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洋时代的言论自由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似水照缁衣——鲁迅抱怨无处写这两句话的时候是1931年,此时国民党已经统一全国。在这之前的1926年,鲁迅还是有地方写的。

    这一年,鲁迅以连续七篇文章汇入当时汹涌的民意,一举攻掉了当时的内阁总理段祺瑞。起因是为抗议八国通谍,李大钊等人组织了一次示威游行,在执政府门前遭到卫队开枪射击,死47人。这一天是三月十八日,史称三一八惨案。

    惨案发生,政府为开脱责任辩称是学生先开枪。此说刚一出口,便即遭到当时如《京报》《语丝》等众多报刊的痛驳。不仅如此,各大报小报连篇累牍的跟踪揭露评论,使得真相浮出水面。而段祺瑞尽管事先不知情,事后长跪不起,但终于难安其位,挂冠而去。

    平心而论,面对几十条人命,段祺瑞丢官去职完全应该。但段祺瑞在教科书上是被定义为军阀的,军阀也者,应该是厚颜无耻心狠手毒之辈。只是,段军阀身为总理,曾数度执政,曾三造共和,曾位高权重一时无两。为何没有将那些诸如鲁迅之类的杂音河蟹掉呢?

    更多内容 >>
    五月 31, 2010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ddccp: 蒋公无能,剿匪不利。 陷供六十载,误国一甲子。
  • 国家与朝廷

    据说法国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说过“朕即国家”的话,尽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欢专制,但很少有人会像路易十四那样露骨和无所顾忌。路易十四于1643—1715年在位,同时代的中国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里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国家”,但他显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国特色”的“智慧”——— 经常作些仁君秀,既行专制之实,又享仁君之名。
      
    按照路易十四之后的法国启蒙思想家的“主权在民”思想,国家的主权属于人民,所以不是“朕即国家”,而应该是法国人民说的“我们才是国家”。当然,这种思想观念是路易十四的时代之后才形成的。在路易十四的时代,世界上其实还没有多少人能够区分君主、政府、国家的概念有什么不同。在中国,虽然先秦的孟子已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观念,但实际上秦汉以来的二千余年中,爱国即是忠君,忠君亦即爱国,君主与国家在观念上还是混淆不清的。直到西方思想传入之后,中国人对国家、政府(朝廷)、君主的概念才逐渐形成清晰的现代认识,这其中第一人当推梁启超,他是在经历戊戌变法失败流亡海外的痛苦之后,才获得这种认识的。
      
    梁启超指出,中国之所以积弱,根源之一就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朝廷的概念,以致爱国心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国家是什么?朝廷又是什么?“今夫国家者,全国人之公产也。朝廷者,一姓之私业也。国家之运祚甚长,而一姓之兴替甚短。国家之面积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此皆朝名也,而非国名也”。从殷族的商、姬族的周,到嬴氏的秦、刘氏的汉、李氏的唐、赵氏的宋、朱氏的明,还有蒙古人的元、满人的清,它们都是一族一姓的朝廷,而不是国家,都是一族一姓的私业,而非全体中国人的公产。然而,中国人常常将国家与朝廷混为一谈,梁启超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大患。

    更多内容 >>
    四月 18, 2010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今日世界,多数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化,而尚未实现民主化的国家也正在试图从“后极权”的坑坑洼洼中走出。许多人可能会认为,当历史翻过黑暗的一页,过去那个血腥而愚昧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然而,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世界离独裁有多远?35岁的德国导演丹尼斯•甘赛尔(Dennis Gansel)透过他杰出的电影《浪潮》(Die Welle)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1. 纳粹速成班

    汽车摇摇摆摆,车外人来人往,影片《浪潮》在一片轻松而热烈的摇滚音乐中开场。这是一所普通的德国中学,主人公赖纳•文格尔(Rainer Wenger)是该校一位老师。不巧的是,今天他被告知自己喜欢的“无政府主义”课被另一老师抢先一步,而且事情已毫无回旋余地,文格尔只能硬着头皮在接下来的“国家体制”主题活动周上主讲他并不喜欢的“独裁统治”。

    故事就这样围绕着接下来的一周展开:

    更多内容 >>
    一月 24, 2009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做一个真正独立自由的人

      谢百三教授刚刚自信地断言当今中国已处于五千年来最大盛世,温家宝总理就向全世界的媒体坦言中国经济的三不现象——所谓“不稳定、不协调、不可持续发展”,实际上就是危机四伏。作为这个国家的领导者,把一切不利因素思虑全面之后,当然深知前途的艰险。

