地球生物的生命过程,利用多种地球生物,通过基因重组创造出了人类,并对幼小的人类进行启蒙教育,把人类直接推进文明的殿堂。当这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的时候,月球内部的生物之间产生了严重分歧,这种分歧最后演变成一场武装冲突。叛乱的一方率领着巨人们向月球人设立在地球上的基地发起了进攻。一时间,地球上硝烟弥漫,无辜的地球人饱受着类似热核武器带来的灾难。

第三节 可怕的武器
  在世界民族的原始神话里,常常使人感到震撼,因为人们从中读到了一些可怕的记载:人类被莫名其妙的武器毁灭,城市被突如其来的高温摧毁。当我们潜心研究这些记载的时候,不得不承认,所有这些记载几乎都差不多,高温、巨响这两个特征是全世界共同的。因此,我们不得不怀疑,世界所有民族的原始神话记载的是同一次战争。而所有这些记载都指向距今大约1.5万年左右。由此我们断定,在大约1.5万年前.地球上确实发生过一场非人类的战争,人类在那场战争中几乎遭到灭顶之灾,幸存下来的人类用神话如实记录了战争的情况。
  《圣经·创世纪》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罗德一家住在所多玛城,神决定毁灭这座城池。当灾难发生前,神曾告诉罗德一家赶快离开所多玛,并好心地劝告说:千万不要回头看。罗德的妻子没有遵循神的劝告,结果被一道强光杀死。第二天,当他们再回望曾经居住过的城市时,“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一座城市就这样被毁灭了。是什么力量在一夜之间毁掉了一座城池?毁灭发生时,那道刺目的强光又是怎么一回事?
  从19世纪开始,人们在印度旁遮普邦一带,发现了一个东西长1600公里、南北长1400公里的文化带,在这个区域里有许多文化古迹,其中最为著名的两座古城遗址——哈拉巴和马亨位达摩。据最保守的估计,这两座古城距今最少有5000多年,但在印度最早期的神话中却没有这两座古城的记载,所以,更多的人认为,它的历史很可能比猜想的要古老得多。
  考古学家在哈拉巴古城出土了大量印章,上面刻有奇怪的文字,与印度发现的任何一种文字都不相同,目前还没有人能够解读这些文字。更奇怪的是,考古学家通过对这里发现的人体骨骼鉴定断言:这里发现的人种,在世界上是不存在的,这种人种混合了世界诸多人种的要素。
  在城市建筑的挖掘中,考古学家根本找不到神殿和宫殿,这与目前世界上所挖掘出的古城都不相同,似乎这些城市根本没有统治者。马亨佐达摩居民的住宅建筑更加证实了这一点,所有的住房都是由砖木建成的,从格局、规模来看基本差不多,好像贫富分化没有在这里出现。整个城市没有进攻和防御的建筑,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件武器,更没有发现任何一件艺术品。是原来就没有,还是被岁月销毁了?
  马亨佐达摩的卫生设施令考古学家吃惊不已,其完善的程度即使是如今现代化的城市也未必能够达到。每家都有一个从楼上倾倒垃圾的通道,设在二楼的厕所也有一条专门的管道通人地下,然后经过一个沉淀槽流入排水系统。这套地下排水系统密如蛛网,完全可以和巴黎的地下排水系统相媲美。
  在亨往达摩,出土了大量的遗骨,有一些在街道上,更多的是在居室里。在一个比较大的废墟里,考古学家发现了成排倒地死去的人们,有些遗骨是用双手蒙住脸,好像在保护自己,又好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可以肯定,所有的人都是在突然状态下死去的,这座古城当时一定发生了一件很巨大的异常事变。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马亨佐达摩的居民集体暴死呢?是火山爆发吗?可是人们在这一带几千公里的范围内并没有发现火山口,再说遗址中也没有火山灰;是突然暴发的流行病、瘟疫吗?可是医学证明,再厉害的瘟疫和各种流行病也不可能突然毁灭一座城市。那么,这里在1万多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印度的考古学家卡哈,在对出土的人骨进行了详细的化学分析以后说:“我在九具白骨中,发现它们均有高温加热的痕迹。”这说明马亨佐达摩城市的毁灭、居民的死亡与突然出现的高温有关,这与上引《圣经》中所多玛城的毁灭是相同的,都是在一夜之间被高温或大火毁灭的。
