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十大经典“拆字”趣闻

    南朝时的江淹,是个文学史上十分著名的人物。与他有关的妇孺皆知的成语就有两个:“梦笔生花”与“江郎才尽”。江淹在被权贵贬黜到浦城当县令时,相传有一天,他漫步浦城郊外,歇宿在一小山上。睡梦中,见神人授他一支闪着五彩的神笔,自此文思如涌,成了一代文章魁首,当时人称为“梦笔生花”。中年以后,江淹官运亨通,官运的高峰却造就了他创作上的低潮。据《诗品》记载,江淹有一天晚上梦见一个人,自称是郭璞(晋代文学家),他对江淹说道:“我有一支五色彩笔留在你处已多年,请归还给我吧!”江淹从怀中取出,还给了那人。其后他写的文章就日见失色。时人谓之才尽,于是便有“江郎才尽”一说。

    江淹年轻时家贫而才思敏捷。一次,一群文友在江边漫游,遇一蚕妇,当时有一颇负盛名的文人即兴出联曰;“蚕为天下虫。”将“蚕”拆为“天”和“虫”,别出心裁,一时难倒众多才子。正巧一群鸿雁飞落江边,江淹灵感触发,对口:“鸿是江边鸟。”将“鸿”拆为“江”和“鸟”,与将“蚕”拆为“天”和“虫”有异曲同工之妙,不仅反应奇快,而且贴切工巧,众人自然为之叹服。

    更多内容 >>
    一月 9, 2012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中国古代皇宫里的十二种游戏

    宫廷游戏丰富多彩,带有赌博性质的也不少。以下说说从诗中总结的几种。

    一、投壶

    据《礼记·投壶》记载,以盛酒的壶口作标的,在一定的距离间投矢,以投入多少计筹决胜负,负者罚酒。常在宴会上玩,以助酒兴。

    王建的《宫词》之七十七写道:“分朋闲坐赌樱桃,收却投壶玉腕劳。”宫女们分成两群赌樱桃玩,玩投壶这种游戏玩得手腕酸疼。

    据《旧唐书》卷16《穆宗纪》记载,给事中丁公着说:“前代名士,良辰宴聚,或清谈赋诗投壶雅歌,以杯酌献酬,不至于乱。”在酒席宴上,士大夫们饮酒、赋诗,还玩投壶这种游戏。

    更多内容 >>
    七月 7,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ting qu: 敢问这首琵琶与钢琴弹奏的曲子叫什么名?太好听了!
    ivan: 难得碰到还有这样爱好中国古典文化的人。全力支持,以后会经常光顾的!
    admin: 博客以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宗旨,欢迎常来,欢迎投稿!
  • 南桥:为自己活着

    中山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陈春声有段著名论述:“一个家最有用的是厕所,其次是厨房,我们每天都要吃饭。家里最没用的东西,数来数去可以说是墙上挂的那幅齐白石画的虾。但家里有客人来了,你会带他去参观厨房和厕所吗?大家坐在客厅评头论足谈论得最起劲的,却是齐白石画的那只虾。”他这里说的是人文学科的价值。

    可是我发觉在我们中国人的社区里,来了客人,大家就喜欢带人参观厨房和厕所,不谈虾,除非你说的是如何做椒盐虾。换句话说,大家换了个环境,也混得人模狗样了,可这“人文精神”还是欠缺。这跟你多么的飞黄腾达毫无关系。

    以前在纽约读书的时候,一个学创作的朋友常感慨,说以前在另外一个州,中国社区里大家一见面,张口房子闭口“身份”。这些东西不能说不重要,但是你天天说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我那时候读书,穷学生混在一起,还不知道这些工作人士的生活到底咋样,故而不知问题的存在。工作之后,发觉确实这样,周围好多人把美国梦的实现,就简化成这些东西,一见面,三句话不到,就说房子多少“尺”(平方英尺)、身份有无到手,孩子上了什么大学。听着十分乏味,于是我把聚会戒了,因为太没有意思。

    更多内容 >>
    五月 26,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古代家具的演变

    中国的木家具与建筑、服饰、饮食一样,都是本土民俗的产物,显示出独有的魅力。

    自春秋至汉代,中国古人在起居民俗中,皆为席地坐卧。以地为席,一般不需要另备椅子。商代甲骨文中虽然有“床”的象形字,但床在当时并不是普通人所用。家具的高度也有限制,以人席地而坐时的视平线为基准,或以双手活动的范围为基准,既不能高又不能低。最早的家具,是一种竹编的小方片,名“筵”。当时,礼制已贯彻到世俗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所谓的礼节或礼俗。礼俗之中,人的坐姿,最正规的就是宾主相向而跪坐,也就是先跪下,然后将臀部坐在小腿上,名为“跽坐 ”。“筵”,就是跽坐时的坐垫。《诗经 大雅》中说的“授之以筵”,就是请客人于筵上就坐。