      除开国内问题的困扰,在全球化和多元化的当今世界中,中国面临的国际竞争也空前激烈。台海关系、中日关系、中美关系,这些都是摆在眼前的难题。无论我们如何谦恭,中国的强势崛起都是不争的事实。不可否认的是,出于历史、现实、文化、政治、军事、地缘等各种因素,对北半球的很多国家来说,中国的强大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挑战。

      美国作家诺曼.梅勒在布什对伊拉克动武前夕的一次演说中指出:“在布什心目中,朝着帝国趋进的唯一重大障碍就是中国。展望未来20年,布什政府意识到有一天中国的技术优势将压倒美国。当这一天来临,美国也许就会对中国说:‘让我们合作’,我们将做罗马人,而你们做希腊人。你们将成为我们出色的、极有教养的奴隶。……这就是一些最聪明的新保守主义者设想的情形。”事实上,一个真心“合作”的中国比一个被迫臣服的日本对美国更具诱惑力;而在一些西方人看来,中国人比日本人更容易驯服——或者说得冠冕一点,更容易合作。

    更多内容 >>
    六月 16,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台湾人民已经用选票做出决定,我们接受大选的事实,我们在这里要恭喜马英九先生和萧万长先生,很遗憾,民进党这次表现不如预期,我们辜负了人民的期待,在此,我应该也愿意负起最大的责任。”

      “我在这边呼吁民进党支持者,冷静面对这样的结果,民主包括结果也包括过程,过程难免有争议,但是我们接受,不要再有抗争,让我们社会非常迅速弥补因为选举所留下来的裂痕,让我们的人民能够很快地生活在爱与信任的环境里面。”

      “我们选举失败了,但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祖先留下来的民主火种不能熄灭,我们要转希望为动力,守护台湾的民主。”

      “我相信民进党的同志,都会承担反省,身为候选人,我除了会兑现对败选的承诺外,也将持续守护民主属于台湾,我的生命属于台湾,舍此,无处可去。”

    更多内容 >>
    六月 3,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skybird: 最近经常看你的博客,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你这篇博文也有些特别的味道吧。让我们在心里纪念吧。
    admin: [quote=skybird]最近经常看你的博客,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你这篇博文也有些特别的味道吧。让我们在心里纪念吧。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ddccp: 顶
  • 常人的悲欢,常识的力量

        正是这些最平常的人们,在这一年,用他们的智慧证明了民意终究不可违背。正是这些最平常的人坚持说:等一下,你忽略了我们的立场。正是他们促使这个匆忙逐利的时代为民主、为常识而驻足沉思。

        像以往一样,中国这艘巨轮穿行在全球化的劲风之中。这一年最可喜悦之事,在于中国民众的行为已经证明,他们在开放进程中收获的思想更多于利益,民主与民权等普世价值不仅被中央高层强调,还越来越被各阶层的人们视为理所当然。这一年,中国的任何涓滴进步都基于权力对平常人的敬畏,基于国家对常识的回归。

        岁暮天寒,你不得不惊讶,在重庆,一幢因锱铢必较而产生的孤独矗立的危楼,竟然成为了一个经典的象征、一个奇迹和一座民权的堡垒。在“最牛钉子户”得到了广泛支持的背后,正是人们在捍卫着自己对私有财产交易价格的谈判权。当强迁已成往事,姗姗来迟的常识正是文明的真义,民权的背后更是民利。

        重庆市政府在事后收获的诸多好评,又证明了民众愿意慷慨地嘉许开明的执政者这一素来不变的常理。

    更多内容 >>
    五月 29,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祖国不是母亲,而是家园

      也许有人会说,将祖国比喻为“母亲”只是表达人民对祖国的眷念热爱之情,不可机械地类推类比,因为任何比喻都有跛足的一面。
      
      这种辩解的理由似不充分,我们岂能因为任何比喻都有跛足的一面就容忍胡乱比喻?将祖国比喻为“母亲”和“家园”都是一种能表达眷念热爱之情的修辞手法,但显然“家园”的比喻更贴切妥当。
      
      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修辞手法,大概是一种西化的舶来品,因为英语中对祖国的另一种称呼是motherland(母亲之地),也许清末民初的知识分子就顺理成章地将其意义延伸为“祖国母亲”了。
      
      为何这么说呢?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中向来没有祖国的概念,有的只是“天下”、“江山”或“山河”的概念。我大汉民族乃“中土之华”,居于天下的中央,四方民族、邦国,只是蛮夷或“化外之民”。要说“国”的概念,那只是对朝廷的一种别称。一说到“国”,往往是与“君父”的概念相连,“国”只是“家”的放大,“国”与“家”在宗法制度下组成了固定搭配,成为“国家”。这种传统的“国家”往往是父系的,不可能产生出“祖国母亲”这类西式的概念。

