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族占全国人口的比例正在直线下降

  对于这一点很是忧虑,据估计可能目前的百分比已经降至90%以下。国父孙中山曾经说过“许多曾创造、曾拥有过世界先进文明的种族都已灭亡了,我们之所以没有被人征服,没有被亡种,乃是我们人口众多。”
  
  的确,在相当长的时候里我们将数量作为一种优势使民族得以兴旺,人类文明的最优秀部分得以保存。但是,目前的汉族政策————计划生育已经给局势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汉族未来的人口比例取决于现在出生人口的民族比例.比如.汉族生一个.少数民族生两个那么少数民族的人口出生率就是汉族的两倍.少数民族将以百分之八人口生育百分之十六的新生婴儿.百分之十六就是未来的少数民族人口比例.而百分之十六少数民族人口又会生育百分之三十二的新生婴儿.而百分之三十二的新生婴儿又是未来的少数民族人口比例.如果现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和民族政策长期不改变.不久以后汉族将不再对少数民族拥有多少人口优势.是确定无疑的.到那时.随着汉族人口优势的不断消弱.进而带来汉族在文化.经济.政治优势的不断消弱。
  
  汉族不灭之迷–繁衍的作用
  
  中国特别是汉族可是个多灾难的民族,历史上数不清楚的天灾人祸,几乎把整个民族葬送。而比内战和天灾更可怕的有意识民族灭绝政策更危险,但汉族就是这样挺过来了,发展成世界第一大民族。
  
  汉族具有强烈的融合性,善于把其他民族融合到汉族对民族的发展功不可没,但这些恐怕是不够的,因为融合总是人数少的民族融合到人多的民族,如果汉族人口相对少的话,不但不能融合其他民族,恐怕自己都有可能被融合。
  
  那汉族几千年来发展壮大的原因主要就是自己繁衍的作用了,汉族从很早就对人口的繁衍有很大的推动,后代众多是被认为幸福和骄傲的事情,反而后代少就不好了。在这样的动力下,人口的繁衍总是填补了损失,不断的发展起来。而同样世界上某些民族则因为繁衍能力和观念,逐渐走上消亡和衰落。
  
  北美的印地安人是个好代表,他们在不断的民族清洗下逐渐衰落,有的种族甚至绝种,如果不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出现,恐怕整个北美印地安人都没有了。而拉美的印地安人因为自身的繁衍能力,也不可能被杀光,所以保持下来,但因为缺少自己的民族意识和文化,他们与欧洲人融合了。但民族没有灭亡。
  
  而中国从远古时期就不断面临着外族的威胁,有的时候甚至是民族灭亡的威胁,但因为自己本身繁衍能力,比任何一个曾经差点把它灭亡的民族发展的都壮大。最早戎族威胁着中原,但没有造成大的危害,真正带来民族生存威胁最早的是匈奴,汉高祖白登被困就说明了,但随着汉族的繁衍能力,在作战质量上的不足很快被数量弥补,最终汉族笑到了最后,而匈奴则不复存在。
  
  还有突厥人,他们也曾经想把汉族灭亡取代汉族,但他们虽然作战能力高,但在民族繁衍上落后了,汉族用人口这个武器最终战胜突厥,而突厥人只好放弃争夺汉族人的土地,转而争夺其他民族的土地,就有了今天的土尔其和阿塞拜疆。
  
  而第一次真正想把汉族全部消灭的外族是铁木真统治之后的蒙古,他们从一开始就有计划的进行“民族灭绝”,妄图消灭汉族,这样的过程从铁木真开始一直到蒙哥和忽必烈时代早期。当时蒙古人每占领一处地方就把所有的汉族人杀死。铁木真一直到蒙哥时期就是这样做着的。即位之后的忽必烈早期也想继续进行灭亡汉族的行动,但他发现汉族的繁衍能力太强,杀也杀不完,于是只好采取怀柔政策。整个南宋时期虽然每年都战乱天灾不断,民族之间和民族内部的屠杀不断,民族始终存在危险,但人口并没有很大的减少,这与汉族的强大大繁衍能力是有关系的,也为中华文明的持续和发展创造了条件。
  