  人们在马亨位达摩还发现,在许多坍塌的建筑物上有承受过某种高温的痕迹,人们甚至发现了一些“玻璃建筑”——托立尼提物质。这种物质的形成是由于瞬间高温熔化了物体表面,然后又迅速冷却造成的,至今人们只在热核武器爆炸的现场发现过这些人为的物质。一切证据都在说明:这里曾经发生过核爆炸。
  此时我们想到了美洲天降大火烧死巨人的传说、中国神话中“旱魃”体内奇大的热量、《圣经》中所多玛城被毁灭的记载、马亨位达摩“玻璃物质”的考古发现,等等,它们都在证明我们的观点:在1万多年以前,地球上发生了一场非人类的武装冲突,这场冲突发生在神与神之间。也就是说,发生在来自宇宙某一处的宇宙高级智慧生命之间,战争的规模很大,涉及美洲、亚洲。欧洲和北非。由于他们十分先进,使用了许多我们不知道的武器互相攻击,许多城市和无辜的人类在轰击中被毁灭,正像所多玛和马亨位达摩一样。
  《马哈巴拉塔》是印度公元前3000多年以前的一首很有名的叙事诗,从中我们看到了这场残酷战争的某些片断。
  《马哈巴拉塔》中记载了一种十分可怕的武器爆炸时的情景,即使是原子弹时代的人也会感到震惊。书中这样写到:“一点烟也没有,闪光的炮弹像一团火一样被发射出去,浓雾一样的东西突然包围了军队。整个地平线都消失在黑暗之中。带来的不幸的旋风刮起来了。黑云一样的东西咆哮着,带着巨大的响声升到空中,使人感到连太阳也不存在了。被火焰炙烤的大象,在恐惧中没命的奔跑。”接着,又讲述了由于这种可怕武器的爆炸,被当场烧成灰烬的几千辆战车、大量的人和大象。爆炸后幸存的所有士兵,都急急忙忙跑到附近的河里,在那里清洗各自的衣服和武器。在古代印度的传说里,这种武器被称为“婆罗门的武器”或“雷神的火焰”。在南美洲被叫做“马修玛丽”;在凯尔特人的神话里则被称为“闪电弹”。据凯尔特人的神话说,这种“闪电弹”根据爆炸时能够杀伤的人数,而有不同的名称,能杀100人的叫“百人弹”,能杀500人的叫“五百人弹”,能杀1000人的叫“千人弹”。
  《马哈巴拉塔》中还写到:“克克拉开始从各个方向将闪电向城市集中。”但这还不够,因此他又“发射了具有能够破坏整个宇宙的那种力量的炮弹,城市在这时开始燃烧起来。它在爆炸的一瞬间,天空中明亮得好像有一万个大阳。”现代的人们也见到过原子弹的爆炸,并将其与太阳的亮度进行了对比,发明原子弹的参加者之一茵戈就曾在著作中说,原子弹爆炸“比一千个太阳还要耀眼”。
  在另一部古印度的文献《摩河婆罗多》中也记载了这些可怕的武器:“自然力似乎已失去了约束。太阳团团打转,大地为这种武器散发的炽热所烤焦,在高热中震颤。大象被火烧得狂吼乱叫,竭力躲避这场可怕的暴力。水在沸腾,百兽丧命,敌人被歼……数以百计的战车被摧毁……大地通红发亮……我们从来未见到过如此恐怖的武器,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武器。”这些武器从外表看上去,“好像一支巨大的铁箭,使人感到好像是死神派来的巨大使者”。故事中的主人公还命令将剩下没有使用的“铁箭”打得粉碎,又把这些打碎的武器扔到了海里。
  在另外一部名叫《拉马亚那》的叙事诗中,作者描写了几十万大军瞬间被化为灰烬的情景,诗中说,当时这些军队就是在“兰卡”这个地方被毁灭的,而“兰卡”正是印度人对马亨佐达摩古城的称呼,这更加证明了马亨位达摩确实是毁于一场大爆炸之中。
  各位读者,当你读到这里时,你的感受是什么呢?难道你真的相信,这些远古的神话和叙事诗所描述的就是原始石器时代的战争吗?
