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圣外王

    颜回,身居陋巷,一箪食,一瓢饮,足矣,夫子自叹不如。子路,性豪杰,明善恶,慨然赴义,整冠带而后瞑目,其风骨令我回肠荡气。孟子,庙堂之上,天子面前,直抒大义,忧国悯民,执浩然正气,虽千万人吾往矣,自此为中华民族树铮铮铁骨立傲然脊梁。

    几千年了,我们拥有多少这样的祖宗和亲人,拥有这样的师长和朋友,拥有这样的感动和亲切,这样的满足和幸福。

    我想,我真正想要的活着,是能感受着这样的许多的人们的呼吸和温暖,能时时知道,自己的活着,并不是只仅仅这社会转型的几十年,并不只是股票、公司、托福、择校、私车、处级、高尔夫、游艇、白领、精英这样的词汇陪伴着,而是想要我所想要的陪伴着。

    内圣外王,在我当下的理解,并不复杂,也与政治无关。

    内圣,是活在自己所想要活在的、所希望活在的、所得以满足的、所感觉亲切的、所洁净自己的、所尊重信任的、所无怨无悔的、所安详宁静的世界里,并愿意在这样的世界里行进。

    这样的世界,存在于现实世界又超然于现实世界,散落于现实世界又笼罩着现实世界,可以在瞬间在眼前显现又瞬息隐于久远的历史长河里。

    更多内容 >>
    五月 9,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Djvu: 也曾思考过内圣外王,读完挺有感触的。
  • 桃花始盛开

    SDC11084

    更多内容 >>
    四月 10,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又到樱花开

    b8

    更多内容 >>
    四月 3,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论语读书会(一)

    上周加入北大国学社之后,昨天是我第一次参加社里的活动——未名湖畔的论语读书会,地点是高等人文研究院,指导老师是杨汝清老师。我们在博雅塔集合,研究院就在湖畔。我看了看其他同学和老师带的都是《四书集注》之类,更有繁体竖排的,再看看自己拿的乃是地摊上五块钱一本的最普通的《论语》,不由得相形见绌,不过书本形式倒不重要;另外,环顾四周,顿觉与会者都是满腹经纶之士,不敢露唐突之言,洗耳恭听。

    本周解读《颜渊第十二》前五章。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这一章是颜渊问孔子什么才是“仁”。孔子说:“克制自己,使自己的语言行动符合‘礼’,这就是仁。一旦做到这样,天下人都会称许你是‘仁人’。要做到‘仁’全在于自己,不能靠别人。”

    更多内容 >>
    三月 27,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再见了,我们的歌

    100323A000

    更多内容 >>
    三月 23, 2010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嘉林: 这个追求利润的企业参与政治事务让我感到恶心。
    admin: 不管怎么样,全世界最有创新力的互联网公司退出中国,这将是中国互联网历史的倒退。
  • 北京下雪了

    据天气预报,明天要下雪。如果是真的,这是今年第二场雪。

    我在北京待了一年多,虽然是北方,下雪的次数却很少。见过的只有两次;要么太晚,要么太早。去年一年是确乎没有下雪的,到入春才姗姗来迟。今年的雪却来的太早,11月第一天便纷纷扬扬如鹅毛般;不少树木还顶着半黄的叶片被压得弯下了腰,人们也提前换上了御寒的冬装。

    大雪过后,叶子也差不多全部掉光了。本来准备去香山的计划看来再次搁浅到明年——估计红叶都掉光了。北大农园食堂旁边那棵红叶树(不知道什么树,也许是黄栌,但叶片不是圆的)本来如火如荼,结果这几天路过的时候只剩枯枝了。银杏和柿子树也未能幸免,大多数都成了光杆司令。

    周末因为teambuilding去了红螺寺游玩,红螺寺位于怀柔,是一座千年古刹,深秋时节漫山红叶,景色奇艳。可惜我们去的时候红叶没多少了,爬了一下午山,晚上吃了当地有名的虹鳟鱼,美味无比。

    昨天宅了一天,今天去乒乓球馆打甲流疫苗。虽然之前还有点不放心国产疫苗质量,但是打完之后并无异样,于是也宽下心来,便去中关村购物广场逛街,后来买了件Esprit的帽衫,晚上吃了饭,再看部电影,于是又一个慵懒无聊的周末过去了。

