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桥:美国的政“乱”民稳

    当今美国社会的各种政治矛盾非常之多。针对医改、移民改革等诸多政策,各派现在都吵得一塌糊涂。保守势力和现政府矛盾深刻,茶党(编注:指美国一种无组织、无领袖甚至无具体纲领的民间政治运动团体。美国经济一度低迷,失业率居高不下,普通民众面对高税负的压力,这跟200多年前波士顿倾茶事件情况很相似,所以民众继续前辈的抗争,故起名茶党)在全国各地发起集会,宣称要把政府“讨回来”。

    联邦和地方也常有闹矛盾,最近,亚利桑那州出台一反移民法律,授权警察可以随时检查“疑似非法移民”,奥巴马等联邦官员公开反对。近日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漫画:一职员告诉联邦官员,我们应该起诉亚利桑那州的反移民法律,联邦官员称:那对方起诉我们联邦政府的医改问题怎么办?隔三差五,我们还听说得克萨斯政客叫嚣:“别惹得克萨斯。” (Don’t mess with Texas。)惹火了他们会再次闹独立(得克萨斯以前是一独立国家)。

    拿起报纸看,似乎天下大乱,放下来看外面悄无声息,老百姓的生活受到的影响并不大。但拜媒体报道所赐,国内亲友有时候也会担心。打电话回去,常听到这样的问题:美国好像很乱嘛,你们没事吧?我说这些政治上的争吵,对我们影响不大。很多家庭合法持有枪支, 政见判若天壤,但平日里该干什么干什么,倒也不是举枪互射。

    更多内容 >>
    五月 10, 2010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国家与朝廷

    据说法国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说过“朕即国家”的话,尽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欢专制,但很少有人会像路易十四那样露骨和无所顾忌。路易十四于1643—1715年在位,同时代的中国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里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国家”,但他显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国特色”的“智慧”——— 经常作些仁君秀,既行专制之实,又享仁君之名。
      
    按照路易十四之后的法国启蒙思想家的“主权在民”思想,国家的主权属于人民,所以不是“朕即国家”,而应该是法国人民说的“我们才是国家”。当然,这种思想观念是路易十四的时代之后才形成的。在路易十四的时代,世界上其实还没有多少人能够区分君主、政府、国家的概念有什么不同。在中国,虽然先秦的孟子已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观念,但实际上秦汉以来的二千余年中,爱国即是忠君,忠君亦即爱国,君主与国家在观念上还是混淆不清的。直到西方思想传入之后,中国人对国家、政府(朝廷)、君主的概念才逐渐形成清晰的现代认识,这其中第一人当推梁启超,他是在经历戊戌变法失败流亡海外的痛苦之后,才获得这种认识的。
      
    梁启超指出,中国之所以积弱,根源之一就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朝廷的概念,以致爱国心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国家是什么?朝廷又是什么?“今夫国家者,全国人之公产也。朝廷者,一姓之私业也。国家之运祚甚长,而一姓之兴替甚短。国家之面积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此皆朝名也,而非国名也”。从殷族的商、姬族的周,到嬴氏的秦、刘氏的汉、李氏的唐、赵氏的宋、朱氏的明,还有蒙古人的元、满人的清,它们都是一族一姓的朝廷,而不是国家,都是一族一姓的私业,而非全体中国人的公产。然而,中国人常常将国家与朝廷混为一谈,梁启超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大患。

    更多内容 >>
    四月 18, 2010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越南从中国独立出去的历史原因

      安南古称交趾,自汉唐以来,一直是中国的属地,五代以后,方独立成国。元末战乱,安南趁机从中国版图脱幅,一度发兵攻入思明路永平寨,超越元代定界铜柱二百余里,霸占丘温、庆远等五县。洪武年间,明太祖朱元璋曾颁诏晓谕安南国王陈日昆,命令归还,但陈朝此时已由国相黎季犛掌权,他胁迫国王陈日昆,称兵拒命。朱元璋以战争方息,重在安抚,不愿再起干戈,于是置之不理,安南从此处于半独立状态。

      动乱多事的安南

      自明朝成立以来,安南陈氏政权已趋衰微,一直内乱不断,早在公元1371年,安南国王陈日坚就被伯父陈叔明逼死,因惧怕明朝反对,陈叔明未敢篡位,乃立其弟陈瑞为国王,后陈瑞在入侵占城时败死,弟陈炜继立,此时陈朝政权已逐渐落入黎季犛的控制之中,他杀掉陈炜,改立陈日昆为王,公元1399年,他又把陈日昆杀掉,次年,灭陈朝自立为皇帝,改国号为大虞,自己也改姓胡,名一元,与其子汉苍共理朝政。

      胡一元自称是帝舜的后裔,遣使奉表到明朝,诡称陈氏宗族已绝,胡汉苍为陈明宗之外孙,因此暂时登基理政,当时明朝正值“靖难之役”,建文皇帝无暇它顾,对胡一元的请示置之不理。明成祖朱棣登基后,派官员到安南通告,公元1403年,胡汉苍遣使者到南京朝贺,同时请封。朱棣命礼部讨论此事,礼部认为事关重大,安南情况不明,不可听信一面之辞,请详加考察。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21, 2009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世界音乐是个什么筐?