  事实就是事实,《山海经》、《马哈拉巴塔》、《摩河婆罗多》等古代文献,不论你承认与不承认,它们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被写成了文字,这难道不是最大的事实吗?我们究竟相信什么?是相信我们自己的经验与理解能力,还是相信这些不带偏见的原始记载?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月球人与反叛者之间在地球上发生了一场酷烈的战争,月球宇宙飞船也被迫加入了战争的行列。美洲奥里科诺河上游的沙里瓦一阿卡瓦部落曾有这样一个古老的传说:善良的神和邪恶的神为争夺对宇宙的统治权,发生了战争,善良的神从天空中发出强劲的闪电来保卫盟友(大地)。在上一节里我们见到过这种叫做“闪电”的武器,它是一种能够产生高爆。高热的武器。当然反叛者也会用同样的武器来轰击月球大本营。很可能月球宇宙飞船在这次战争中受到了严重创伤,已经失去了一部分功能,也许是损坏了先进的反引力装置,使它再也无法留在地球近地轨道上,所以它不得不上升到一条受地球引力影响相对小的安全轨道。
  从盘古神话中我们看到,月球在上升的过程中,可能是因为损坏严重,它摇摇晃晃地上升,上去又跌落下来,然后再上去,几次差一点坠毁在地球上。最后,它还是顺利地盘旋而上,天地发生了分离。

第四节 太阳为什么消失
  根据以上的资料,我们只能认为,上古神话所记载的战争,决不是原始部落的战争,也就是说,人类并不是这场战争的主角,而是被动的战争受害者。这是一场发生在宇宙高等文明之间的战争,双方都使用了类似今天的热核武器,很可能他们的武器性能比我们的推测高出几百倍。
  对于我们的推测,许多人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但我们坚信,如此的推测可能更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因为我们对神话的解构,是站在承认神话真实性的基础之上,而不是站在反神话的角度。事实上,人们在世界各地也曾发现过不少类似放射性武器艾炸的证据:在如今的秘鲁,人们发现一座石壁上的岩石呈玻璃化状,这需要极高的温度才行,而这座石壁附近没有任何陨石坑,可以肯定,它不是陨石撞击后形成的。
  在小亚细亚,人们挖掘出了古代西提特人的首都哈特萨城,经过考古判断,整个城市是因原因不明的非常高的高温而毁灭的。用考古学家提尔的话说,无论这座城市贮藏了多少可燃性物质,一般的火灾决不可能造成这样的高温:石头烧结了,裂成了碎片。城市里没有一座房子、神殿、墙壁没有留下这种可怕高温的痕迹。
  在近东地区古巴比伦人生活过的地方,有一座至今仍有46米高的古塔废墟,这很可能就是古代文献里的巴拜尔塔。据说,建造这座塔的是帝王尼洛乌德。这座塔.上也有人工造成的高温痕迹。一位研究者对此写到:“不仅烧红了数百块砖,还熔化了它们,全部塔的骨架和整个泥墙也被烧焦。这种高温是从哪里产生的呢?对此无论如何也解释不了。”
  1928年,有两位德国矿工在巴西发现一座漆黑光滑的玻璃山,是典型的托立尼提物质。科学家认为,在地球上只有热核武器的爆炸有此能力。大家一定记得,美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之后,科学家在现场发现,所有沙石都被瞬间的高温熔化为流体,迅速冷却后形成一层像玻璃一样的地面。在中国的南海等地,也发现了大量的玻璃体,被当地人称之为“雷公墨”。
  本世纪以来,人们在地质考察中,发现了一个普遍存在的高碳地质层,有很强的放射性,其中,从中国西北部地区开始,延伸到欧洲去的一个带状地区尤为突出。有的科学家认为,这条高碳地质层是由核爆炸以后的放射性尘埃飘落形成的,而据地质考古,这条高碳地质带形成在回万多年以前。大家知道,核爆炸的尘埃可以在空中飘浮很长一段时间,然后随着大气流动飘落到地面。前些年,加拿大就曾向前苏联提出过抗议,因为苏联的核爆炸放射性尘埃飘到了加拿大。这说明,这些放射性尘埃可以在空气中停留很长时间。
  我们确信地球上曾经发生过类似热核武器的战争,这场战争并不是在地球人之间进行的,而是外太空人之间的战争。这场战争带给人类的灾难是深重的,除了许多城市被摧毁外,巨大的爆炸还导致了“核冬天”的出现,太阳消失了。
  关于太阳曾从地球的上空消失过一段时间的记载,同样存在于许多民族的早期原始神话传说当中。
  屈原在《楚辞·天问》中说:“日安不到,烛龙何照?”意思是说:太阳跑到哪里去了,需要烛龙来照明?这是中国色彩的太阳消失记录。我们从“烛龙”这个名字中可以看出,它与灯有关,是用来照明的。《诗含神雾》记载说:“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消息,故有龙衔火精照天门中者也。”这些记载说明,在上古时期,曾经有一段时间,根本没有白天和夜晚的区别,大地漆黑一片,太阳不知躲在何处。在黄帝和蚩尤的战争中,蚩尤曾弄起一场大雾,浓稠的大雾弥漫了三天(恐是三月误),不辨东西南北,这也是太阳消失的一种记载。
