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阎崇年被掴与异端的权利

    阎崇年在百家讲坛的部分言论,肯定存在严重问题。阎的历史观,无非是中国历史传统的官方“卖拐”文化的延续。

      一个皇朝,只要是为了争夺天下正朔,为了皇权的稳定,一切高压手段和魔鬼兽性都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培植奴性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蹂躏,都披上了崇高伟大的政治外衣。尚不曾洗尽手上万万无辜者鲜血的辣手人屠,披上一领龙袍,在巍巍社稷和惶惶道德的装扮下,戴上伪善的“仁义”面具,在群氓山呼万岁奴才们群情激昂的氛围中,欣欣然坐上龙椅。

      道德文章的吹鼓手们,粉墨登场,开始盛世和谐的无耻吹捧。唢呐里声如豺狼残忍好杀的秦始皇成了伟大领袖,喇叭里杀人如麻毫无人性的射雕狂人成了历史骄傲,阎崇年不过是这只文化泼皮队伍的末端,手里拿个破二胡的老头,呜呜拉拉的不成调的歌颂着满清的文治武功。

      前一阶段十分热播的电视剧《康熙大帝》中,主题曲中有一句歌词,让我极端厌恶,经久不忘。“康熙大帝”在数亿当代中国人面前慷慨高歌:“真想再活五百年”。我一直在琢磨这句歌词的意思,是要号召大家团结在大清龙旗下,围着乌黑油亮的大辫子,以紫禁城为中心去过脑白无忧的皇民生活?情何以堪?皇权吹鼓手们的无所不用其极,盛世和谐的无耻卑鄙,早就到了光腚撒野的地步。

    更多内容 >>
    十月 28,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中国的多元如此美丽

    说起民族文化,原来还有人相信粗糙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以为各个民族间的关系也一定是彼此竞争优胜劣汰。再加上斯大林式的民族消亡论的影响,于是就有人主张汉人的“中华文化”硬是了得,其他各族不得不服,早早汉化方为上策。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拜读人类学者蔡华教授《一个无父无夫的社会》时的震撼经验。虽然纳西摩梭人的故事早已名闻遐迩,“走婚”的传说也令许多人浮想联翩,但却是这部著作令我第一次发现摩梭人社会结构之独特,没想到就在中国,我们终于找到了可以改写整个人类学的无婚姻社会的存在证据,它让我发现,自己习以为常的社会生活,原来没有我所想的那么自然那么标准。

    假如我有一个孩子,我一定也要让他知道摩梭人的故事。让他晓得,我们习惯的正常其实不是惟一。

    如果孩子稍微懂事了,开始和我一起听我心爱的爵士乐唱片,我一定要告诉他,我当年第一次见识到新疆“木卡姆”的感受。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事了,我还在读中学,“香港大会堂”有几场“十二木卡姆”的演出。音乐会结束之际,那几位乐手突然来了一大段即兴演出,在场的资深乐迷一下子全热起来了。

    更多内容 >>
    五月 27,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世界站起了一个需仰视的民族

      悲痛和感动,让我这几天一直处于失语状态。

      看到家乡一处处残垣断壁,一个个花季少年成批倒下,一个个灾民悲痛欲绝,我这个常年在外的游子,忍不住热泪滚滚。

      看到强忍悲痛忙碌的抢险武警、士兵和志愿者,看到北京,成都,深圳,上海等地献血者排成的长龙,看到挤满银行向灾区汇款的市民,看到不断增添的企业捐赠名单,阅读着一个个感人的灾区新闻,我无法自已。

      中国人!中国人!中国人!

      在灾难中奔忙或倒下的中国人,最原始也最真实地刻下了中国人的精神面孔!并让整个世界为之动容——

      年仅20岁出头的汤鸿,用血肉身躯档住了垮塌的天花板,保住了身下三个孩子的生命;

    更多内容 >>
    五月 25,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再谈民族主义

    米兰昆德拉说过:“在极权主义里,没有左右之分”。如果把这句话用于解读中国历史,大约是说天子以下,人不外乎分为两种,或者顺民,或者逆贼。顺民只有一种,逆贼也只有一种,强分左右颇有些周星驰的无厘头色彩。