    音乐学家、伦敦大学亚非研究院教授瑞切尔·哈里斯举了两个不同的例子,一个例子是王洛宾;一个是新疆的哈萨克族音乐家马木儿,他今年在英国推出《真实的世界》。马木儿的音乐针对的是欧洲,而王洛宾的音乐针对的是东亚这个大的市场。

    “我们发现他们对中国西北民乐处理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王洛宾的通俗音乐在东亚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的影响非常大。马木儿带来的是哈萨克族的音乐,他的声音不一定来自新疆,而是在北京摇滚乐的情境下写出来的。”

    中国艺术研究院非物质遗产保护中心主任田青注意到:我们曾经觉得笛子和二胡的音不准,因为跟钢琴的十二平均律不一样。“曾经有很多中国人,几十年来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浪费在改造我们的竹笛,把笛子多扎一些眼,二胡也要把弓子解放出来,像小提琴那样,甚至还有人在二胡的上面加直板。“他追求的是和大乐队的合作,但是把中国音乐里边最有味道的的东西抹杀了。”

    田青不认为这种“迎合”是世界音乐的路数。“中国人花钱到金色大厅演出,从中国带观众包机去。我们驻奥地利使馆的文化参赞写了一篇文章,求求国内民族音乐家,别都来了,我们票送不出去了。每次的节目都是《十面埋伏》,二胡都是《二泉映月》,歌都是《好日子》、《走进新时代》,这些外国人都会唱了。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商演。”

    更多内容 >>
    六月 9, 2009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拜中国所赐的国名

    严格地说,论血缘关系,越南人与中华民族的血缘关系最为接近。尤其是在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驭宇内”时,越南的大部分国土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越族亦成为中华民族最早的成员之一。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正式在该地区设置了南海、桂林、象郡。前111年,汉武帝再次依照秦王朝旧例,明确纳越南为中国地方郡县。中国官方赐其“安南” 之名,始见于唐调露元年(679年)所置之安南都护府(治所在今河内)。即使在公元968年的中国五代十国时期,越南亦是中国的地方行政区。越南其实是明朝时才处于半独立状态,直到晚清乃至二战后期,在西方列强干预下才完全脱离中国版图。

    越南现国名始见于嘉庆八年(1803年)。《嘉庆重修一统志》卷五五三云:“南越”之名,所包甚广。考之前史,今广东、广西地亦在其内。阮福映即有安南,亦不过交趾故地,何得遽称“南越”?该国先有越裳旧地,后有安南全壤。天朝褒赐国号,著用“越南”二字,以“越”字冠其上,仍其先世疆域;以“南”字列于下,表其新赐藩封;且在百越之南,著于《时宪书》内,将“安南”改为“越南”。

    中国相关正史《清史稿》等亦有类似之记载,此之谓“越南”国名由来。

    更多内容 >>
    五月 23, 2009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秦晖:什么是大国?

      奥斯曼帝国:此“大国”非彼“大国”
      
      电视片《大国崛起》热播,引起了很多的议论,这是近年来一个意义很大的文化事件。什么是大国?我们要追求做一个怎么样的大国?很多中国人都很关注这个问题。
      
      从电视片对大国的选择来讲,有不少耐人寻味的视角。比如说,古往今来有很多大国,动不动就横跨欧亚非,金戈铁马。但是电视片《大国崛起》并没有选择这些历史上的大国。我的理解是,它是想把大国崛起置于一个近现代化的视野中来考察,因此并没有把古代的军事大国放入视野中。
      
      但是在近现代视野中,有些国家究竟算不算大国,是值得研究的。比如在近代化的开端时期,在欧亚非三大洲,当时就崛起过一个很大的大国——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的崛起,几乎和《大国崛起》中反映比较多的地理大发现、大航海时代是同时的。而且1453年土耳其人攻占拜占廷,在传统的欧洲史学中一直被认为是中世纪结束、近代开始的标志。
      
      但现在的历史书,把中世纪和近代理解为社会形态的变化,由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所以把分界线定在英国革命。但是按照欧洲的传统观念,当时没有这个社会形态演变的概念。

    更多内容 >>
    一月 10, 2009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美国“食毒时代”如何由乱而治

    我们的现在,就是美国一百年前所经历的!他们如何由乱而治?

