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文明从清朝开始衰落

    有人论及中国文明的衰落自乾隆始,而且还把乾隆说成是“千古第一罪人”。我觉得这不过是故做惊人之语罢了。事实不是那么简单!

       一个人左右不了历史大势,确切地说,乾隆朝只是清朝衰落的开始,而不是中国文明衰落的开始。中华文明的衰落从清朝建立起就开始了,那是1644年。清朝统治者从那时就割断了中国与世界主体文明的交流互动,直到1840年才被重新打开国门,直到五四运动以来科学民主才得以复兴,直到在抗日的战火中西南联大开始培育中华民族的科学与文化并开始有所创见。这样算来,清朝整整耽误了中国300年!

       研究中国文明是不是衰落,何时衰落,衰落的原因以及复兴的动力是什么,这是一个非常重大而且非常有意义的课题。事实上我自己曾用一本书的篇幅在研究这一问题。但为了不给大家带来阅读上的麻烦,在此文中,我只简断截说,而把一些介绍性的文字放在注释里。

       在此,我探讨三个问题。一是世界文明为什么会被游牧民族不断进犯?二是游牧民族对中国的进犯造成了什么后果?三是中国文明是不是自清朝开始衰落了?

    更多内容 >>
    一月 31, 2008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华夏文化?鞑靼文化!

       在世界文明的历史长河中,东西方文化一直是齐头并进。公元前200年人类思想出现了第一次迸发,希腊文明兴起开起了西方文明的先河,几乎与此同时,东方中原地区也出现了储子百家争鸣,开启了华夏文明的先河,从此华夏文明与西方文明齐头并进。历史推进到公元1400年人类的第二次思想爆发期到来了,西方的文艺复兴开始了,但在历史的痕迹中东方却好像毫无动静。 
      
       果真如此吗?其实不然,在西文艺复兴的同时,明朝时期东方也开始了其第二个思想爆发期,明朝民间的思想活跃开放也是历史上空前的,前所未有的。包括某些人称羡的唐朝和宋朝,思想活跃状况也比不上明朝的万分之一。是谁抹去了历史的痕迹? 
      
       明末华夏文化曾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化,在儒家心学的基础上已经发展出由有近代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启蒙思想,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比西方的启蒙思想家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还要早。自秦以来,中国历史上的思想家中,明朝要占据一半还多。 
      
       当时反传统的异端思想家李贽活到了七十岁,这在以前的任何朝代都是不可想象的,不仅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李贽的书在当时是畅销书,几乎人手一本。

    更多内容 >>
    一月 6, 2008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儒学与西方文明

    儒学400年前曾推动欧洲发展 是西方民主起源

    更多内容 >>
    十月 17,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玛雅文明的毁灭

      公元1502年,哥伦布最后一次远航美洲,距离他第一次发现“新大陆”恰好10年。船在洪都拉斯湾靠岸,哥伦布和他的船员们兴奋地踏上久违的葱茏陆地。在当地的市场上,一种制作精美的陶盆吸引住他的目光,卖主告诉他,这漂亮的陶盆来自“玛雅”。这个神奇的名字,第一次传入了欧洲人的耳朵。

      差不多又过了10年,一艘海船从巴拿马前往圣多明各,途中遭遇海难沉没,12个幸存者登陆尤卡坦(Yucatan)半岛。两周之后,他们与玛雅人不期而遇,其中5人成为玛雅人祭坛上的牺牲品。逃脱的幸存者回到了西班牙占领区,心有余悸地讲述着他们的历险。欧洲人与玛雅人的首次相遇,就这样定格成为历史的画面。

      1519年,西班牙探险家科尔特斯(Hernan Cortez)率领西班牙军队横扫墨西哥,征服正处于文明鼎盛时期的阿兹特克帝国,“铲除一个文化,如同路人随手折下路边一朵向日葵”。此时,玛雅文明已近尾声,但在尤卡坦半岛上,还残存着一些玛雅小邦。1526年,一支西班牙探险队前往尤卡坦,试图用暴力建立西班牙殖民地,并强制推行基督教信仰。不肯屈服的玛雅人展开了长达百余年的游击战,直到1697年,最后一个玛雅城邦在西班牙人的炮火中灰飞烟灭。

    更多内容 >>
    九月 26,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世界曾经拥有这样的中国(六)

        中国民族是否还能浴火重生再度崛起?

        自从1840年中国被西方列强用大炮轰开国门,这个令人心悸的话题就一直在炮火硝烟与灾难频仍中五光十色的延续着。

        一开始,中国人几乎被坚船利炮打懵了,大清官员竟然要在长江口用狗血粪尿“镇压”这喷火的邪器。近三百年从未在外患边乱中吃过亏的清帝国,开始并不软弱,更不想卖国。从林则徐焚毁鸦片,到战斗力最强的僧格林沁的蒙古铁骑在炮火下尸横遍野,清政府拿出了全部家底抵抗,也未能挡住区区万余人的洋师攻入北京焚烧掠夺。圆明园的断垣残壁,给古老的中国第一次留下了永远的火器创伤。生死存亡之际,清政府只好“戒急用忍”,签定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从此,列强势力堂而皇之的进入了这个古老的东方帝国,中国民族开始了漫长的灾难。

        民族危亡,救国浪潮风起云涌。

    更多内容 >>
    九月 13,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世界曾经拥有这样的中国(五)

        知识阶层的地位,决定着民族与国家的兴衰生灭。

        世界文明竞争展现着这样一幅历史画卷:知识阶层始终居于主导地位的民族,都是无可争辩的优秀民族,都曾经有过足以骄人的光荣与梦想;知识阶层地位卑下弱小,甚或不足以产生知识阶层的民族,都是显而易见的落后弱小民族,都无可避免的陷入“鱼腩”境地;当一个或若干个民族以国家形式生存的时候,知识阶层的地位与作用,就决定着这个国家的生存命运。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否孕育出具有优秀传统与非凡智慧的知识阶层,意味着这个民族与国家是否拥有最根本的竞争实力。