  中国南方民间还有一个关于宝亻叔培的传说。相传有一天,太阳升起后不久,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天上黑云滚滚,太阳从此不见了。原来,东海魔王把刚刚升起的太阳给抓住,并关进了漆黑的海底。太阳消失以后,天地一片昏黑,大地上草木无法生存。一位名叫刘春的人立志要把太阳找回来,但不幸的是,他被恶魔谋害了,再也没有回来。他的儿子宝亻叔,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又踏上了寻找太阳的征途。后来在金凤凰的帮助下,终于战胜了东海魔王,夺回了人们赖以生存的太阳。后人为了纪念他的恩德,就在杭州西湖边的宝石山上建了一座塔,名叫“宝亻叔塔”。这则传说和以上神话一样在暗示我们:远古时太阳曾长时间消失不见。
  《西游记》第三十二回《外道迷真性,元神助本心》中讲到:孙悟空在保唐僧西天取经的路上,在平顶山莲花洞遇上了金角大王、银角大王两个妖怪,它们有两件法宝,一件叫紫红葫芦,一件叫羊脂玉净瓶,都十分了得,把人装进去不消一会儿就化成了浓血。孙悟空使了个诡计,变了一个假红葫芦对小妖怪说:“你这装人的,何足稀罕?我这葫芦天都装在里面哩!”结果是哪吒太子借了真武大帝的皂旗,“把皂旗拔喇喇展开,把日月星辰俱遮闭了,真是乾坤墨染就,宇宙靛妆成”,吓得小妖怪连声说:“罢!罢!罢!放了天吧。我们晓得是这样装了。若弄一会子,落下海去,回不得家。”就这样,孙悟空用一个假葫芦换了个真宝贝。这一段描写的源头,很可能是太阳消失的古老传说,它与日本神话中天照大神把天门关上,使得天地墨黑一片极为相似。
  在太平洋诸岛的居民中,太阳消失的时代被各种方言称之为“最黑暗的时代”、“伸手不见掌般的黑暗时代”,或“每天都是黑暗的时代”等等。在《塔尔姆德》中可以看到,在一场大灾变过后太阳隐蔽起来的记载,书中写到:“阿达姆的心因为恐惧而变得一片冰凉,他悲痛地喊着——全完了!因为我的罪过,太阳消失了光辉,世界重新进入混沌状态之中。”
  美洲印第安人古抄本《波波尔一乌夫》中谈到,在大灾变过后,“酷寒开始了,太阳看不到了”。委内瑞拉的拦雅瓦拉纳的印第安人部落流传说,因为人们放走了太阳鸟,太阳飞走了,大地一片昏黑,接着大水淹到了山顶,人类不得不重新开始。古代墨西哥的神话也说,大灾变过后,可怕的严寒就袭击了大地,太阳看不到了,大海被冰所覆盖。另外,如今住在亚马逊河流域热带丛林里的部落,至今流传着在大洪水过后到来的可怕、漫长的冬季里,人们因为寒冷而冻死的传说。
  古代伊朗人的经典《赞德·阿维斯塔》中也讲到过“黑暗帝王的故事”,说在远古的“黑暗帝王”时期,严寒袭击了雅利安人的故乡。美洲的神话里还把人类的发展分为四个太阳时期,即冰太阳时期、火太阳时期、黑色太阳时期、现代太阳时期,其中黑色太阳时期很可能是太阳消失的事件。欧洲不少民族的神话传说里也有所谓“黑暗时期”或“黑铁世纪”的记载,指的大约就是太阳消失。
  世界上许多动物的毁灭也与太阳消失这件事情有关,比如说,猛犸象生活在1万多年以前,但突然它们从地球上灭绝了,我们今天只能从化石上推测它们当年的雄姿。关于猛犸象突然灭绝的原因,众说不一,有一种传说认为,猛犸象是因为突然见到太阳而灭亡的。这也说明,猛犸象曾经生活在没有太阳的时期里,至少可以把这种传说看成是太阳消失的另外一种表述。
  关于太阳消失的时间(公元纪年),我们永远不可能确切地知道了,因为远古的神话传说都没有确切的年代供我们参考,我们现在只能推测它发生在什么事件之前或什么事件之后。从中国的神话看,黄帝与蚩尤战争期间曾有大雾三日(三月误)的记载。这个事件发生在天地分离之前,因为在战争结束以后,黄帝将帝位传给了颛顼,颛顼“绝天地通”,天地才开始分离。在共工的神话里补充说明,天地分离中产生了大洪水。可见太阳消失的事件发生在天地分离、大洪水之前。美洲和太平洋地区的神话几乎一致认为,太阳消失的黑暗时期发生在大洪水之前。如果要以时间来说明的话,太阳消失的事件大约发生在1.5万年左右。
  由于世界广泛存在太阳消失的记载,现在不少学者也基本承认,在人类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太阳消失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事情。所谓的太阳消失,是指从地面上看不到太阳。也许有人说:这有啥希奇?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由于天空云量太多,看不见太阳,这很正常嘛!我们所说的太阳消失,并不是指气象变化产生的正常自然现象,它是指比较长一段时间里太阳光线照射不到地面,至少是几个月,甚至是一两年的时间。
  地球由于气候的变化,也许有一两个月不见太阳的事情,但人们的心理已经很难接受了。北宋苏东坡曾记载了一件奇事说:“蜀川多雨少日,日出而犬吠。”意思是说:四川这个地方天阴下雨的时间多,很长时间看不到太阳,等太阳出来时,连狗都不认识了,认为天上出了一个怪物,所以冲着太阳乱叫。四川的雨再多,也就是一两个月不见太阳吧!这已经导致了地球生物感觉的混乱,如果是半年或更长一段时间没有太阳,那冲天上叫唤的可能不仅仅是狗了。太阳消失对人们心理上的震撼是巨大的,因此也格外被人们关注。
