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语的魅力

    母语的特点对民族的影响非常深远。简单了解一下英语和汉语。这需要一点点的计算和思考,很有意思的。

    中国人的思考速度比美国人的思考速度快。因为,中国人的“声音的种类”比美国多。声音的种类是什么?为什么声音种类越多,思维速度就越快?通俗的讲,声音的种类,就是能够发出多少种声音。普通话的一个汉字是一个声音。英文的一个单词是若干个声音。

    英语有20个元音20个辅音没有声调,所以,英语的声音种类不会超过20×20=400个。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声音对应一个事物,那么,英语的400个声音只能表达400个事物。这400个事物之外的事物,如果要表达,就只能靠声音的重复才行,用2个或者3个声音表达。普通人的一个声音约需1/4秒。可见,美国人要表达第401种事物,就需2个声音,耗时1/2秒。而中国人表达1200个事物,只需1个声音,耗时1/4秒。下面会说到。

    普通话有20个声母39个韵母和4个声调,连乘的结果大约是3000个声音。能被利用的是2500个声音,普通话中真正用到的是1200个声音。所以,中国的普通话想表达1200个事物,只需1个声音,耗时1/4秒。

    更多内容 >>
    四月 4, 2010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汉族诸方言

    在我国现代几大汉语方言中,北方方言可以看成是古汉语经过数千年在广大北方地区发展起来的,而其余方言却是北方居民在历史上不断南迁逐步形成的。在早期的广大江南地区,主要是古越族的居住地,他们使用古越语,与古汉语相差很远,不能通话。后来,北方的汉人曾有几次大规模的南下,带来不同时期的北方古汉语,分散到江南各地区,于是逐步形成现在彼此明显不同的六大方言。现各方言之间差异究其原因有三:一是北方汉语与南方古越语在彼此接触之前,其内部就有各自的地区性方言;二是北方汉语南下的时间不同,自然汉语本身就不相同;三是南方各方言分别在一定独特环境中发展。

    (1)北方方言(即官话)

    北方方言占汉族总人口的四分之三,分布在北南文化线(通州县东—南通市东—长江—靖江县北—长江—镇江市东—丹阳县西—金坛县西—溧阳县西—溧水县南—高淳县北—广德县—郎溪县—宣城市—芜湖县北—繁昌县—南陵县东—铜陵县—铜陵市东—青阳县东南—石台县北—彭泽县—湖口县南—九江市南—瑞昌市—长江—黄石市—武汉市南—长江—临湘县—常德市—沅江—怀化市—靖州县—通道县—永州—郴州—桂林东—贺州—柳州南—河池南—百色)以北的全部汉族居住区。

    更多内容 >>
    一月 27, 2008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汉语与中医脉象

    “来、去、疾、迟”,脉由沉部向浮部跳出来的感觉叫“来”,由浮部向沉部回去的感觉叫“去”。有力的、快速的叫“疾”,无力的、慢速的叫“迟”。

    《伤寒论·平脉法篇》:“初持脉,来疾去迟,此出疾入迟,名曰‘内虚外实’也。初持脉,来迟去疾,此出迟入疾,名曰‘内实外虚’也。”形容了把脉之时,如果发现它从下往上跳出时的脉状快速而且有力,可从上往下的脉状慢速且无力的就是“内虚外实”,相反的,就是“内实外虚”。

    “大、小”,就是脉动有大的、有小的样子。在脉管的底部感觉脉之“本”,在脉管的上面感觉脉的“头”。《伤寒论·平脉法篇》中“假令脉来微去大,故名‘反’,病在里也。脉来头小本大,故名‘覆’,病在表也。上微头小者,则汗出。下微本大者,则为‘关格’不通,不得尿,头无汗者可治,有汗者死。”

    荣、卫之气有强盛的、有衰弱的;强盛的用“高”、“章”、“纲”形容;衰弱的就用“惵”、“卑”、“损”来形容;荣、卫之气正常的、不强也不弱的,用“缓”、“迟”、“沉”形容。

    更多内容 >>
    十二月 9, 2007 | 发表在 六艺渊阁 |
  • 汉语的灾难(二)

    ——义务教育是中国最大的谎言(冉云飞)

      义务教育作为“生活的通行证”,是21世纪教育发展委员会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所使用的一个比喻。换言之,一个人不能公正平等地接受义务教育,那么他的许多权益将会受损,最为直接的便是《世界人权宣言》中所倡导的最基本的生存权将无法得到相应的保障,更何况其它诸多权利的获得,并受到切实有效的保护。人的生存权利都得不到保护,你想他会有尊严的活着无异于天方夜谭,只有成为罪恶的渊薮,人皆得以隶使之,而社会最终只会抡起所谓正义的法律大斧,向别人砍去,实在是双重的不公。
        
      既然如此滋事体大,那么义务教育到底何为?何为义务教育?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权威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国家在法律中规定一定年龄的儿童必须受到的一定程度的教育。”自然这不是《现代汉语词典》的杜撰,而是依照义务教育法的精神而来。但我为何单单选择《现代汉语词典》来说呢?它的权威性、影响力、以及编撰这种词典的垄断特性,注定了它成为了解中国社会及其现状的窗口,其影响力超过了我们那些装饰性效果大于实际作用的法律。本来释义不确、用词不妥,是词典的一大忌讳,但中国的词典编纂,由于频受意识形态的干扰和政治正确的教条,所以很多时候解释得牛头不对马嘴。

    更多内容 >>
    九月 12, 2007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汉语的灾难(一)

    ——之一:缘起(冉云飞)

    冉按:人在羁旅,写作整体之长文,多有不便。今将旧文《汉语的灾难》贴上,以利尚未看到的朋友看看。虽是旧作,但自以为尚有新意。可惜《汉语的灾难》系列写了第二篇后,就因杂事丛脞,另有其它写作任务,中途辍止。但这个系列随时悬挂内心,无日能忘。想在秋天事情稍有完歇之时,重起炉灶,续写我清理四九后,这一系列灾难词汇的工作。

    汉语作为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之一,历经千年之苦、兵燹之痛而依旧吐放光华,这自是我们的骄傲。上个世纪白话文运动以来,在对汉语的极度变革中,使得汉语出现了少有的一语双式的格局:文言及白话。白话普及于市井细民,流行于坊间通衢,腾播于大众传媒,得到声势显赫的待遇;而文言文则是少数人心灵退守的根据地,成为知识精英和遗老遗少的江中孤岛,作为逝去者痛悼的标记。那些过往先人们歌哭悲怆的文化载体,逐渐退避到鲜为人知的角落,甘苦自守,默息而亡。这对吾人到底是幸还是不幸,以此观察一个世纪以来的汉语发展道路,吾人不能不深致反省。

    更多内容 >>
    九月 12, 2007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