      这句话虽然简单,却让我多少有些理解民族主义在中国的处境何以如此尴尬,满腔赤诚一心报国的志士们仅仅在网络上拥有话语的权威,而在现实里却总会一次次撞上南墙,头破血流。这样的描述或许容易产生误解,需要声明一点,我并非在暗示我们处于某个邪恶的极权统治之下,一个更稳妥更安全的表述应该是这样的:在上升为官方主流意识形态之前,民族主义和其他主义一样,有着同样艰难的生存环境。仅就这一点而言,我对那些坚定而理性的民族主义者充满敬意,尽管我始终认为,在中国这一病患面前,他们所扮演的不过是一个庸医的角色。

      试图为民族主义做一个精确的定义是极为困难的,用诸如相对固定的疆域、文化和血缘的纽带这类粗线条的描述所能定义的往往仅限于民族而非民族主义,用一个存在于现实中的民族概念为模板,把它的利益理解为民族主义的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却又难以让人信服。

    更多内容 >>
    四月 23,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身为汉族的无奈

      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下,同一种事实,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说法,如果我们从不怀疑民族政策的合理性、公平性。那么我们就轻而易举的相信所谓“大汉族主义”之类的鬼话。

      在民族文化上讲,不论从接受的教育,接受的文化,汉族人接受的是统一的国家教育,而这国家教育,则几乎全部西化了,从来没有要求强制实施民族教育,国家甚至鼓励西化,消灭民族意识。在历史课本上早就从国家角度讲历史,所以我们看到的是汉族虚无,统一万岁。从官方媒体对历史对现实问题的处理,从来不把汉族当作民族来看待。所以我们能看到奇怪的现象,少数民族征服汉族可以,因为都被当作了中国人,而汉族反抗少数民族的战争不可以,这被归纳到了民族问题。

      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国家也从来不培养汉族人的民族意识,比如党代表会议,人大开会,少数民族必穿民族服装,但是汉族人则一概没有民族标志。可见他们是以普通中国人的身份参加这类会议的。汉族人出席隆重场合,参加正式会议,必穿西服,从小学英语,街道公共设施为了实现国际化,都是双语标识,人们根本不知道作为汉族人有什么意义。

    更多内容 >>
    三月 25,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 汉族的危机(六)

    ——汉族人口问题已刻不容缓

        计划生育前汉族占中国95%,
        通过二十年计划生育到2000年人口普查汉族下降到92%,
        而2005年人口抽样调查汉族进一步下降到90%,而且汉族新增人口只占58%,少数民族新增人口达42%。
        可以预计,到2010年人口普查时汉族人口跌破九成以内是必然的。

        众所周知,少数民族边远地区是各方面相对落后地区,这就意味着贫困落后受教育程度差地区人口增大,这是一钟很荒唐的政策结果。

        华夏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就是汉人的人口优势,一旦汉人失去这个优势,华夏文明将不可避免走向衰弱,走向死亡,别指望汉人失去主体民族地位后谁还会去提倡发扬华夏文明。中国之所以为中国,是因为汉族为主体民族,汉族失去主体民族,中国就不成为中国。现在这么搞,离第二次五胡乱华不远了。

    更多内容 >>
    三月 10, 2008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474358809: 我们汉人受到的限制太严了·不能生二胎·考学没照顾·少数民主考试加分·想让们绝种啊·
  • 汉族的危机(五)

    ——500年后汉族将在地球上消失

    由于中国实行了控制人口的政策,其结果之一是,降低了中国人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从50年前的25%到现在的20%,5个百分点,我们自己宣传的我们的人口增长比较快,增长速度没有世界的平均增长速度快,还自称之为快,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大陆的人口增长要是称为快了,那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人口增长就是飞奔了。不知大陆的快是什么意思,世界上至少有100个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比大陆快,且是快的多。是不是用错字了,大陆的人口增长速度应该是增长的比较慢,这样才符合实际。有人要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还是快。发达国家的是零增长或负增长。怎么可以与大陆比快慢呢?不要再乱用快这个字了,用到大陆的人口增长上极不恰当。

    如果考虑到人口增长的惯性,大陆即使现在不控制人口,放开生育,且使生育量达到世界的平均水平,大陆的人口占世界的人口比例还会继续下降至少50年的时间,下降量是现在的几倍,大约可以在50年后,占世界人口的10%不到。这是假设,如果大陆现在继续这样控制人口,这个比例要底的多。也许100年后我们的人口只占世界的5%,这也是可能的。

    更多内容 >>
    二月 3, 2008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同治回乱解

    19世纪下半叶,太平天国运动席卷了整个南中国,随着最后的根据地南京的陷落,曾经轰轰烈烈的天国走向衰亡,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陕西等西北省份又爆发了捻军,他们与太平天国余部携起手来,继续抗击清廷。
      