  太阳为什么会从地球上空消失很长时间呢?目前有这么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太阳的消失是因为巨大的陨石撞击地球(或者是地面或者是海洋),产生了罕见的爆炸,尘土和水蒸气遮敞了天空,长时间不散,造成了太阳的消失。可正如我们以后将要说到的,我们在地球上还没有发现一个与此相关的陨石坑。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是地球火山的喷发,大量的火山灰飘浮在地球上空几百公里,形成了一条火山灰带,遮住了日月。但是不要忘记,我们以上所引用的神话传说来自地球的各个角落,有欧洲、亚洲、非洲、美洲,那需要多少火山一起喷发才能将整个地球上空全部遮挡?再说,我们也没有发现现有火山曾经一起喷发的证据,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地质上应该存在一个十分清晰的火山灰带。
  那么,太阳为什么会消失呢?我们认为,是月球人之间的战争导致了远古时太阳的消失。当时的月球距离地球很近,近得好像两颗星球都快合而为一了,月球3000多公里的弧形月面就高悬在人们的头顶。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月球生物内部发生了武装冲突,月球的反叛者以地球为基地,一方面,他们进攻月球生物在地球上的各种基地,许多城市在轰击中被毁灭;另一方面,反叛者开始用类似今天的热核武器攻击月球大本营,由于双方的技术水平差不多,因此战争进行得异常激烈。破坏力巨大的武器轰塌了月球表面的防护层,大量的月球碎片被炸离月面,进入地球的同步以上轨道。大家知道人造卫星的原理,卫星离地球越远(当然不能过远),它存在的时间也就越长,同步轨道的卫星就比近地轨道的卫星寿命长。因此可以这样猜想:被炸离月球的月球物质在地球的上空形成了厚厚的尘埃层,它们围绕地球高速旋转,存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一两年,挡住了太阳的光辉。这就是太阳消失神话的起源。
  也许有的人会问:被炸离月面的物质最后到了哪里?在地球的吸引力下还不是要落回地球表面吗?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如此众多的月球陨石呢?
  不错,围绕地球旋转的物体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最后终将回到地球的怀抱。然而,大家不要忘记,闯入地球大气层的物体,在高速运动下,必然要与空气发生磨擦产生热量,最后烧毁闯入者。在晴朗的夜空里,我们经常看见一道光亮闪过夜空,那就是闯入者的下场。遇到一些特殊的年份,我们还可以看到密集的流星雨,无数颗陨石闯入大气层,最后化成无数条光带。因此,从月球表面崩落的大大小小物质,在经过大气层回落地球表面时,绝大多数被烧毁,只有极个别的,因为体积巨大而成为陨石击落到地面。事实上在以后的章节里,我们将看到这些物质回落地面时的壮丽景象,以及它给人类带来的灾难。

第五节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我们之所以肯定“天地分离”是事实,而非杜撰,还因为在天地分离的神话里,有许多内容并不是凭人们的想象就能创造出来的。《淮南子·天文训》在描述天地分离时,曾经说到一个重要天文现象,即“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除非一次巨大的天象变动,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以凭空想象出这个情节。当时的人肯定在天地分离时看见北极星等其他一些定位星辰,发生过空间位移的现象。举个例子,现在的北极星是判断方位的一颗重要星辰,它处于南北向地轴的北端,因此在地球北半部任何一个方位上看,北极星都代表着北方。所谓的“日月星辰移焉”,就是指地球在围绕太阳旋转的轨道上姿式的变化,这种变化导致地球上的人在观察星辰时发现,原来的定位星辰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
  因此,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淮南子》中“日月星辰移焉”,肯定说的是地球的变动,而不是宇宙星系的变动。而地球的变动又是指地球在轨道上的姿态变动,大约是指地球从倾斜的变成直立的,或从直立的变成倾斜的。这一切都在暗示着我们:地轴在人类大灾变时(主要是天地分离)发生过严重的偏移。
  那么,地轴以前的方位又是什么样的呢?我们先来看一看有关地球地质考古的一些资料:大家知道,现在的地轴是南北向,地球几乎直立在它的轨道上,围绕地轴在旋转,地轴与赤道差不多成90度垂直角。在地轴的南北两极终年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这是由太阳光照射的角度造成的。太阳光线直射地球赤道,随着地球围绕太阳的运行,太阳光直射地球的范围逐渐向北、向南移,但最北不超过北回归线,最南不超过南回归线。当太阳光直射南回归线的时候,北极地区就长时间见不到太阳;当太阳光直射北回归线的时候,同样,南极也会发生与北极一样的情况。因此,南北两极的年平均气温都在一10℃左右,即使在最温暖的季节,气温也不会高于8℃,而且为时很短。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南北两极的植物极少,基本上没有高等的植物。
