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拯救东湖

    更多内容 >>
    三月 28, 2010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逃离北京

    27岁的女文青杜若因为事业不顺,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没有什么可以让父母骄傲的”。唯一的安慰是,一年多前她拍板在老家N市买了套房。

    N市是长江北岸的一座小城,当杜若逃离刮着风的北京时,它以一种复杂的心态重新接纳了她。杜若的父母一度认为她将就此安定下来,张罗着要给她买房。他们希望杜若离自己越近越好,而杜若看中的小区离家有20分钟车程——这在小城人的眼里已经很远了,但杜若是在北京住过的人,她劝说父母:这里是新城区,又靠近市政府,发展不会差的。

    去年初,N市的房价陷在泥淖中,父亲不大高兴,认为买亏了。不久,市政府出台一个决策,将重点初中和小学迁往新城区,周围房价噌噌噌地就升上去了。如果现在卖掉那套房,她可以赚到50万。

    其实她对房地产投资一窍不通,买房凭的是“对政府行为的一种直觉”。杜若相信,如果不是在北京生活过,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有这种直觉。

    更多内容 >>
    三月 23,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春城无处不飞沙

    北京 沙尘暴

    更多内容 >>
    三月 20, 2010 | 发表在 游戏人生 |
  • 衰落的江城——荆州

        比杂乱更可怕的,是一成不变、毫无进取之心。
        
        距长江不足200米的地方,其实看不到江。长江到了荆州,堤坝高于城市,从堤坝下来就是中山路。

        整个下午没有一个人光顾,登霸电器的老板赤裸着上身依然汗流浃背,颓然地坐在店门口,和另外几个老板聊天,喊着店里正在上网聊天的女儿,送些水来喝。占满整条街道的,只有毒辣辣的阳光。
        
        荆州市唯一的步行街 —中山路上,货车和出租车都堂而皇之地驶过,没有任何*、商家、行人对此提出异议。“是我们一致要求的,必须让车进来,要不生意更差。”登霸老板说。他拒绝告诉我他的名字,我只好姑且这么称呼他。
        
        在这条长200米、宽五六米的街道上,大半的店铺都已经停业了,整条路空空荡荡,贵人鸟、苹果王、弗伦姿欧陆时尚名店、巴黎世家、匹克运动……
        
        无数的店早已经人去楼空,断臂的塑料模特被胡乱丢弃在地上。欧美船王、扎西德勒藏饰还在甩卖,“全面清仓,一件不留”的海报已经旧了,留字已经被扯掉了一个角。

    更多内容 >>
    六月 29, 2009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zhukun: 我也是湖北人,总感觉荆州没啥出名的特点,在省内一直默默无闻。
    漂渺: 世界上的巧合还真是多,我也在荆州,在你的文章里看到里到薛维达的名字,我在校内网上的好友也有他,好巧. 你把荆州分析的够彻底的,应该让市长看一看的
  • 莫做城市贫民

    更多内容 >>
    四月 24,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