    筵本是原始坐具,为何被列到家具行列,原因就是后来它被升级为榻(木制),或曰“筐床”。汉代的画像砖中,常常绘有这种矮榻,有单人坐的,也有双人坐的。榻与后来的床并非一物。有了这种坐具,当然需要承具,即承受、摆放东西的家具了。原始的承具是“几”。这个“几”字并非是简化字,而是象形字。上面一块平板,两端有垂直的支腿;也有将平板夹在两腿中间,呈“H”形的。平板上可摆放礼器、酒具等,古人称之为“承几”、“食几”,也有称“凭几”的。宾主入坐,凭几可以放在身前,也可以放在身后。放在身前的凭几如同小板凳一样,坐累了可以俯伏;放在身后的凭几呈弧形,类似后来的圈椅靠背,以备入坐后倚靠。因此,这种凭几有蹄足作支撑。

    更多内容 >>
    五月 11,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中国礼制的沦落

    我并非一个拘之以礼的人,但在很多的时候,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显得粗糙、随意,缺少些许美亦美哉的细腻情感。在这个享有礼仪之邦美誉的国度里,我看到了礼制的沦落。

    这种沦落在生活中无时无刻不显露出来。

    也许因为中国人口过于密集的缘故,车来人往之中的磕磕碰碰已是习以为常。接踵摩肩的人们习惯与互相碰撞之后的漠然,麻木而空洞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歉意,连一句“对不起”都变得迂腐与多余。人与人之间悭吝于一个笑容,一句问候。某日在行人稀少的林荫道上散步,无意中迎来一个陌生的微笑,竟然觉得尴尬与腼腆,有点不知所措。

    更多内容 >>
    四月 2,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一份中国传统文化的遗失清单

    【忠孝仁义信礼智勇】
    何为忠孝仁义?何为信礼智勇?现在只有在台北的大街看路牌才能见到它们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道要维护的那个轶序不再回来,也切断了我们与”忠孝仁义”的关联。”信礼智勇”好歹还是一个各社会通用的生存哲学和基本要求,但我们嫁接了西方的价值理念,在儒家的词语外壳下,内涵不再。

    古人曾把道德修养视为人生的终极追求,不过,在全球化的今天,个人奋斗、快乐、自由通通比道德来得重要;现在的孩子还有很多别的事要忙。

    【四书五经】

    从前,作为书生15岁之前便要把四书五经烂熟于心,几乎都是群”拜经教”,他们对经典的了解,足以让今天的古代文学博士生绝望。1912年1月19 日,当国民**第一任教育总长下令”小学堂读经一律废止”的时候,这是一个解放思想的壮举;作为后果,近一个世纪后,已经没有多少人回答得出来什么是四书五经了。孩子对以《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易经》、《尚书》、《诗经》、《礼记》、《左传》为代表的古代中国的支柱思想体系,一头雾水。现在,舒乙在北京创办了一家现代私塾馆,专门教授四书五经。

    更多内容 >>
    三月 14,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古代的书为什么没有标点符号?

      中文原来是没有标点符号的,所以要读书先要学句读,自己去给文章加标点符号。这个任务是读者的,而不是作者的。不只中文是这样,英文、法文、拉丁文、希腊文也都没有标点符号。看来,不只中国,全世界的作者都喜欢折磨他的读者们。

      大家有没有想过古人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读者?古代书的产量是很低的,市面能找到的书的种类也很少。罗马帝国时代一年只能出产一两百种书。中世纪末期有个欧洲最博学的学者——他一辈子也只看过800多本书,所以古人的博识与今天是不一样的。大家都说孔子很博学,但那时候有几本书呢?古人讲究的博学是深读,用英文说就是Intensive Reading。一两百本书放在你面前,可能是你一生要读的书了,所以要慢慢读、一个字一个字读,读完再读,一遍遍体会字里行间的意思——很快读完,以后没得读岂不很痛苦?