        这是个战乱年代,在这个年代里,无产者和流氓无产者成为起义队伍中的主导力量,他们之中鱼龙混杂,有多少罪恶以起义的名义明目张胆的进行着,又有多少国家和民族的罪人以起义者的形象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这个动荡时刻,西北的回民首领们认为推翻现有统治,建立伊斯兰国家的时刻到了。
      
        1862年5月,两个参加过云南起义的阿訇——任五和郝明堂来到了陕西华县,他们带着一腔反清反汉的热血,借着全国捻军运动的势头,组织陕西回民向清廷发动圣战,一时间,铁匠们日夜忙着打造刀枪,由于回民们没有大量的枪杆,所以他们将市场上所有的竹竿买光,以做长矛。
      
        此时华县已经招募了400名汉人和回民做团丁,以防太平军,但未曾料到回民的圣战来势如此之快,结果团丁中的200名回民当下响应圣战号召,杀死团练,当夜逃走。正是这个举动,使回民暴动的企图暴露了。

    更多内容 >>
    一月 19, 2008 | 发表在 史海钩沉 |
    reno: 造谣贴,鉴定完毕
    admin: [quote=reno]造谣贴,鉴定完毕我不能断定是否造谣 不过历史终将归于真相
    admin: 又不是我写的……转帖
    啸斋: 同治回乱被你曲解为伊斯兰圣战,不是造谣是什么 同治回乱有诸多资料可查,不是你瞎曲解就可以蒙蔽的
  • 方文山:现代华人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

        我想可能很多同学都已注意到,我写了很多所谓“中国风”的歌词作品,譬如《娘子》、《双截棍》、《爷爷泡的茶》、《东风破》,还有最近的《菊花台》、《千里之外》等。其实这些歌词中浓厚的古诗词韵味并不是偶然间产生的,作品是最能够反映一个人的价值观跟性格的。一直以来我就是一个民族意识很重的人,长期性的关注跟民族、传统、与文化相关联的议题。当我这种文化意识跟音乐相结合起来时,就自然而然的孕育出所谓“中国风”的歌词,这是首先跟大家解释为何我会创作出如此倾向的作品。

        现在开始进入我们的主题。我长期以来观察到一个现象,那就是,我认为我们华人并不是一个很有“质感”的民族。所谓的“质感”指的就是一个东西的材质、与它外观上的美学设计,及其整体的精致度。我们会喜欢买一些价钱偏高的名牌包,譬如LV、Gucci等,是因为直觉的就喜欢那些名牌所代表的价值与品味。一般人总是很自然的会去追求名牌衣饰的质感,但却忽略了买此类商品的人,其本身却往往没有什么质感。我对台湾比较熟,所以现主要以我在台湾所观察到的现象举例。像一些在北市闹区逛街的年轻女生,很多时候的穿着并不是很协调:她可能上身套一件优雅的洋装,下半身却穿着嘻哈风的牛仔裤,然后脚上硬生生的一双廉价的夹趾拖鞋。当然此类的造型,某些时候美其名为混搭,问题是,大部份的人都搭配的很没有风格。常常自己的穿着品味的调性并不具备一致性,没有基本的美学素养,但却盲目地去追求名牌,这是精神错乱式的荒谬。

    更多内容 >>
    一月 14,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不是俺: 引发中外著名的《文夕大火》 典型的标点符号误用。 关于保护文化,他怎么不说说英国的考文垂被炸?
  • 中国依然沉睡

    “中国是一头睡狮,连苍蝇都敢落到它的脸上叫几声。但是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拿破仑 波拿巴

        今天,中国醒了吗?

        一、 华夏民族依然沉睡—没有归属感的民族:
       
        从历史上看,华夏民族的民族自尊心和民族荣誉感是最强烈的,与周围的民族相比,华夏民族对自己的民族归宿感是极其强烈的。然而自从甲申国难后,汉民族就迷失了自己的民族观,在民国时期,由于当局对汉民族文化和民族意识的大力提倡,汉民族意识有所提高。新中国建立后,由于汉民族文化中的某些思维与官方的意识形态有着巨大冲突,汉民族文化并定性为“封建落后”,结果被无情抛弃并予以摧毁(相比的是台湾伪政权继承了汉民族的文化),而标榜“马列主义”的官方对汉人的民族主义观念进行了强力打击,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丧失了自己民族文化的汉人已经成了民族认同感最差的民族,凝聚力也变得极差。

    更多内容 >>
    一月 13, 2008 | 发表在 时事评论 |
共 3 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