  然而,在历史上,南北两极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寒冷。在中国的远古神话里,北冰洋并没有处于冰冻状态,而是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洋,气候宜人。《列子·汤问》里,黄帝就曾担心海上的五座仙山会漂流到北极去沉没,所以派了十五只大龟轮流驮负。《山海经》里说,北极地区有一座幽都山,上面住着许多人和各种动物。这一切都说明,在远古的时期里,北极是个温暖的地方,很适合人类居住。
  几年前,荷兰的一位科学家在北极地区发现了一座很大的古城。发现时,古城的90%已经被冰层覆盖,只有一些建筑物的顶部露出冰面。现已在这座古城中发现宫殿、寺院、讲坛等遗址,但建造这座古城的人已经消失。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记载说明这座古城是由谁建造的。据推测,这座古城已经有1万多年的历史。
  早在19世纪,人们就曾在北极圈里发现了煤碳,经鉴定,这些煤是由一些东方红松和沼泽柏树形成的,目前这些树种仅仅生长在中国。1985年8月,加拿大地质学家玻尔驾驶直升飞机在加拿大北部,距北极点只有几百公里的阿克塞尔·海纳格岛上调查时,意外地发现,在光秃秃的土地上竖立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很像化石森林,他将这一发现报告了加拿大政府。
  1986年6月25日,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地质系古植物学家巴森哥教授率领6人考察队来到阿克塞尔岛,发现这里的确是一片化石森林,只是有许多树木并没有完全石化,有的看上去就像刚砍倒不久,有的甚至还带有软木质部分,呈现出红色。这些树木种类很杂,有白烨、落叶松、冷杉等。这些情况说明,在人类已经懂得建造城市的时候,北极还是一片鸟语花香、适合人类居住的乐土。
  北极的情况如此,那么南极呢?本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纷纷到南极去考察,人们在南极发现了许多矿物,除各种有色金属以外,还有丰富的铁矿,煤碳的蕴藏量估计有5000亿吨,石油的蕴藏量为400亿桶。当然,人们还发现了许多爬行类动物的化石,也发现了不少植物化石。此时,读者一定会想起我们在前面说到的,1929年在土耳其发现的皮里·赖斯的奇怪地图,这幅地图中南极洲大陆并没有被冰雪覆盖。事实上,南北两极的气候应该是对应的,北极温暖的时候,南极洲也必定温暖。
  然而,据地质考证,南北两极被冰雪覆盖已经有1.5万年的岁月。上面说过,南北两极目前的气候状况是由地球在轨道上运行的姿式决定的,因为它决定了太阳照射地面的角度。如果想使南北两极温暖的话,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改变地轴的指向,二是彻底改变地球围绕太阳运行的轨道。后一种可能显然是行不通的,因为太阳系一经形成,地球就以这条固定的轨道围绕太阳旋转。看来只有让地轴的指向发生变化(即地球在轨道上运行的姿式),或者向现在的东北偏移,或者向现在的西北偏移,这样才能使南北两极脱离极地,变得温暖起来。
  让地轴偏移,有这种可能吗?有!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料,完全可以断定:在15000年以前,地轴不是现在的南北方向,而是向西北一东南方向偏移了一个很大的角度(见图九)。
  (图九)
  《山海经·海内经》记载说:在都广这个地方,长着一棵大树,名字叫建木。据说,这里就是天地的中心。这棵树有百切之高,到了中午,太阳照在它的顶上,竟然连一点影子都找不着;站在树底下大喝一声,声音马上消失在虚空中,听不到一点声音。建木的形状非常奇怪。大的树干直冲冲钻进九霄云外,树干的两旁基本不长枝条,光秃秃的,只是在树的顶部长着一些弯弯曲曲的树枝,盘起来像一顶伞盖,树根也是盘曲交错的。如果你在树干上随意抓一把,树皮就像橡皮筋一样剥落下来,好像一条缨带,又好像一条黄蛇。
  这条记载中有一条重要的线索:建木高百丈,但却在太阳下没有影子。没有影子是夸大,影子极小是事实,并说它生长在天地的中间。我们不妨想一想,一棵大树在太阳底下影子极小的情况在什么地方能够发生?只有在赤道附近,至少在南北回归线以内,这些地方太阳光直射,所以树木的影子极小,而且越是接近赤道,影子就越小。那么都广又在什么地方呢?据考证,所谓的“都广”就是现在的成都。成都在北纬30度线上,也就是说在北回归线以外,根本不可能发生树木在日下无影的现象。但是,如果地轴向现在的西北一东南偏移一定的角度的话,成都就有可能进入北回归线以内。
  还有一个证据,人们在整理上古埃及留下的各种文献时发现,在一种文献中讲到了钟表的制造,它是按一年中最长的白天与最短的白天之比来造钟表的,大约是14:12,而这个时区是在赤道与南北回归线以内,也就是说在南北纬15度以内。可是,古埃及文明最发达的地区是尼罗河三角洲,大致也在北纬30度线上。由此人们不禁要问:他们为什么要制造与他们的时区不相符的钟表呢?大约只有一种解释,很可能当时的埃及正是在0度—15度纬线以内。