        也许,这幅画卷曾经有过一笔两笔的异色与偏差。但就主流趋势而言,这幅历史画卷是清晰的,那铁血交织的兴亡线条永远的震慑着我们,警示着我们。

        知识阶层是一个民族孕育的精华,是一个民族所产生的智慧活体,是一个民族血肉滋养成的灵魂,是一个民族为自己铸造的远航灯塔,是一个民族用自己的全部智慧凝聚催生的导航师。

    更多内容 >>
    九月 12,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世界曾经拥有这样的中国(四)

        世界有多少个民族,便有多少种生存文明。

        在漫长的生存竞争历史中,不计其数的文明形式伴随着民族的消亡,而成为飘散的文明粒子。同样,不计其数的民族也因为自身文明的脆弱,而导致民族主体在竞争中的灭亡。文明形式是民族生存的特殊本质,民族形式是文明存在的特殊载体。一而二,二而一。文明形式与民族形式的命运具有完全的历史同一性。迄今为止,没有那一种脱离了民族形式而存在的所谓文明,更没有那一种脱离了文明形式而存在的所谓民族。

        从本质上说,一个民族所创造的文明,就是这个民族的全部生存方式。从民族竞争的意义上说,民族文明是该民族特立独行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根基,又是该民族抗击其他文明蚕食的本体武器。文明形式有多么饱满,民族的生命状态就有多么强大;文明形式有多少缺陷,民族的生命状态就有多少死穴。

        漫长的历史兴亡,一再证明了这个残酷的真理。

    更多内容 >>
    九月 11,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一千年前的中国

    一千多年前的夜晚,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漆黑,只有中国的城市灯火辉煌、光明灿烂。一千多年前的夜晚,全世界的城市都是一片安静,只有中国的城市人流拥动、欢歌笑语。
        
    一千年前世界与中国差距有多大?
        
    一千多年前全世界只有中国有超过百万以上的超大城市。11世纪,欧洲最大的城市英国的伦敦,法国的巴黎,意大利的威尼斯、佛罗伦萨等城市的规模都不过万人。而中国的首都就有一百五十万人。一千年前中国的城市规模的超过二十万人口的有六个,十万人以上的城市有四十六个。一千年前的中国城市就已经有施药局、慈幼局、养济院、漏泽园等福利设施,这是城市接近现代化的特征。一千多年前欧洲很乱很穷很落后,美洲未开发、非洲很原始。一千年前世界与中国差距有多大?一千年前世界与中国差距不是一点半点,不是一倍而是十几倍。一千年前中国遥遥领先于世界。
        
    13世纪世界除中国以外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是巴格达,城市规模在三十至五十万之间。西方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是威尼斯只有十万人口。欧洲14世纪的伦敦也只有四万人,巴黎有六万人。而中国13世纪杭州、苏州、成都都是超过百万以上的大城市。一千年前世界与中国差距有多大?13世纪欧洲最富裕地方的意大利威尼斯人有幸来到泉州,不禁感慨中国城市是光明之城。13世纪西方最富裕地方的意大利威尼斯人有幸见到杭州,不禁感慨中国城市是天上的城市,认为杭州是世界上最优美最高贵的城市。一千年前世界与中国差距不是一点半点,不是一倍而是十几倍。一千年前中国遥遥领先于世界。

    更多内容 >>
    九月 9,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 世界曾经拥有这样的中国(三)

        内乱分裂,是民族生存的另一个根本性威胁。

        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民族之林的残酷竞争中,内乱分裂必然导致强敌入侵与外来势力的各种不正当进入,从而最终灭亡这个民族的文明生存方式。民族的灭亡,虽然不是全部个体生命的毁灭,然则却是个体赖以存在的文明根基彻底瓦解星散,使灭亡后残存的个体生命丧失精神创造力与传统生活方式,沦为精神乞丐,沦为行尸走肉。惟其如此,民族的内乱分裂,绝不仅仅是国家民族的灾难,从根本上说,更是每一个体的灾难。

        某个民族如果发展到以国家形式生存的程度,就意味着这个民族的文明已经成熟。从此,国家就成为这个民族的生命形式,成为这个民族的外壳与灵魂,国家的兴衰荣辱就成为这个民族的生命轨迹。从本质上说,民族的分裂内乱所侵害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国家形式,通过对国家形式的破坏而消解浸蚀民族生存能力,从而对整个民族带来毁灭性灾难。

        我们已经无法确切的知道远古历史上那些曾经辉煌过的民族一朝覆亡的具体原因了。但是,进入我们视野的历史舞台上,依然在不断上演着相同或相近结果的民族悲剧。回溯上游,基本原因也大体无二。前苏联作为一个多民族的一等强国,数年之间轰然崩塌,虽然每个民族依然存在,但曾经使他们共同辉煌过的国家形式却无可挽回的消逝了。踽踽独行的俄罗斯举步唯艰,国际地位一落千丈。其他获得独立的小民族国家,更是全部沦为第三世界(虽然他们原来的生活状况也是第三世界,但那时他们的民族地位却是第一流的)。尽管这不是民族灭亡的悲剧,但是,当全面内乱摧毁了历史选择的最适合于他们的国家形式(联邦制统一国家)时,每个民族的结果都是灾难性的。南斯拉夫的解体是另一个案。倏忽之间,一个二战期间的英雄的多民族国家竟然弄得几乎只剩下塞尔维亚一个光杆主体,遍体鳞伤,谁都可以对他指手划脚。

    更多内容 >>
    九月 8, 2007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