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48年缅甸独立以前,英国殖民地缅甸是东南亚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今天的缅甸却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而且在政治上经历着苦难。

  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香港同样在英国殖民统治之下,香港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地方,当时还比不上中国上海的经济,可是今天的香港却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最富有的地区之一。

  印度也曾是英国的殖民地,更有意思的是,独立前的缅甸还是殖民地印度的一部分,今天的印度是经济崛起的民主国家,虽然印度在前面仍然面临许多的挑战,但印度已经注定是二十一世纪世界舞台上最重要的竞争者之一。

  缅甸、香港、印度当年同为英国的殖民地,半个世纪后,三者却有不同的境地和前途,这里面有非常值得深思的地方,尤其是如果将时间推回到1997以前,那就更具戏剧性,因为最发达、最富有的香港承受着殖民的“耻辱”,享受独立荣耀的缅甸和印度却不得不承受经济和政治上的负担,尤其是缅甸作为国家当年获得了独立,但缅甸人作为个人却逐渐地失去了人权和自由。

  解读缅甸、香港、印度的命运,容易读出,经济自由对财富创造的重要、政治民主对人权保证的必要。香港经济的发展有许多因素,但无可否认的是,香港拥有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制,印度是一个宗教众多、宗教情节浓厚的国家,但印度并没有象一些中东国家那样,要么成为一种宗教统治的专制国家,要么宗教和派别之间相互残杀,印度的政治民主以及政教分离给印度人一种聚合的力量,正帮助印度成为政治和经济大国,而缅甸在经济和政治上的专制给缅甸人在经济和政治都带去了极大的苦难,包括缅甸独立的先驱们希望把缅甸建设成一个福利国家,但却得到适得其反的结果,1962年上台的军政府许诺把缅甸带上缅甸式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其实无非是军政府对国家和人民施行专制的借口,也同时把缅甸推入到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从缅甸、香港、印度的历史、现状和将来,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类的历史已经走到了经济自由和政治民主的阶段,顺应潮流者将走向国强民富之路,逆潮流者则是阻挡历史的车轮,缅甸就是这样一个逆历史潮流的例子,即便缅甸曾经有过那独立的荣耀,如今也并非如一些发达国家那样驻扎着外国的军队,当权者也喊出那些动人的口号,但缅甸人却缺少最基本的人权和自由,也就不得不承受由此给他们带来的贫困和苦难。

  缅甸、香港、印度还给出了另一个层次的解读,即缅甸为自己获得独立的身分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并将继续付出代价,而香港却似乎是从殖民的身分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如果当年缅甸并不从殖民中独立出来,更确切地说,如果当年缅甸与香港交换一下,那今天的缅甸会是什么样,今天的香港又会什么样的香港,也就是说,在1997年以前,有殖民地身分的香港人愿意与缅甸人做一个对换吗?同样的,从殖民的历史中,印度也并非只是得到一个耻辱的殖民地的身分,英国在其管理地禁止烧死寡妇(Sati)的习俗,英国为印度建立起全套的司法体系,英语成为全印度的“普通话”,如果没有了英语,今天的印度就失去了一个主要的竞争能力。

  国家独立是一个国家崇高的责任和目标,但那却只是一个通向独立、自由之路的一个中间过程,因为只有当人的独立、自由被高高举起,那才是独立和自由的终极目标。那些独立的非洲国家(比如苏丹)多年被腐败的军人独裁者统治,国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如果他们当年不选择独立,就一定是另一番景象。事实上,对于那些被腐败独裁者统治的非洲国家,国家独立更多地给专制的政客带去了权力和好处,对于普通国民的政治和经济生活,那国家独立带去的荣耀几乎就是一张空头支票。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