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突然想到家乡的火锅。
    在我们家乡,冬天的晚上是喜欢吃火锅的。但这里说的火锅并不是城市里那种重庆火锅之类的,而是在火炉上架一锅菜炖,简称火锅。呵呵。
    火炉当然就是最普通的那种煤炉,我还记得一种万家乐的煤炉卖的特别好。湖北的冬天是没有暖气的,小时候常常是围在煤炉旁边取暖。当然煤炉的主要功能还是用来做菜,特别是做火锅吃。
    我很喜欢坐在火炉旁吃火锅,因为既可以取暖,又能吃上好吃的菜。小时候,冬天比现在要冷很多,每年都会下很大的雪,关上门,吃着热气腾腾的饭,看着门缝外的雪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水在铁锅里翻滚,妈妈放入中午没吃完的鱼或者肉,然后在加入大白菜,葱,蒜,豆腐等等材料。很快,氤氲的水汽便铺满了铁锅的上方。
    我最喜欢的材料是豆腐,鸡蛋,还有鱼丸,肉丸。鱼丸和肉丸一般到过年的时候才有,是手工做的,用的长江里捕上来的鲜鱼和刚杀的年猪肉。长江里的鱼近年来是越来越小,味道也越来越差了,都是工业污染的原因。
    没有鱼丸和肉丸这种奢侈品的时候,妈妈喜欢在火锅里放一个鸡蛋或几块豆腐。鸡蛋的美味不必说了,在鲜美的浓汤里炖一炖,连豆腐都沾上了肉味。一块块的豆腐养在汤里,白嫩而鲜滑,我经常夹断掉了。
    经年的煤炉总是被熏的乌黑,而豆腐和白菜却是愈发的白。我们家三个围坐在火炉旁边,有时候也有我的表弟,屋里灯光晦暗,屋外北风呼啸,这时候我总是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白色的水汽太重了,我便呼的一声吹开,以便寻找到火锅中的一片肉。但通常情况是我一无所获,水汽又阖上了。爸爸便站起来,微微地仰着脸,觑着眼睛,从氤氲的热气里伸进筷子,夹起肉片或豆腐,一一地放在我们的碗里。于是我便坐享其成,巴望着爸爸的筷子。
    一边吃,爸爸就会讲起当年文革时候的辛苦,无非是让我们忆苦思甜。爸爸的故事很多,不过听久了会发现很多重复。尽管如此,我还是听的津津有味。
    很多故事我都忘记了,但是有一句话我倒是记得很清楚:人一定要靠自己。那句话应该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句话了,我一直牢牢的记着。
    无论怎么冷,怎样的大风大雪,想到这句话,这些情景,我心里总是温暖的,身上又充满了力量。

p.s. feedsky的服务器很烂,而且主题还喜欢变来变去。这样子怎么搞博客大赛啊?

另:最新消息,国内著名的纯网页技术论坛蓝色理想今天居然被和谐了,我极度无语。

如此环境叫中国的互联网如何发展!?

一句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

投我一票:http://www.feedsky.com/challenge/user.html?u=3a9a4853&digg

http://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1174/feedsky/flexer/~/rzsg/071113/06562/lnk.html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