    《屠场》激怒美国总统

    “食品仓库里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坏了的猪肉被搓上苏打粉去除酸臭味,毒死的老鼠被一同铲进香肠搅拌机……”这样的(食品制造)场景,让人想想就吃不下饭。这是美国作家厄普顿·辛克莱的纪实小说《屠场》所描写的场景,这也是20世纪初美国食品工厂的真实场景。

    据说,有一天,老罗斯福总统在白宫边吃早点边读这本小说。读到那令人作呕的段落,总统大叫一声,跳起来,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截香肠用力抛出窗。

    这短短15页的描绘,不仅使罗斯福总统大倒胃口,也令整个社会处于一种怒不可遏的状态。《屠场》的热销,使得美国食品安全的真相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 1906年,在老罗斯福的推动下,《纯净食品和药品法》通过。从1900到1960年,被学者称为消费者的“觉醒时期”。1960年后,被称为消费者的 “成就时期”,美国总统肯尼迪于1962年3月15日向国会提出了举世闻名的“消费者权利”咨文,强调“人人均是消费者”,并指出了消费者的四大权利。此后,“3·15”被定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日。

    更多内容 >>
    十月 5,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越南经济面临空前危机

          越南经济近期出现恶性通货膨胀、货币大幅贬值等问题,这引发了人们的忧虑,有人担忧这可能成为新一轮亚洲金融危机的导火索。越南官方公布的5月份的最新通胀数据为25.2%,这个数字较4月份的21.4%又有所恶化。与此同时,越南货币越南盾出现大幅贬值,5月30日的最新汇率为1美元兑16086越南盾,居民开始抢购美元和黄金,越南盾开始成为烫手山芋。为应对通胀和货币贬值,越南央行大幅提升基准利率至12%,这戳破了越南股市的泡沫。胡志明市证券交易所此前宣布,由于“技术原因”,自5月27日起休市三天,30日恢复交易后,越南股指继续下跌,跌幅为1.52%。越南经济目前的一系列乱象与亚洲金融危机前泰国经济的情况不无相似之处,标普、惠誉等机构也纷纷下调越南的主权信用评级至负面,越南经济问题会否成为新一轮亚洲金融危机的导火索呢,潘大今天就与大家聊聊这个话题。

          越南经济的泡沫繁荣

          越南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实施“社会主义定向”改革后发展速度很快。2006年越共十大通过政治体制改革的报告后,越南更是获得了广大西方社会的一致“赞誉”。

    更多内容 >>
    六月 1,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韩国的爱国主义

       最近,奥运火炬在韩国传递时,保护火炬的中国留学生被韩国人殴打,可所有韩国人、韩国的媒体和韩国的总统全谴责中国学生,要求中国政府道歉,在中国政府发言人根本就没有给韩国什么安慰时,韩国人疯了,韩国的爱国主义集体发作了,他们甚至提出要和中国一战。中国的留学生见了也很恐怖,如果说中国人爱国是正常的激情释放,那么韩国的爱国主义更像是精神病人式的自恋和妄想,中国人有点糁的慌,相互告诫,最近要小心,尽量减少对犯病的韩国人的接触,他们一爱国全不正常……
      
       韩国的爱国主义为什么一遭遇中国就乱套?这是有内在原因的,这个原因涵盖了历史的、文化的、种族的、地缘的和利益方面的种种关联,韩国人的爱国激情一遭遇这些关联,就陷入逻辑混乱和情感混乱,同时被历史的真实弄的自尊全无,中国人完全应该理解韩国,他们太倒霉了……
      
       首先,爱国必须要有国体对象,可韩国自根就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他们最好的状态是做中国的附属国,向中国进贡称臣,这个状态持续到期1910年,之后,韩国沦为日本的殖民地,这个状态还不如当附属国呢!因为附属国实际是一种高度自治状态,还有自己的王室和一定自治权力,可做了日本殖民地后,王室被废,王宫被平,国民被迫接受日本亡国奴式的教育。这个状态继续到日本战败后解体,韩国更惨了,因为它被苏美两国肢解为南北两部分,连殖民地都不如,殖民地状态至少是统一的状态,还可以过日子,可当了工具就要替人家打仗流血,整个一个炮灰。

    更多内容 >>
    五月 25,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一个国家的悲伤与勇气

    出生于1901年的胡焕庸是典型的“五四一代”,他先后在东南大学和巴黎大学接受教育,像同时代的很多人一样,他学习现代知识既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也被当作拯救古老中国的手段。

    但是,如果你都不理解自己国家,你能够帮助她吗?鲁迅不是在1927年说我们是“无声的中国”——“我们受了损害,受了侮辱,总是不能说出这些应说的话……反而在外国,倒常有说起中国的,但那都不是中国人自己的声音,是别人的声音。”

    胡焕庸相信人口与地理是了解中国的重要角度,地图上这条斜线不正说明了为何中国是如此的拥挤,人口的压力这样大。深入了解自身,既有助于我们对现实的判断,也能从我们昔日的经验中获取某种精神与智力的鼓舞。所以,林语堂在1934年手不停歇的写作《吾国吾民》——中国历史悠长,曾经无比辉煌,也有很多弱点,但它充满了韧性,总是能从挫折中复原;所以历史学家雷海宗在卢沟桥事变发生时,完成了《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的主要部分,他将1937年的抗日战争,比作将近1600年前的淝水之战,上一次战争标志着中国的再生,以南方为代表的新文化主导了中国,而抗日战争刺激了中华民族的觉醒,他多少相信这次战争是一剂泻药,帮助中国摆脱痼疾,重新获得勃勃生气。

    更多内容 >>
    五月 23,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