  而在近代日本人也想这样做,但他们遇到了蒙古人一样的问题,汉族人的人口基数太大,即使在现代技术条件下,他们不可能完全消灭掉整个汉族。 “但是相同时间在欧洲的犹太人则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但他们在欧洲的人口基数少,几年的时间整个纳粹统治下的欧洲,犹太人就不多了。如果不是犹太人是世界各地分布广泛,纳粹被打败,大家想想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而如果犹太人遇到汉族同样的情况,比如蒙古人把整个汉族的居住地完全统治,就如同纳粹完全统治了世界,那犹太人还能够有吗?
    
  下一个千年还有汉族这个民族吗?
  
  首先文明起源与利于生存的地方这是必然的。但整个欧洲和中东北非的古文明都互相影响。波斯远征希腊,古埃及同叙利亚游牧民族的冲突和融合;古罗马对这些地区的征服和统治。甚至中亚南亚也被影响,亚历山大的远征,来自高加索民族对南亚几百年的统治。,直到阿拉伯大军的远征。这些地区始终在互相影响和渗透。
  
  但独有东亚完全保持住自己的特色,与这些文明差别很大,这除了地理上的原因,与民族传统很有关系。直到今天世界各地的华人还是喜欢聚居和保持自己的信仰,即使相对人数少也很难不融合,这与汉族的特点是有关系的,其他东亚民族朝鲜日本也有这样的特点。这说明繁衍能力和传承文化的能力都决定民族的存亡,但繁衍能力是一个重要的基础。
  
  历史上有的民族文明传成能力很大,但因为繁衍能力的问题或对繁衍的观念问题,造成民族逐渐消亡。古巴比伦新王朝时期(亚述帝国后时期的巴比伦)社会道德低落,妓女是一种高尚的职业,甚至比较起许多学者官员还要地位高,这样的情况促使妇女对生育的兴趣低落,加上腐朽的国家加速了王朝的灭亡,但国家的灭亡大多数时候不是民族的灭亡,但巴比伦却在不久完全消失了,这与他们的繁衍能力有关系,来自叙利亚草原上的民族在人口繁衍能力上迅速超过巴比伦人,巴比伦在民族屠杀和民族融合里消失了。
  
  一种逐渐递减的人口控制措施是有很大惯性的,当一个孩子成为习惯,或因为经济能力和时间等因素,或享乐思想,人们不在想多要孩子或根本不想要孩子的时候,当人类的生育本能被制度和物质限制的时候,这个惯性可以持续许多年,甚至几个世纪。控制人的生育容易,但鼓励就难了,当8.4.2.1的顺序下沿的时候,民族正在进行慢性自杀,也许几百年或一千年之后,汉族就如同匈奴一样只是个历史名词。不同的是匈奴神秘的消失,汉族是自杀。
  
  汉族的扩张除了沿用武力这一传统方法外,还用自己的文化来进行,但主要的是汉族依靠自己的强大繁衍能力,加上不容易被融合,来进行扩张。近代的例子,满清是一直禁止汉族人迁移到东北地区的,但他们却无法控制住汉族人口,在满清控制能力削弱的后期,短短几十年东北就变成了汉族人为主要民族的地区。满清用武力打下的土地被汉族轻易的用人口这武器夺取,包括了他们的老巢。
  
  汉族在历史大多数时候都是用温和的人口迁移来扩张的,两千年来,度过了淮河长江,南岭到南海。向西过了巫山祁连山。向北到了黑龙江。这些扩张虽然有的时候是武力,但大多数时候是人口的自然迁移扩张的。西藏面对几次人口被杀的几乎没有的四川,始终无法趁机东阔,同样其他东南亚民族也是如此,这就是人口的作用。汉族从黄河中游地区发展到现在,除了融合能力外,人口繁衍作用非常重要,有了人就可能,没有了人能够做什么?
  
  外民族几千来想要控制汉族的扩张却没有效果,但汉族人的人口政策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也许老外正在心里暗笑,他们用杀戮,宗教文明物质等等不能凑效来消灭汉族,现在汉族自己却在把自己消灭。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