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也叫坎肩、背心,既可以呵护躯干、保温御寒,又不影响前爪的挥动,所以深得中外人士的喜爱。从古代的骑士、将军,到现代的高尔夫运动员,无一不是马甲的热衷者。这东东究竟是谁发明的,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有一样,面对好东西,中国人自然不会放弃发明权的争夺。从冰激凌、喇叭裤到足球、魔方,都有中国的专家、学者跳出来证明它们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发明创造的结晶,马甲自然也不例外。

    于是,一个结论诞生了:马甲是汉朝的劳动人民发明的!不信您就去看马王堆出土的玉片衣,相传那就是马甲的前身!不仅如此,一个有浓郁的中国色彩的传说也相应而生: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嘉峪关附近有一个马家村,马家村里有一位丧偶的老太太,名叫马寡妇。说是老太太,其实也不算很老,大约也就三十多岁。她膝下有一子,娘俩相依为命、过着清贫的日子。马寡妇虽然不识字,却深明大义,她深深地知道,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于是她靠着心灵手巧,给大户人家缝缝补补挣点零钱,供孩子上学。寒冬来了,马寡妇没钱给孩子买衣服,但又怕把孩子冻坏;百般无奈之际,马寡妇灵机一动,用大户人家的太太废弃掉的内裤,给孩子改做了一件没有袖子的衣服。这件衣服不仅可以御寒,而且还不影响孩子打架斗殴,所以很快就流行开了。由于马寡妇住在嘉峪关附近,所以大家都把她的这个专利叫:马嘉,时间长了,便慢慢地演绎成今天的“马甲”了。

    听了这个传说,台湾的那个叫琼瑶的女人自然浮想联翩、夜不能寐。于是她匆匆地赶写了一个本子,把马寡妇与乾隆或者康熙皇帝微服私访联系起来,让皇帝老爷与马寡妇有上一腿,再把这个格格、那个小姐与马寡妇的儿子关联起来,缠缠绵绵、如泣如诉地演上几百集,名字就叫:XX皇帝马甲私访记。

    看了这部戏,香港的那个叫成龙的男人自然也不甘寂寞。他会立马自编、自导、自演一部武打片:马甲威龙。跟往常一样,他会用泥子把自己那张老脸抹平,然后出演剧中的男一号:马寡妇的儿子。在影片中,他会倍受歧视、历经折磨,然后穿着那件由大裤衩子改做的马甲苦练神功,最终把仇人打死在荒郊野外。

    这部片子一公映,问题就随之而来了。众多网上喜欢拍砖、骂街的侠士,立刻如获至宝地找到了武功秘诀。他们不停地更换着马甲,因为他们害怕与对手正面交锋,害怕对手犀利的板砖;他们不停地注册着新马甲,因为他们要自吹自擂或者恶意中伤。为了自身和原有网名的清白,为了继续扮演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们把大裤衩子改成的马甲,严严实实地蒙在自己的身上和脸上;或许在战斗中他们是胜利者,但是他们在伤害了对手的同时,也玷污了自己的躯体和灵魂。

诗曰:

   世界真奇妙,马甲趣闻真花梢。姓马甲一方,为哄主子没羞臊。
   逸事还挺多,打情又骂俏。隐身藏到银屏里,恶搞尽胡闹。
   利用真情起风波,它在雾中笑。挑起争端它自豪,一旁把好叫。
   多吃又多占,以为别人不知道。装腔又遮丑,酷似桃花貌。
   恶语伤人不知羞,尽惹众人恼。一心为自私,脸皮尊严全不要。
   主子耍淫威,全凭它来罩。暗室操作想成事,及时把他靠。
   费尽心机苦经营,算盘全打到。只怕到头一场空,心中添懊恼!
   搅尽脑汁尽丢丑,善恶皆有报。烈火面前受宣判,下场指日到!

p.s.其实若说马甲,鲁迅可算是先驱。据说他有好几十个笔名儿。可是,那是在白色恐怖下对付敌人的手法儿。

给我投票:http://www.feedsky.com/challenge/user.html?u=3a9a4853

http://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1174/feedsky/flexer/~/rzsg/071128/a0dbb/lnk.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