  雅利安人曾经生活在现在的印度一带,但他们并不是当地的土著居民,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迁徙过来的。据雅利安人的古籍《赞德·阿维斯塔》说,他们迁徙的原因是那里的气候发生了变化,这是古代部落迁徙的重要原因之一。据这本书说,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太阳、月亮、星辰一年只出现在他们头顶上一次,一年好像只有一个白天和一个晚上。这种现象只能发生在两极地区。由此我们这样认为,雅利安人最早的居住地是个温暖的地方,很适合人类居住,否则他们早就迁徙了。但渐渐的,这个地方变成了极地,无法再生存下去,雅利安人只好迁徙了。这也反过来说明,现在的北极在很早以前是温暖的,也就是说,当时的地轴并不是现在的指向。
  现在再让我们来看一看关于《山海经》的一些情况。《山海经》是中国重要的一部上古文献,它涉及地理、天文、医药、动植物、文化等许多内容。对于这本上古文献,我们知道得很少很少,现在读懂的人恐怕还没有。后人在研究《山海经》时发现,它的定位与我们目前的定位很不相同,这在以前的章节里已经讲到了。
  《山海经》的第一卷就是《南山经》,依序各卷为南、西、北、东,其海内、海外经均按南、西、北、东的方向排列。为什么会形成这样奇怪的定位法呢?各家的意见很不相同。最近,有一位研究《山海经》的学者认为,《山海经》的作者是从南半球向北半球旅行,最后定居到了九州(中国的中原)。因为地球北部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而在地球南部则刚好相反。
  这个观点有合理的成分,但却没有证据。《山海经》定位问题,完全存在另外一种解释。我们认为,《山海经》成书于战国时期,是后人追记前人事迹的作品,因此,它很可能是按照前人生活时的实际方位来记述的,即现在的南,在远古时很可能偏向现在的东。比如说,我们把一张中国地图按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方位标记在桌子上,然后我们将这张地图向西北方向旋转40°,你就会发现,地图上的正南方大约在桌了标记的东南方向。因此,我们认为,《山海经》方向的错乱是因为地轴向现在的西北方向偏移造成的。也就是说,《山海经》记录的是远古时期的地理方位,当时的南偏向现在的东。
  根据以上这些证据,地轴在很久以前不在现在的位置卜,而是向西北—东南偏移了一个很大的角度。大约在1万多年以前,一场巨大的变动,使地轴移到了现在的位置上来。这个事变,我们认为就是天地分离。被击坏了反引力装置的月球宇宙飞船,被迫离开地球近地轨道,月球巨大的引力和分离时的拉力,使地轴随着月球离去方向,迅速向现在的位置移动,这个过程大约只有几个月(见图十)。
  (图十)
  住在高原和山区地带的人们发现,北半球夜晚的许多星辰向西北方向落去,再也见不到了,好像西北方向的地势越来越高.天主从西北方向坠下去一样,故《淮南子》记载:“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相反,东南方向的夜晚却出现了许多新的星辰,就好像东南方的大地在天空中越陷越深,如同崩塌了一块一样,故古人记载“地陷东南”或“地不满东南”。

第六节 切尔诺贝利说明了什么
  圣德约恩·鲍戈斯洛夫在《启示录》第十章第十一节里这样写到:“第三天,天使吹响了号角,一颗灯盏般明亮的巨星自天而降,落在世界三分之一的河流和一些水源上。这颗星名叫‘艾蒿’。三分之一的河水变成了艾蒿之水,许多人因为饮用河水而死,因为河水变苦了。”这段话写下来已有2000多年了,在此以前,人们都不知道它讲的究竟是什么意思。然而。当历史翻到1986年的时候,许多人都读懂了这段话,因为这一年4月,原苏联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事件,也因为在乌克兰语中,切尔诺贝利的意思正是“艾蒿”。
  1986年4月25日,原苏联乌克兰共和国基辅北80英里的小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反应堆发生了爆炸,190吨燃料连同分裂物、反应堆石墨、反应堆各种材料全部从反应堆竖井中抛出,这些核垃圾污染了大片地区。据西方通讯社报道,当时死于核放射性污染的人达2000多,许多人被大剂量的核辐射折磨的死去活来,惨声阵阵,死在医院里。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这场严重的核泄漏事故。但是,生活在这一带地区与人类同遭污染的许多生物没有忘记。在泄漏事故发生两年之后,人们突然发现,原来娇小可爱的青蛙竟然长到了好几斤,甚至几十斤那么大,比原来的体形不知大了多少倍,看上去十分可怕,而且叫声惊人,把人着实吓了一跳。不但是青蛙,在这一地区生活的老鼠、鱼类等,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事后研究表明,这些生物体内的基因组织在强核辐射下,发生了严重的变异。
  这些变异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它会不会遗传?会不会因此而出现新的物种?人们并不知道。我们目前能够肯定的是:在强大的核辐射污染下,有些生物会发生变异,变得十分巨大。