    更多内容 >>
    五月 10,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纪念五四之民主自由谈

      1919年的夏天,自由的站在河边的榕树,每天天一亮都看到,小河是清澈的,河里甚至有几只不知名的水鸟,而河的对岸有成片清香的稻田。傍晚的时候,总是可以听到河畔边、稻田里此起彼伏、高低有致的蛙声。

      1919年的夏天,站在河边的大榕树也看到一些年轻的民国人,摇动着小旗,呼喊着民主自由的口号,从河边水门汀的路面上和路边的杂草中走过,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围观,年轻人们在声援北平的运动。他们的远去的身影在历史的黄昏中被拉长,深深地印在老树的年轮里。老树也只有在七十年后才又看到那些年青、单薄而有朝气的身影。

      五四的将临,如今却是一个共和国已不再年轻的时代。北大早已没有了蔡元培、陈独秀,倒是各大学多了几位因为殷勤周旋在石榴裙边而出大名的校长。在一个思想被高度遏制的时代,高等学府里独立的学术精神都在被遏制。所谓的高等学府,无非也不过是官粹集团眼里的一块肉。在这个通货膨胀、猪瘟横行的时代,他们对高等教育需要的既不是学术也不是文化,他们需要的是猪肉。官粹们把持的猪肉教育中,民主和自由不再是每一位公民所必需的理念。猪肉教育的不传之秘就是要思想去势。

    更多内容 >>
    五月 4,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集结与突围: 精神中国2007

       另一种集结号
      
       如果为“九连”的“集结号”吹响过, “谷子地”与他的“兄弟连”还能将大群的人、大把的女人泪, “集结” 在院线为冯小刚“贺岁”吗?圣诞夜,长安街,直至穿越复兴门的彩霓虹,妻居然还为冯小刚自认“无可替代”的张涵予噙着泪。
       我缤纷的思绪,“集结”着穿越霓虹,穿越圣诞之夜, 也穿越着贺岁银屏上血肉堆砌起来的暴力审美。
       是啊,不管冯导与刘恒怎么“淡化”、“商业”、“勇气”、“人性”、“血性”、“崇高,既然“每一个牺牲都永垂不朽”,那些被“牺牲”所撕裂的生命,在人性的深处,在历史的回眸中,难道不也是“牺牲”?
       其实今天的沉闷本身,不就在无声地问着今天114岁诞辰的伟人:您伟大的一生,为中国真正个体生命突出3000年重围,吹响过一次“集结号”吗?
      
       是的,对“谷子地”们渴盼着、疑惑着、追寻着“集结号”的“崇高”的深层质疑与思辨中,另一种集结号已经响过很久了。真正的“永垂不朽”,属于那些真正“无可替代”的“生命之号”,属于一切为苦难的牺牲,属于真正的“人”与生命守护真正超意识形态的一致性与体制追寻,也属于为不朽的“集结”。

    更多内容 >>
    五月 3,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不是贫穷,而是权利受到侵害

      如果说在若干年前,父母卖血供孩子读书的故事,引发的更多是悲情的话,那么今天它所引发的,就应该更多是愤怒了。因为人们知道,政府近年来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学生实施了“两免一补”(免杂费、免书本费、逐步补助寄宿生生活费)政策。这项政策实施以来,我们常常听到官员和媒体宣称:上学难已成为历史。

      事实并非如此。据新华网25日报道,在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河北省怀安县,部分中小学仍在收取各种费用,学生的学杂费和生活费高得少有家庭能够承受,父母卖血供孩子读书竟是普遍现象。一般的家长一年要卖血10多次,最多的则半年卖了60多次,其困窘与凄惨令人难以置信。政府财政拨下的补助经费,学校却捏在手里,声称不知作何用途,一方面又上报学生已经领取。同时,学生家长反映,那些领取到困难补助的学生,要么来自富裕家庭,要么是校长熟人的孩子。

      新闻报道往往都是极端的情形。事实上,在实施义务教育的中小学,尤其是农村和小城镇,政府免去学生学杂费以后,学校和老师巧立名目乱收费的现象仍然相当普遍,赞助费、转学费、择校费、捐赠费、资料费、基金费、摊派费、服装费等等,或多或少地,是每一位家长都会面临的问题。甚至像怀安那样,收费根本不需要名目,谁也说不清其用途。

    更多内容 >>
    五月 1,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共 5 页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