      古代为什么没有标点符号?因为他不需要读那么快。标点符号的流行只是近两三百年间的事情。标点符号是怎么诞生的呢?它其实是一个商业行为的结果。五六百年前,欧洲出现了古登堡印刷术,书籍出现并成为最古老的工业产品,进入市场成了商品。出于成本考虑,印刷商也就是书商就想做大量印刷来摊薄成本,于是他们发明了标点符号,让书变得更容易读、读得更快。这还不够,还要分段。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15, 2009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中国古代著名的舞蹈作品

      一、《大武》是周代编创的歌颂武王伐纣获得胜利的乐舞作品,属《六舞》之一。共分为六段:(一)在一段击鼓声后,舞队从北面上场,舞者都手执武器,列队而立,以歌唱表现了武王伐纣的决心。(二)舞队两面有人振铎传达军令,舞队随即分两行,作激烈的击刺动作,边舞边进,表示已有灭商。(三)灭商后再向南进军。(四)表示南方的疆域已稳定。(五)舞队再分两行,表示周公在左,召公在右,协助周王统治。接着有条不紊地变化各种复杂的队形,形成整齐的队式后,舞者皆坐,作低势的静止场面,表示国家得到了很好治理。(六)舞队重新集合,排列整齐,表示对周王的崇敬。全舞结束。

      二、《灵星舞》(又名《象教田》)是汉代祭祀后稷的乐舞。由童男十六人表演,舞蹈表现了开垦、耕种、锄草、驱雀、收割、舂谷和扬糠等劳动的生活,以此来纪念和歌颂后稷教民种田的功劳。

      三、《盘鼓舞》(又名《七盘舞》)是汉代具有较高技艺性的舞蹈,舞者在七个盘鼓上以不同的节奏,时而仰面折腰双脚踏鼓,时而腾空跃起,然后又跪倒在地,以足趾巧妙踏止盘鼓,身体作跌倒姿态摩击鼓面。敏捷的踏鼓动作,如飞行似的轻盈舞步,若俯若爷、时来时往的姿态和地位调度,与音乐紧密结合在一起,表现了深邃的意境。

    更多内容 >>
    六月 8, 2008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文化没有两岸

      去过台北的人都该会被那些别致的街道名称所吸引,市区几条东西向的主干道,从北往南依次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为名,此外还有四维、八德之类典自四书五经的路名,此乃蒋介石败退台湾后的杰作。他在台湾除了将传统文化平铺在了城市的路面上,还煞费苦心地把原来的“草山”以其偶像王守仁之字改曰“阳明山”,而这里的公园便顺理成章成了阳明山公园。

      同时蒋介石用大陆各地命名台北的街巷,方位基本按照中国版图位置排列,恍如一张缩微的中国地图。比方说,走到青海路,你就知道,这是在台北的西北,假如是厦门街,那就是在东南方。倘若碰到一个生僻的地名,像康定路,估计外地人就要找不到北了。蒋介石在台北复制了一个具体而微的失地,用此独特命名方式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

      蒋家王朝在1949年仓惶败逃时,带走了故宫的古董字画,国库的金条珠宝,带走了“光复大陆”的幻想,但是最宝贵的是,“抢救”走了胡适、傅斯年、罗家伦……这些当时中国最著名的知识分子。正是这些知识分子在风云飘摇之际,在偏安一隅的孤岛上,让中国文化一脉相传。

    更多内容 >>
    五月 6,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纪念五四:文化的反思和文化的回归

      然而中国在近现代以后却走上一条相反的路。辛亥革命推翻帝制,打掉了上层社会的政治特权。及至后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许多激进的知识分子虽然提出打倒孔家店,反思传统文化,但他们基本都深受那种生活方式的浸淫,并没有革除那种方式和精神。相反在他们仍陶醉于精致的生活方式,欣赏着传统的诗词文赋和戏曲,有着深厚的学养,身上还保留有浓厚的精英文化之气质。文化血脉的被打断是在后来,各种政治运动,不仅打掉了贵族特权,而且连这种生活方式与精神气质一块儿端掉。民间文化与江湖文化包括其中极其恶俗和鄙俗的东西却被大大激发乃至膨胀,变成文化的主流。其实,细看《水浒》,可以发现我们当下的生活场景和那个时代有太多的类似。只不过它在江湖,而我们在社会。
      
      一民族的文化载体即是它的土壤,也即该民族的宗教(泛化的宗教),只要该民族的土壤在,则使民族如青少年成长一样,即便会出现叛逆,会犯各种错误,也能够回来,就是说能够找到回家的路。因为它的土壤可以给它的精神养存提供营养。怕之怕这个土壤被破坏造成水土流失,我们不知道从哪里重新培植这么一个土壤。当然,更怕的是,为了重新找回这么一片土壤,而让一切死灰复燃。就跟美国电影《蝴蝶效应》里的过程一样。
      
      个人之见,20世纪的中国需要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反思精神,亦需要传统文化的回归。

    更多内容 >>
    五月 4,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