  1920—1932年,美国赫尔曼·马勒通过试验证明,X射线可以使果蝇基因突变发生率成百倍的增长。他因此获得1946年诺贝尔医学奖。赫尔曼·马勒的研究表明,X射线可以干涉RNA在基因编码上的选择,换句话说,任何一种放射性物质都会引起生物基因的突变。
  1996年10月,以美国著名生物生态学家雅各布·米尔为首的一支科学考察团一行7人,深入南美洲亚马逊河上游的原始雨林考察。在丛林中,他们竟然发现一种奇怪的青蛙,背部一半是通红的,另一半是紫灰色,两种颜色界限分明,截然不同。人们将这种青蛙称之为“血蛙”。在这种“血蛙”的背部末端,长着一对像白线一般的尾巴,尾巴的尽头是一对圆圆的黑色球状物。当一名考察队员正想仔细研究一下这个奇怪的球状物时,没想到被从中喷射出来的黑色毒汁弄瞎了双眼。不但如此,在丛林的深处还生活着一种足有脸盆大小、体重10多公斤、浑身金黄色的巨蛙,这种巨蛙同样可以喷射出带毒的液体。考察队员曾经前后被这两种青蛙围攻,损失惨重:一名队员双目失明,三名队员的手臂和脸部由于染上毒性液体而溃烂。
  事后的研究表明,这些青蛙不是自古就有的,而是一个新的物种,它们是在近百年渐渐产生的青蛙变种。生物学家认为,由于人类污染了环境,水源中的有害重金属成倍增加,最终导致了这些青蛙的变种。因为在生物界里,青蛙是非常容易变异的物种,它是人类污染环境的一个测试标准。
  “生物在环境污染下可以发生变异”,这个结论,使我们对神话中某些奇怪的动物有了新的看法,而在这以前,则人们一直搞不清楚。
  《淮南子·本经训》载:“逮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犭契豸俞,凿齿、九婴、大风、封(豕希)、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犭契豸俞,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豕希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这就是出现在神话中的六种怪兽,然而,它们是什么呢?
  长期以来,研究者一直不知道突然出现在古史中的六种怪物究竟是什么,因为古史本身记载就很乱。《山海经》中有时把这些怪物解释成古神,例如,《大荒南经》说:“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人焉。有人曰凿齿,羿杀之。”但在古代的解释中这六种怪物是不统一的,大风就是凤,是一种鸟;而封豕希则没有解释,后人猜测恐怕是野猪;九婴同样没有解释。那么它们究竟是古代的神还是某种动物的称呼?如果说它们只是一般的猛兽,可是现在的野兽没有一种能和它们对应。再说,古人为什么不用狮、虎、虫、蛇等已有的名词,而偏偏要发明这些古里古怪的称呼呢?
  现在的学者中间分歧很大,有的人认为,这是六种自然灾害,比如,大风就是飓风一类的自然灾害;有些学者认为,这是些不友好的氏族部落的图腾,“大风”可能是以凤为图腾的部落,“修蛇”族可能是将蛇奉为图腾的部落。但图腾说并不能解释以上所有六种怪物,比如,“凿齿”就不能解释为图腾,有的学者说,所谓的“凿齿”部落是指该部落的人在成年以后要将门牙敲去几颗,表示一种美。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件以后,导致有些动物基因发生变异的结论启发了我们:中国古史中所记载的六种怪异动物,很可能是强核辐射污染下基因变异的猛兽。由于基因变异,有一些我们常见的动物,像蛇、鸟、猪等,体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没有办法再用从前的名称来表达,只好发明了六种怪模怪样的称呼。这些变异的动物给人类带来过某种危害,加之出现得突然,给人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用神话的形式保留了下来。
  大家试想一下,假如在我们的生活周围,一只免于突然长得像牛一般大,那么你会怎样称呼它呢?兔子这个词显然不能代表眼前这个怪物,而且也容易和人们脑海中原来的兔子概念搞混了,所以我们必须发明一个新的词汇,而这个词必须突出这个东西的最大特点,于是我们只好将它称为大免或巨免了,甚至我们都可以叫它象兔——像大象一样的兔子。
  从事件的前后看,六种怪物与“十日并出”同期(后羿射日、杀怪物),而“十日并出”正好发生在天地分离及大洪水之后。上面我们已经说到“神”之间的战争导致了天地分离,从时间上看,六种怪物正好出现在这场战争之后,而这场战争我们以前也曾介绍过,它留下了大量热核武器的痕迹,六种怪物的出现正好是地球遭到核污染的时期。因此,我们断定:《淮南子》和《山海经》中所记载的六种怪物,它们都是遭到核污染而基因变异的动物。
  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古史中所记载的六种怪物只出现在一个时期内,以后再无类似的记载,看来在核辐射下发生变异的动物基因并不稳定,也许只能保留一代或几代,而不能作为稳定的遗传基因传给下一代,创造出一个新的物种。当然,这一推测还有待科学的进一步研究证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