    更多内容 >>
    十一月 9, 2009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糟糕的十月

        对于一个疑似伪文艺青年来说,十月该是北京最美好的季节,阳光干净透明温暖,树叶上下纷飞如蝴蝶般,如果偶尔能碰上蓝天白云,会感觉这是一个多么诗意的城市啊。要说十月份头几天确实非常美好,可是我不该跑到四川去,我觉得我的糟糕的运气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十月七号一到乐山,我便不知不觉陷入一个骗局,当然还有无数来到乐山的游客同时受骗。乐山有直接去乐山大佛的公交车,13路,但是这时候要小心了,千万不要相信售票员说的话,她会千方百计说服你去乐山大佛景区的东门买票,比如说北门排队人多之类。但那个东门也就是一个人造的景点所谓的东方佛都,如果从这里去看大佛,门票要一百五十元;但如果去北门买就只要九十。在东门问门票售票员也是跟公交车一个情况,结果我们一车的游客集体上当受骗。

        后来我跟另外几个游客愤然没有买门票,于是坐出租,询问出租车司机,曰有个可以坐船的也能看大佛,只要70,于是去那里买门票。结果证明再次受骗,坐在那个游艇上转了十分钟拍了几张大佛照片便打道回府,不由得感叹这钱来的太快了。后来醒悟过来,不得不佩服乐山人真团结,全城人狠下心来齐心协力宰游客。听说还有在餐馆在宾馆吃饭被宰几千块的,此地人之诡谲可见一斑,还好我没去吃那些高档美食,就吃了几样特色小吃。

    更多内容 >>
    十月 30, 2009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北大的猫

        最近北大里面有只猫很有名,号称“学术校猫”。消息称:一只上了年纪的猫出现在北大课堂上,网友称之为北大“学术校猫”。这只断尾的流浪猫早在2004年就“入读”北大,经常待在教室,喜欢和人长时间对视,最爱听哲学类和艺术类的课。北大猫多了去了,但这位猫绝对是最博学的一位。电教,理教和一教都是其活动范围,经常上着课就踢门进来了。

        北大的猫确实很多,据我所知它们有如下几个群居点:康博斯餐厅门口,博实超市后面,燕南食堂旁边。其他地方也有很多零零散散的,比如你在未名湖边走的时候,面前就很可能会倏地一下跑过一只猫咪。尤其康博斯餐厅门口,那一群肥的可以的猫们通常都会在吃饭时间个个横眉冷对正襟危坐,等着有爱心的美眉们送来可口的猫粮。有时候蹲成一排,颇有点排排坐吃果果的效果。

        我一般去二教三教四教,如上几个教室去的少;我也很少听哲学和艺术类的课,因此目前还无缘见到新闻里说的那只名猫,看来以后得常去那几个教学楼蹲点以期一睹猫容。不过教室里出现猫,并非稀奇事。我在三教经常看见几只小白猫,有时候也流窜至教室,这时候老师要是在讲授物理学,莫非此猫还成了猫界里的霍金不成?抑或老师正在讲软件开发技术,那此猫俨然如猫界IT精英了。

    更多内容 >>
    十月 2, 2009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 最近背论语

    上次听了王财贵教授在北大的讲座之后,决定开始背四书五经。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石,不打好基础,读再多的古文观止唐诗宋词也难以达到更高的层次。虽然以前也看过,但是并不能做到烂熟于心,必须倒背如流,才能信手拈来。

    正如三字经里面所说:四书通,孝经熟。如六经,始可读。无论是小孩还是成人,我认为学习国学的顺序应当是:四书(而且最先得是论语),孝经,六经,诸子百家(老庄是必须的),诸史(如史记之类),然后才能是古文观止,唐诗宋词元曲之类。

    论语可以说是中国人的圣经。仔细研读一遍才会发现,原来中国人日常生活中无数不知不觉使用的词语都来源于此,这是经过千百年产生的一种潜移默化不动声色的力量。所以有人说中国人的骨子里就是儒家思想,并非虚言。

    摘其中一些如下: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吾日三省乎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更多内容 >>
    九月 19, 2009 | 发表在 心情文章 |
共 9 页12345...最后一页 »