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官府对武器的管制

    黄宗羲先生在《原君》中,论及皇权时代的君主,“以为天下利害之权皆出于我,我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亦无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

    中国自秦朝以后,至民国建立,基本上可算“家天下”,整个国家是属于一家一姓之私产,因此,这种产权属性,必然导致如黄宗羲所言:“既以产业视之,人之欲得产业,谁不如我?摄缄縢,固扃鐍,一人之智力,不能胜天下欲得之者之众,远者数世,近者及身,其血肉之崩溃在其子孙矣。”那么,面对众多对其江山觊觎的匹夫,皇家是怎样“摄缄縢,固扃鐍”,即将自家房屋的门锁做得更牢固的?一个重要的方式就是严格对武器的管制。

    两千余年的皇权时代里,多数时期是冷兵器时代,官府所拥有的武器,其技术含量并不很高,容易被民间获得,因此对武器的控制,实际效果并不理想。以秦朝为例,如贾谊在《过秦论》里说的那样:“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在秦以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列国争雄,官府对民间持有武器的限制反而十分宽松,我们看《史记》中孟尝君的门客冯驩弹其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一个落魄的人,身配长剑浪迹天涯,在当时是个常态。秦朝加强了对民间武器的管制,但陈胜、吴广等一帮子戍卒,照样能在大泽乡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倾覆了秦朝。

    更多内容 >>
    四月 4, 2010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203 浏览 | 评论 |
  • 又到樱花开

    b8

    更多内容 >>
    四月 3,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236 浏览 | 评论 |
  • 中国礼制的沦落

    我并非一个拘之以礼的人,但在很多的时候,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显得粗糙、随意,缺少些许美亦美哉的细腻情感。在这个享有礼仪之邦美誉的国度里,我看到了礼制的沦落。

    这种沦落在生活中无时无刻不显露出来。

    也许因为中国人口过于密集的缘故,车来人往之中的磕磕碰碰已是习以为常。接踵摩肩的人们习惯与互相碰撞之后的漠然,麻木而空洞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歉意,连一句“对不起”都变得迂腐与多余。人与人之间悭吝于一个笑容,一句问候。某日在行人稀少的林荫道上散步,无意中迎来一个陌生的微笑,竟然觉得尴尬与腼腆,有点不知所措。

    更多内容 >>
    四月 2,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241 浏览 | 评论 |
  • 只有到那时

    当最后一条河中毒的时候
    当最后一条鱼被捉住的时候
    当最后一棵树被砍到的时候
    当最后一片蓝天失去色彩的时候
    当我们发现钱财不能吃的时候
    只有到那时
    美丽世界已经远走

    当最后一种鸟儿叫飞机的时候
    当最后一种动物只剩下人的时候
    当最后一片草原变成荒原的时候
    当我们的后代问起他们的时候
    当我们发现钱财不能吃的时候
    只有到那时
    美丽世界已经远走

    更多内容 >>
    三月 31, 2010 | 发表在 天籁人间 | 259 浏览 | 评论 |
  • 词中春草

    《点绛唇》 林逋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 余花落处,满地和烟雨。
    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少年游》 欧阳修
    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
    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

    《苏幕遮》 梅尧臣
    露堤平,烟墅杳。乱碧萋萋,雨後江天晓。独有庾郎年最少。窣地春袍,嫩色宜相照。
    接长亭,迷远道。堪怨王孙,不记归期早。落尽梨花春又了。满地残阳,翠色和烟老。

    更多内容 >>
    三月 30,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223 浏览 | 评论 |
  • 《管子》中的古代科技文化

    在浩瀚的中华古籍海洋里,分布着无数个科技文化绿洲,最引人注目的首推《管子》;西方哲人李约瑟,就是读着《管子》步入中华科技文化殿堂、进而首创《中国科学技术史》的,无疑,《管子》堪称中国古代科技文化之宗。

    鲜明的求实精神

    实事求是,为汉语语境中最经典的科学话语:“求是”是人类智性的终极目标,而求是的必要前提是“求实”;《管子》显示着鲜明的求实精神。其脍炙人口的第一警 句:“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即精神文明是建筑在物质文明基础之上的,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这是天下大治的第一要件,在此,《管子》的精辟概括,是诸子百家所望尘莫及的。春秋诸侯蜂起,群雄逐鹿;管子为何能辅助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首先,在于其始终高扬着求实图强的精神旗帜。管子所强调的治国方略:“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则易治也,民贫则难治也”。怎样才能富民呢?国家须运用经济杠杆,提高粟价,刺激农业生产,粟多则民富国强。《管子》云:“民事农则田垦,田垦则粟多,粟多则国富,国富则兵强”。

    更多内容 >>
    三月 29,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223 浏览 | 评论 |
  • 拯救东湖

    美丽的东湖

    更多内容 >>
    三月 28, 2010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280 浏览 | 评论 |
  • 地球一小时

    地球一小时

    更多内容 >>
    三月 27, 2010 | 发表在 游戏人生 | 410 浏览 | 评论 |
  • 论语读书会(一)

    上周加入北大国学社之后,昨天是我第一次参加社里的活动——未名湖畔的论语读书会,地点是高等人文研究院,指导老师是杨汝清老师。我们在博雅塔集合,研究院就在湖畔。我看了看其他同学和老师带的都是《四书集注》之类,更有繁体竖排的,再看看自己拿的乃是地摊上五块钱一本的最普通的《论语》,不由得相形见绌,不过书本形式倒不重要;另外,环顾四周,顿觉与会者都是满腹经纶之士,不敢露唐突之言,洗耳恭听。

    本周解读《颜渊第十二》前五章。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这一章是颜渊问孔子什么才是“仁”。孔子说:“克制自己,使自己的语言行动符合‘礼’,这就是仁。一旦做到这样,天下人都会称许你是‘仁人’。要做到‘仁’全在于自己,不能靠别人。”

    更多内容 >>
    三月 27,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311 浏览 | 评论 |
  • 星次与分野

      分野,亦作三垣、十二次、二十八宿,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家对星辰的划分。

      中国殷商时期就有了“十二次”,即星纪、玄枵、阪訾、降屡、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寿星、大火、析木,类似于今日西方的黄道十二宫,如《国语》中记周景王时伶州鸠的话说:“武王伐殷,岁在鹑火。”鹑火就相当于狮子宫。

      分野亦将地上的州、诸侯国划分为十二个区域,使两者相互对应。就天而言,称为“十二分星”; 在地而言,称为“十二分野。”也有以二十八宿划分分野的。《晋书·天文志》记载了十二州乃兖州、豫州、幽州、扬州、青州、并州、徐州、冀州、益州、雍州、三河、荆州十二州,分别由郑、宋、燕、吴(越)、齐、卫、鲁、赵、魏、秦、周、楚十二古国瓜分,如簊、尾二宿代表燕·幽州。

      我国古代占星术认为,地上各周郡邦国和天上一定的区域相对应,在该天区发生的天象预兆着各对应地方的吉凶。分野大约起源于春秋战国。最早见于《左传》、《国语》等书,其所反映的分野大体以十二星次为准。所载故事最早的是:武王伐纣这天的天象是岁星在鹑火,因而周的分野为鹑火。战国以后也有以二十八宿来划分分野的,如《淮南子·天文训》等。

    更多内容 >>
    三月 25,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380 浏览 | 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